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裡影業兩年考:巨資開路 零作品問世

  “7月29日是一個值得銘記的日子。在這個國產電影保護月就要結束的時刻,2016年最爛的電影終於出現在瞭我們面前。此片之出,《富春山居圖》都得避讓三分。”在豆瓣的影評上,《封神傳奇》被罵聲淹沒。作為《封神傳奇》的出品方之一,阿裡影業4天前(7月25日)曾就成立產業基金而昭告天下,在這個首期目標資金為20億元的基金中,阿裡影業最高認購額為5億元。

  成立至今兩年,阿裡影業CEO張強對於阿裡影業的定義已變換瞭數次說法—從互聯網娛樂公司到互聯網娛樂生態的構建者,從內容提供商到平臺提供商,從一年投資8-10部電影變為一年拍3部帶有阿裡影業LOGO的影片。

  雖有雄心壯志,但阿裡影業主導的第一部影片《擺渡人》依然尚未面世。不難看出,即便是坐擁百億現金流的阿裡影業,在專業的影視制作方面也並非一帆風順。

  與好萊塢影視公司靠內容制作打開全產業鏈佈局的方式不同,阿裡入局電影行業靠資本開路。成立以來,阿裡影業豪擲巨資,收購電影產業鏈上下遊公司占領市場。成立兩年,其基本打通瞭內容制作、線下發行、線上售票平臺、線下影院、娛樂電商全產業鏈環節。

  資本開路不僅讓阿裡影業卡位成功,也讓其股票在每一次收購後聞聲大漲。然而資本光鮮的背後,卻是阿裡連續6個季度的虧損。

  7月22日晚,阿裡影業發佈業績預警公告,稱2016年上半年公司預計虧損幅度較上年同期擴大近300%,這已是阿裡影業6個季度持續虧損。

  “擅長講故事從來都是阿裡影業的風格,除瞭不賺錢,其他都好,概念好,靠山好,基於互聯網概念,留給投資者的想象空間大。”一位影視行業投行如是評價。

  影視作品“難產”

  含著金鑰匙出生的阿裡影業,自成立以來便自帶光環,不僅有影星趙薇入股,還有阿裡巴巴這棵大樹作為依靠。

  即便如此,阿裡影業在影視制作方面仍存短板。成立兩年,阿裡影業自制的由王傢衛做監制、梁朝偉主演的電影《擺渡人》,原定2014年開拍,直到去年1月才正式啟動。這部阿裡巴巴集團進入文化影視娛樂領域之後第一部擁有全面主控權的電影產品,至今尚未問世。

  自制影片久久不能面世,阿裡影業對外說辭一改再改。成立之初,CEO張強稱阿裡影業每年要投資或制作8-10部電影、3-5部大中型電視連續劇以及3-5部網絡連續劇,而在幾個月前的上海電影節上,這一說法變成瞭一年拍帶有3部LOGO的影片。

  拍電影似乎不是阿裡影業的當務之急。但阿裡影業卻並不認同。

  阿裡影業公關趙妮歌對時代周報記者稱:“內容制作一直是阿裡影業的重要業務之一,一年拍3部指的是由阿裡影業自己主導的影片有3部,這裡面的數字不算對外投資的,總共算起來數字是相當的。隻是由於影視制作是有一定周期的,所以產出時間比較長,像《擺渡人》目前已經殺青瞭,《三生三世十裡桃花》也到瞭後期制作階段,具體上映的時間還沒有最終確定。”

  對於內容制作投資占阿裡影業整個業務的比重,趙妮歌稱不方便透露。

  事實上,在自己主導的影片尚未問世之時,阿裡影業也不忘借助票房高的片子來幫自己背書。

  在阿裡影業官網上,票房反響不錯的《親愛的》《碟中諜5》尤為引人註目,但上述影片官方介紹中,出品方和發行方名單均未見阿裡影業,顯然,阿裡影業隻是跟投,並未主導。而7月29日上映的《封神傳奇》,阿裡影業同樣隻是跟投,但卻並未出現在官網中。

  雖然自制作品“難產”,但阿裡影業在內容制作這一塊的佈局卻並未松懈。

  成立第一年,阿裡影業與王傢衛授權的春光電影,簽訂電影創作開發合作協議書及補充協議。亦與導演陳可辛、尹力、丁晟,編劇九把刀、海巖,演員陳寶國及黃渤建立瞭合作關系。

  在組建優秀制作班底的同時,阿裡影業也開始尋找有經驗的制作單位進行合作。2014年10月,阿裡影業與橫店影視城簽訂合作意向書,計劃在橫店投資成立影視公司,主要經營影片的投資、開發、制作、宣傳、發行等事宜,不過,趙妮歌稱,上述計劃並沒有實質性的項目落地。

  2015年2月,阿裡影業又分別和深圳廣播電影電視集團、廣東廣播電視臺達成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將利用各自資源和渠道優勢,根據播放平臺的需要,雙方將共同開發、聯合投資制作電商定制電視劇。

