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偷盜產業鏈黑幕:香港成黑機分銷地

  美國科技博客CNET專欄作傢理查德-涅瓦(Richard Nieva)日前通過同舊金山警方一同巡邏、采訪手機偷盜者的方式試圖捕捉有關這一黑色產業鏈的更多內幕信息。涅瓦發現,美國灣區如今的手機偷盜和搶劫行為已經非常嚴重,甚至嚴重到瞭蘋果、三星和谷歌都需要同立法者聯手的地步,而黑市手機的轉手地則大有全球化之勢,就連中國香港都成為瞭這一黑色產業鏈中的一環。

  以下是文章主要內容:

  現年19歲的格雷格是一名小偷,他到目前為止總共偷到瞭5部iPhone,並曾經在一天時間內連續偷到瞭兩部iPhone。格雷格是在2013年5月試圖在舊金山海岸線上的一個社區中作案時被抓的,當時他以為自己正在下手的是一部最新的iPhone,但實際上那隻是一部iPhone 4,而後者在黑市的價格僅為iPhone 5的一半。但最後,格雷格還是因為盜竊而被送到瞭少管所。

  在少管所,工作人員對於格雷格的犯罪並不感到奇怪,甚至在他開口說話之前就主動問他:“是因為偷手機嗎?”

  事實上,智能手機偷竊已經成為瞭如今青少年街頭犯罪的最主要形式。據舊金山檢察官透露,截至2013年6月幾乎有三分之二的青少年犯罪、搶劫案都同手機有關。同時,美國地區有十分之一的智能手機用戶都曾有過手機被盜的經歷,單在2013年就有超過300萬部手機被盜。

  在全美科技中心舊金山,2014年到目前為止的所有搶劫、盜竊案中就有高達65%的比例同手機相關,而灣區東邊奧克蘭(Oakland)市的這一犯罪率更是高達75%。對此,加利福尼亞州州長傑裡-佈朗(Jerry Brown)在今年8月簽署瞭一項法令,即所有在2015年7月後在加州銷售的手機都必須內置手機防盜搶系統“Kill Switch”,這一系統將會讓手機盜竊變得毫無意義,因為小偷將完全無法使用偷來的手機。

  在接受采訪的時候,格雷格透露瞭自己選擇下手對象的一些“標準”。

  “你顯然不會對那些有可能會和你糾纏的人物下手。”格雷格說道。

  事實上,在格雷格被抓之前他的近況已經非常糟糕,他此前曾兩次因為非犯罪指控而進入少管所。他沒有工作,但卻有著一個9月大的女兒,而他的母親則在兩個月前被診斷出瞭癌癥。

  在被抓前最後一次下手的時候,格雷格瞄上瞭一個20歲左右的亞洲女孩,該女孩站在自己的休旅車前打電話。格雷格將自己的車開到瞭離女孩不遠的轉角處,他的女友則坐在副駕駛座。之後,他下車搶走瞭女孩的手機拔腿就跑。在得手後,格雷格前往瞭市區的一座購物廣場,而這個廣場通常也是黑市手機交易的所在地,他成功賣掉瞭這部手機,但在出門的時候卻被警察攔瞭下來。

  警察表示,他們是通過受害者iPad上的Find My iPhone軟件找到格雷格的。格雷格表示,由於手機並不在自己身上,因此他完全可以否認這些指控。但問題在於他的女友當時也在車上,而如果真的要走法律程序的話就沒有人照顧自己的女兒瞭。

  “我不希望我們兩個人同時接受審判。”格雷格說道。

  遺憾的是,在格雷格在少管所的兩周時間裡,他的母親不幸去世瞭,而這也使他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現在的生活狀態。

  手機犯罪產業鏈

  舊金山當地巡警沙努-萊恩(Shaughn Ryan)表示,許多人都因為對自己隨身物品的警戒不高而讓罪犯有機可乘。隨後,他指瞭指對面街道上一個背著米色錢包、正在盯著手機屏幕的行人說道:“她非常容易成為罪犯的下手目標。”

