O2OEXPO專訪丨易學傳承人董易林先生: 把“互聯網 ”的思維應用於國學傳承

  由世界O2O組織(WOO)、全球移動遊戲聯盟(GMGC)及光合資本共同主辦的世界O2O博覽會暨IN 2016創新大會於2016年6月22日在北京國傢會議中心盛大舉行。來自全球O2O領域的眾多企業代表及行業精英齊聚一堂,共話年度O2O領域的熱點議題。易學傳承人董易林先生接受瞭媒體采訪。

  記者:大傢好,今天世界O2O博覽會IN 2016創新大會官方新聞中心請到瞭易學傳承人董易林先生接受我們的專訪,作為易學傳承人,傳統國學在當代社會意義有哪些?

  董易林:說意義那就太多瞭,太重要瞭,我們一直在談文化,之前還要說到文明,由文明到文化。文字就是識字讀書,字就是理解意思。當今社會有很多年輕的孩子們,他可能更喜歡西方的一些文化,比如英文,我們就說倆字“好的”,英文就是“OK”,就很簡單。省去瞭很多字。說“好”這個字,左邊是女,右邊是子,陰陽結合,講到瞭易經原理,兩個結合在一起才是好,“OK”解決不瞭好的意義。傳統文化是研究字意,字意也是靈魂。

  記者:董老師作為世界O2O博覽會的一個創新大會特邀嘉賓,參與本次活動您有什麼感受,有什麼特別經歷和大傢分享?

  董易林:感受真是太多瞭,在這之前我不知道什麼叫“O2O”,我就是把它叫做“020”,現在國學加上瞭翅膀就是“O2O”,通過這個大會接觸到更多在網絡這塊,推廣我們的傳統文化。原來傳統文化的推廣靠紙媒、學校,范圍很窄,在今天能通過互聯網這塊線上線下,比如說我們合作的是國傢開放大學和廣東開放大學,這就有學分銀行,學分銀行在積累,你在工作當中一樣可以上大學,一樣可以讀博士,這是100多個國傢認可的證書。

  國學和大學和互聯網融合在一起,也是目前當今社會必須要走的一條路,不然國學文化真的慢慢就沒有發展瞭,相信大傢也最近看電影《百鳥朝鳳》,不知道大傢看完什麼感受,反正我看瞭以後,至少兩天沒怎麼吃下飯,對易經來講我們幾代人在研究這個文化。但是在網絡或者什麼大傢一提到易經就是迷信,對我個人來講也存在這個問題,沒有辦法。盜版光盤等等現象也是同一個道理,我們沒有辦法去打擊它。

  所以真正的易經就是根源,我經常說談國學文化,琴棋書畫道,所有的文化根就是易經。大傢喜歡讀國學文化就知道,伏羲到現在五六千年文化,琴棋書畫都是以易經淵源來的。在今天如果能借助媒體朋友,或者借助這方面有心的朋友一塊推動國學文化,我相信會更好。一個國傢的強大也好,包括國傢的號召也好都是以文化為吸引,為靈魂。

  記者:就像您說的現在國學也是逐漸走入大傢的視線當中,就目前來看,國學熱這一現象也是處在持續升溫的狀態,您認為類似於傳承過程當中面臨什麼樣的問題?

  董易林:重要的問題可能是做瞭兩種極端的,一個可能就是現在喜歡國學就是小朋友,這些父母來強制他學。再一個40歲以後,可能工作當中,社會當中感覺到瞭一些問題,或者覺得自己學的東西太淺太少,或者更喜歡學習,修身養性才接觸國學這塊。它的難度還是蠻大的,推廣起來的話比較困難。

  但是我本人在美國也接觸到很多,真正純外國人反而對國學、對易經、琴棋書畫道反而有研究,而且研究比較深。這個我們要讓自己的國學文化走出去,走向世界,像孔子文化,這個文化在國外當地也比較受歡迎。所以一定要靠一種什麼樣的方式能把國學文化真正傳達給需要的人,也就是給互聯網加在一起是最有力的。如果再談到這種難度,任何事情總有人要去做,我可以推動一點,我們的朋友,我們的學生,我們的子孫可以推動一點,慢慢還是會變得很強大的。

  記者:您剛才也提到“互聯網 ”的概念,您現在來看該如何看待,怎麼利用“互聯網 ”這個平臺,運用“互聯網 ”的思維,幫助我們提升傳統國學的弘揚?

  董易林:如果互聯網不落地也是不存在什麼意義的,兩個事情要結合。按我話來天時地利人和,所謂“天”就是類似於互聯網,畢竟抓不住,看不著的東西,比較快。“地”就是今天面對的地球,就是人。“人和”就是天地結合在一起,有人看,有人讀,你想看到的信息通過互聯網可以傳達給你,三個具備瞭“互聯網 ”才能形成。如果傳統文化和互聯網能加在一起絕對是騰飛,就是國學插上翅膀。

  我想說的,我要傳承的,我通過什麼樣的方式能傳播出去,現在唯一的最有力的模式就是互聯網。

  記者:從近年來來看,包括佛學、國學,不同領域老師,移動互聯等等渠道,通過這些工具來傳播國學文化,是哪些因素促成傳統文化發生瞭化學反應?

  董易林:這個我可能說不太清,儒釋道這三傢文化,或者我們講的國學文化,國學文化可以把儒釋道三個文化容納進來,國學是比較廣泛的。它是怎麼樣促成這個化學反應,我認為無論什麼樣的文化都叫本土文化,或者說是我們自己的一個區域文化。

  我老傢是山東,山東菏澤有山東菏澤本地文化,如果我在菏澤地區生長,我可能就是菏澤范圍文化在發展,到瞭北京可能會受北京的各方面的熏陶,可能講到比在山東的更廣一些,在全球可能是全球文化。文化沒有國界和區域之分,隻有本土這塊自我保守。

  現在如果和互聯網結合在一起,可能我眼界更寬,面對各個需要文化的人,理解程度不一樣,我自己也在學習。我到瞭廣東可能就要慢慢學廣東話,用廣東話讓他們聽懂我講的是什麼。打開網絡想搜的沒有找不著的,互聯網時代能夠把國學推出去更是國傢文化的一個高升。

  記者:現場媒體朋友有什麼問題要和董老師交流嗎?

  好,非常感謝董老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