  盡管準備工作如此密集,阿裡影業卻並未在影視制作上交出滿意的答卷。在今年的上海電影節上,一部自制影片也未問世的阿裡影業再次公佈17部電影和2部電視劇片單。 “隻是未來計劃即將拍這些片子,具體時間表沒有定論,怎麼合作也沒確定。”趙妮歌稱。

  時代周報記者就阿裡影業影視制作及產業佈局等相關問題聯系阿裡影業公關專傢百忠育,其也以老板不在國內、行程不定為由,婉拒瞭記者采訪。

  自制作品遲緩的阿裡影業,在投資IP版權方面十分積極。過去兩年,阿裡影業購買瞭《還珠格格》小說的電影改編權,電視劇《三生三世十裡桃花》的IP,《鬼吹燈》的電視劇改編版權,並確定投資拍攝李少紅監制的電視劇《繼承人》。

  張強也在公開場合表達瞭對影視IP的重視,“國內優質IP基本上被搶光瞭,阿裡影業有兩種辦法應對。第一,阿裡影業在全世界購買IP,另外,自己孵化IP。優酷土豆對於阿裡影業就是一個孵化平臺,可以滋生很多全新的IP。”

  此前,在阿裡文學成立之際,外界認為阿裡影業會將孵化IP的重要職責交予阿裡文學,但至今,阿裡文學並未有實質性動作,取而代之的是優酷土豆。

  將優秀IP拍攝成影視作品仍然需要看制片公司的功底。在電影這個資源密集型行業,阿裡影業則是希望串接起內容和優秀的導演這兩大基礎性資源,來增強自己平臺的吸引力。但目前來看,阿裡仍然未能如願。

  “阿裡在影視制作這一塊並沒有想象中發展得快,成立至今兩年,一部主導的作品都還沒有產出,主要是由於阿裡影業制片機制尚未成熟,一些資源還沒有完備,尤其是人脈資源的積累。影視制作除瞭需要資本支撐,還需要人才、人脈、IP等資源的支撐,這些資源缺一不可。影視產業以內容為核心,而優質內容並非僅靠資本就可以推動,更需要人的推動。” 對於阿裡影業為何推不出自制內容,中投顧問文化娛樂產業研究員蔡靈對時代周報記者如是分析。

  “阿裡影業規劃很遠,但許多東西並沒有實際落地,影視制作這一塊,阿裡同樣面臨投資高風險問題,這一塊目前對其來說也是短板。”易觀影視行業分析師黃國峰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對於阿裡影業在影視制作方面的短板,易界網分析師李佳超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稱:“影視制作這不是資本介入就能順利完成的,電影的制作有自身的規律,不僅需要優秀的創意,還需要團隊協同完成,專業的事情需要專業的人來執行,資本不能完全滲透這一行業,阿裡把野心放在影視制作這一塊是值得商榷的,經歷會比較坎坷。”

  娛樂全產業鏈平臺

  阿裡影業到底與傳統及新興的影業公司有何區分?到底在影視行業生態鏈上起到何種作用?

  對於阿裡影業扮演的角色,張強稱阿裡影業試圖搭建一個完整的平臺服務系統,包括項目投融資到內容制作、電影宣發、影院對接、衍生品等環節。無論是派拉蒙、華誼兄弟、光線傳媒還是萬達,都能夠使用該系統。

  與阿裡影業一樣,萬達、樂視、騰訊、百度旗下的影視企業都欲用互聯網思維發展影視業務,而且傾向於佈局影視生態鏈。不同的是,阿裡影業致力於打造平臺,如在內容制作上,其推行合夥人制度,通過項目合資或股權投資的方式,與合夥人建立一個緊密關系,實現資源共享、優勢互補、共同發展。若阿裡影業的平臺戰略推進順利,其或占據影視市場高地。

  “阿裡影業憑借自身充足的資金來建立大平臺顯然是順應市場趨勢的,隻不過阿裡的野心更大。但打造全產業鏈式的平臺不是一蹴而就的,想要把各方面的資源整合起來相當困難。”李佳超表示。

  對於阿裡的平臺模式,蔡靈對時代周報記者稱,阿裡影業致力於打造“娛樂全產業鏈平臺”,欲通過互聯網思維和技術去改造電影,這個做起來會比較難,一直以來我國影視作坊式生產較為普遍,並且阿裡影業平臺上的利潤分配模式尚未成熟,對其他影視企業的吸引力較小,整合挑戰較大。這種商業模式何時才能實現盈利,存在較大不確定性,需要依阿裡影業的具體發展情況而定,不過近兩年實現盈利的概率較小。

  為瞭達到目標,阿裡影業建立瞭O2O的電影宣發體系,整合線上購票,和眾多線上售票平臺一起,把電影在線購票率從去年年初的30%提升到2015年年底的80%。另外,通過收購等動作,逐步建立起O2O的電影宣發體系。

