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裡在中國,隻有少數海外投資者懂我們

  阿裡將成為世界第五大經濟體

  僅次美國、中國、日本、德國

  6 月 14 日上午,馬雲攜全體高管亮相阿裡投資者大會。

  面對在場的 200 多位全球投資者和分析師,馬雲慷慨激昂的發表瞭近 4000 字的演講,聊外界對阿裡的誤解,聊阿裡的野心、願景、使命,聊不可回避的假貨問題。

  1、 馬雲聊阿裡:我們在中國,但隻有少數海外投資者懂我們!

  市場總拿阿裡跟其他人比較,說阿裡是中國的Ebay、中國的亞馬遜,我們很困惑,不知如何讓外界瞭解阿裡巴巴,每次解釋都是在削足適履,來努力適合別人的標準。

  哈佛大學寫瞭阿裡巴巴的案例研究,但我覺得那不是阿裡巴巴。我們在中國經營,但隻有很少的海外投資者真正理解我們。

  我們有全球最大的零售平臺,但我們不是零售公司,我們是一傢數據公司。

  沃爾瑪為瞭銷售而做數據,我們是為瞭得到數據而做電商、做物流,這是根本性的不同。

  2、 馬雲聊發展:永遠要想下一個 10 年要做什麼,任何互聯網模式都不可能繁榮 3 年。

  很多人不理解我們,就像15年前很少人瞭解我們一樣。

  幾乎每一年,我們都要和投資者爭論,我的哲學是:每一年都要像10年後的業務發展。

  淘寶、天貓、支付寶,我們不是為瞭今天而做生意,任何互聯網模式可能都不能繁榮三年,但在阿裡巴巴,我們的業務形成矩陣,輪流上陣,阿裡讓旗下每個業務板塊輪流繁榮三年,這是一個circle,這樣才能持續繁榮。

  阿裡雲應該在2019年收獲,菜鳥應該在2023年,這些都是我們 10 年前種下的種子。

  3、 馬雲談技術:7 年前阿裡內部技術革新之爭非常痛苦,但我們堅持下來瞭。

  2009年,王堅跟我討論,你想過阿裡巴巴10年後怎樣嗎?

  我說我們會這樣、這樣,王堅說那你想過服務器、數據庫會花多少錢嗎?我說小錢!結果一算,我們會破產。那時我們決定做雲,7年前做這個決定非常痛苦,因為沒有人知道雲是什麼,我們管這個叫登月計劃,王堅說應該叫奔月計劃,永不回頭。

  那次的技術革新之爭,好像宗教之爭,他們在我的辦公室大吵、拍桌子、摔椅子,非常痛苦。當時7個人離開瞭公司,非常痛心,因為他們認為們在做的技術沒人做過,會掛吊。但還好我們堅持下來瞭,因為我堅信我們必須做成。

  4、 馬雲聊野心:阿裡將成為中國第 1 大省,世界第 5 大經濟體!

  馬雲說:我 10 年前見沃爾瑪高管,我說“我會超過你”,他說你是一個有志向的年輕人。

  2020 年,阿裡會實現 6 萬億人民幣的交易。去年阿裡的交易額,如果按照GDP,我們就是中過第六大省,4年後阿裡就會成為中國第一大省,超過廣東省!

  2020 年,阿裡將成為繼美國、中國、日本、德國之後的第五大經濟體。2016年年底,我們的交易額將超過瑞典的GDP,進入全球top20國傢。

  5、 馬雲聊使命:看一個公司好壞,不是看產品,要看他的使命!