  由於專心於自己手機屏幕的顯示內容,這樣的行人非常容易忽略周遭的環境情況。因此,萊恩特地將自己的警車開到瞭她身邊,並建議她小心自己的隨身物品。這位行人則告訴萊恩自己隻是要去附近的一傢酒吧而已,而萊恩則非常盡責特地開到這傢酒吧查看她是否順利到達。

  在美國陣亡將士紀念日(Memorial Day)的晚上,我有幸和萊恩以及他的同事凱文-霍拉(Kevin Horan)一起巡邏,並希望借此機會盡可能的瞭解如今的街頭犯罪趨勢。由於如今的手機盜竊過於嚴重,兩位警官甚至在短時間內就向我指出瞭三位有可能的受害者。在接下去的巡邏中,我們走到瞭位於舊金山市中心的梅西旗艦店,這兒的人流量非常大,因此也就成為瞭小偷們的天堂。

  在走到第七大道的時候,霍拉告訴我這兒正是手機盜竊案的高發地(格雷格去年就是在這兒被捕的)。在這兒,我們看到有一幫二十來歲的年輕人靠在一塊商店櫥窗前,他們看起來正在尋找下手的機會。

  “這就是智能手機犯罪和交易的中心地帶。”霍拉警官說道。

  這兒附近的一傢店主稱,如果有少年在這兒拿出自己新買的智能手機的話,這就像是在給一大群鴿子喂食一樣。警方目前尚不清楚這些被搶、被盜手機的最終目的地,但其中一些手機會出現在當地的跳蚤市場,另外一些則會被運往諸如秘魯首都利馬和香港這些市場。

  “因此而被捕的罪犯通常都沒有預料到自己犯罪行為會帶來的嚴重後果。”舊金山市公辯官賀大器(Jeff Adachi)說道。

  格雷格透露,黑市買傢通常更加喜歡那些無鎖以及沒有內置太多安全功能的手機。新的iPhone,尤其是iOS 7以後的iPhone通常都會內置復雜的安全功能,因此較老一些的機型會在黑市上更受歡迎。同時,手機運營商的不同也會對手機在黑市的賣價構成影響。比如,AT&T和T-Mobile的機型由於網絡制式的兼容性而售價更高。

  當然,iPhone依然是黑市中的交易神器。在撰寫這篇文章的時候(iPhone 6和iPhone 6 Plus尚未問世),AT&T和T-Mobile無鎖版本iPhone 5S的黑市售價在300-400美元之間,而其他運營商版本iPhone 5S的售價會低100-150美元左右。同時,三星Galaxy S5的黑市售價則在100-200美元之間。

  “這場遊戲中根本不存在虧本的說法,因為你所出售的根本就是不屬於你的東西。”格雷格說道。

  法律保障

  舊金山警方透露,蘋果早在2009年就開始同警方就打擊手機盜竊方面展開瞭合作,隻是收效甚微。因此,立法者們希望手機防盜搶系統“Kill Switch”軟件的出現能夠改變這一局面。目前,蘋果和三星這兩大智能手機制造商已經為自己的手機內置瞭用戶可以遠程鎖定和刪除數據的軟件,而谷歌推出的最新版Android操作系統也內置瞭Kill Switch功能。

  “這並不是有關強制執行的問題,手機廠商理應想辦法使被盜的手機變得毫無價值。”舊金山警局副巡官傑森-柯尼茲(Jason Cherniss)說道。

  不過,也並不是所有人都支持在手機內預裝Kill Switch軟件。舉例來說,移動運營商就表示這一軟件將使得黑客可能利用漏洞來控制手機,而他們也已經在針對手機盜竊開發相應的工具,其中就包括一個可以報告和跟蹤被盜手機的數據庫。

  事實上,由於目前的手機盜竊、搶劫過於猖獗,來自舊金山達費爾摩社區的一個組織甚至在去年7月在舊金山市政廳門口組織瞭一場抗議活動,超過700名兒童、青少年和支持者均參與瞭這一活動,並通過自編歌曲的方式大肆抨擊瞭如今的智能手機盜竊和搶劫行為。

  警方和政府立法人員相信,成功推行Kill Switch後的手機盜竊案有可能因此而得到緩解,因為他們知道即便偷來手機也將毫無用處,而他們之所以一開始願意冒此風險就是因為智能手機可以快速出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