  阿裡的動作被業內人士稱為燒錢搶占市場。“影視產業並不像其他行業一樣僅僅靠燒錢就能搶占市場份額,因為影視產品的風險較大,即使動用現在知名度較高的導演、演員等,也不一定能夠就制作出票房、收視率較高的影視作品。”蔡靈對時代周報記者稱。

  燒錢模式的負面效應也顯現出來。7月22日,阿裡影業發佈業績預警公告, 2016年上半年公司預計虧損幅度較上年同期擴大近300%,預計今年上半年的凈虧損將在4億-4.5億元,虧損主要原因是“淘票票的市場推廣支出”。

  這已經不是阿裡影業的第一次虧損,成立第一年,阿裡影業實現營業收入1.27億元,虧損4.17億元。

  2015年,阿裡影業扭虧為盈,實現4.66億元凈利潤。同期,阿裡影業總營收2.64億元,同比增長達108.30%。

  值得註意的是,華麗的業績外表下,阿裡影業的主營業務虧損超過4億元。2015年阿裡影業主營業務收入2.63億元,扣除銷售及服務成本約2.88億元,實際虧損約2500萬元。此外,阿裡影業在2015年還有近4億元的經營虧損,包括管理費用、市場費用等。

  而由於阿裡影業得到瞭一筆8億元的外匯收入,因此整個報表中,阿裡虧損的4億元被填平,反而還剩下瞭4.66億元凈利潤。而在這個凈利潤上,按年份攤銷的商譽資產也被算在內。在阿裡影業價值約189億元的總資產中,有價值34.9億元的商譽資產,主要來自於“收購子公司”,但並未逐年攤銷。

  “不攤銷的話報表會更好看,?畢竟阿裡影業是輕資產模式?,市凈率太高會引發股東擔憂。”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資本運作頻繁

  業績虧損的阿裡影業在資本市場的表現卻可圈可點。

  阿裡影業的資本運作集中式爆發,出現在2014年年報公佈之後。彼時,阿裡影業急需新“故事”來打動資本市場。

  2014年底,阿裡影業股價正處於低谷,趙薇夫婦斥資30.88億港元買下阿裡影業19.3億股,持股比例達到9.18%,位居馬雲之後。

  2015年4月8日,阿裡影業公告稱,母公司阿裡巴巴將淘寶電影和娛樂寶註入阿裡影業。復牌後,阿裡影業市值折合人民幣680多億元。遠超當時的華誼兄弟(440億元)、光線傳媒(378億元),成為影視業名副其實的影業龍頭股。

  2015年4月22日,阿裡影業再公告稱,已通過其間接全資子公司中聯盛世文化(北京)有限公司,以8.3億元收購廣東粵科軟件工程有限公司100%的股權。

  接二連三的資本運作之後,阿裡影業股價大幅上漲。阿裡影業也趁“大好時機”稀釋股權融資。2015年6月11日,阿裡影業公告稱,已按2.9港元/股(較市價折讓19.89%)的價格向6名投資者配售近42億股股份,募集凈款項121億港元,加上賬上的現金,阿裡影業現金流達180億港元。

  手握重金的阿裡又開始新的動作。2015年12月15日,阿裡影業再次公告稱,通過旗下全資子公司加入買方財團,參與博納影業的私有化交易。阿裡影業將投資約8600萬美元,待博納影業私有化交易完成後,持有博納影業約10%股份。

  今年5月,阿裡影業通過旗下子公司認購大地影院10億元人民幣可轉債,根據協議,債券本金轉為對大地影院的股權投資,對應的大地影院股份比例為4.76%。

  一系列動作讓阿裡影業從IP孵化、影視制作、發行營銷、金融、衍生品等產業鏈各環節完成佈局,這樣的全產業鏈佈局充滿瞭想象空間。

  “宣發方面阿裡的娛樂寶可以助力,衍生品方面國內市場空間非常大,未來會結合院線資源做銷售,院線這一塊我們運營會更加智能化,短期內我們不以盈利為主要目標。未來阿裡影業肯定還會圍繞影視產業鏈進行佈局和投資,由於阿裡影業投資佈局的范圍比較廣,是全產業鏈式的,比較靈活,因此不會受到當前監管層對影視行業並購從嚴的影響。”趙妮歌稱。

  “阿裡擁有著資金和消費者,資金可以撬動大的項目,同時借助阿裡的名氣提高項目價值。另外一方面,擁有消費者的淘寶可以產生更多的粉絲效益,阿裡影業可以搭建電影行業的平臺建立生態圈,同時解決錢和客戶的問題。短期來看,阿裡做得不太好,資本的最終目的是持續盈利。”一位從事影視行業的投行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稱。

  “阿裡影業區別於傳統影視公司,在於其是娛樂圈產業性質的生態型服務公司,幫助影視產業上下遊公司更好地進行資源匹配。這種平臺型企業是一個趨勢,阿裡影業也推出瞭淘票票和娛樂寶等產品,影視制作和衍生品較為薄弱,距離娛樂電商的目標還較遠。”黃國鋒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