  阿裡專註於健康和快樂,致力於解決社會問題,這是阿裡的使命。

  一個公司如何基業長青,如何永葆活力,我請教瞭很多人,我找到瞭答案:你必須解決社會問題,你解決越多的問題,你就有越大的發展。

  我在想10年後,什麼才是社會問題?健康和快樂。

  健康:中國有10億人口,足球還踢不過馬爾代夫,你敢相信麼?14億,第二大經濟體,沒有體育!我們有90%的員工小於28歲,但缺乏團隊精神,因為他們是獨生子女,如果從小加入體育運動,就會有團隊精神,所以在阿裡,團隊精神是我們的價值觀之一。

  快樂:你問一下中國的年輕人,有多少人看電視?很少,因為太難看!但那麼多人在網上看視頻,為什麼,因為內容好。如果能讓人開心,那就值得,所以9年前我投資瞭華誼兄弟,並幫他們轉型。

  看一個公司好壞,不是看產品,要看他的使命。我們從18個人做起,在1999年的時候就開始思考我們的使命,慢慢的我們超過瞭新浪、搜狐、網易、騰訊。

  6、 馬雲聊願景:創造 1 億工作崗位,幫助 1000 萬盈利企業!

  公司應該被願景和使命驅動,阿裡希望能創造 1 億工作崗位,幫助 1000 萬盈利企業!每個公司都有使命,但很多公司都是做做樣子,連自己都不相信。但阿裡巴巴完全相信自己的使命,在公司,你問每一個員工,他們都是發自內心的相信。

  7、 馬雲聊假貨:假貨質量比正品好,打假很復雜!

  演講中,馬雲還就被國際反假聯盟(IACC)除名一事做出回應,不過馬雲的回應有些出乎意料:

  ? 生產正品和仿品可能就是同一個工廠,他們的產品不見得比正品差,同時有更好的價格,他們面對的不是知識產權問題,他們面對的是新的商業模式問題。

  ? 天貓、京東、線下,如果展開一場競賽,誰能最先發現假貨,肯定是我們。

  ? 我們還可以來一場比賽,從天貓、京東、線下挑1000或10000件商品,看誰的假貨多。

  ? 打假,我們會比任何公司、任何組織、任何政府做得好。

  馬雲一方面表達瞭阿裡打假的決心,另一方面又替自己辯解並為假貨洗地,他說很多假貨和真貨可能出自同樣的工廠、用同樣的原料,質量甚至高於真貨。這不免讓人有些難以接受。

  中國成為當仁不讓的山寨帝國,阿裡當然也做出瞭很大「貢獻」。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阿裡有技術也有責任扛起打假的大旗,希望馬雲能真正扛起這個責任,而不隻是喊口號做樣子。

  ▼

  馬雲最大的優點就是遠見,他跟你談的都是 10 年之後的事,他跟你說的時候你就覺得不靠譜,但他幹著幹著就幹成瞭,而且他對自己有絕對的自信,堅信自己對未來的判斷、堅信自己走的每一步棋。

  馬雲說:我訪問全球,不是為瞭跟總統握手,而是要為 5 年、10 年後的事業做準備。

  暴風科技的老板馮鑫對馬雲有一句經典的評價:馬雲又回到瞭拿著望遠鏡都看不到對手的狀態。

  扒哥也評價一句:馬雲的野心,不是我們這些地球人能想到的。

  馬雲演講原文如下:

  每次我跟投資者對話,市場就會緊張。

  我不是很擅長和投資者對話,但我很擅長跟企業傢對話。Joe就像我的翻譯,不停解釋其實Jack是這個意思,所以我們公司決定我來專註於戰略和方向,Joe負責和投資者溝通。

  市場總拿阿裡巴巴跟其他人比較,中國的Ebay,中國的亞馬遜,我們很困惑,不知如何讓外界瞭解阿裡巴巴,好像每次解釋都是在削足適履,來努力的適合別人的標準。

  哈佛大學寫瞭阿裡巴巴的案例研究,但我覺得這不是阿裡巴巴。

  1972,尼克松訪問杭州,我就在能夠望見的距離外,杭州其實是第一個對外開放的城市。雖然我父母不認識ABC,但我喜歡學英語,雖然我的英語還不夠好,但我喜歡理解別人,瞭解西方文化。我從少年開始學英語,學到瞭全新的視野。

  1972尼克松來瞭杭州,我一直好奇如果毛澤東去瞭美國會怎樣。鄧小平去瞭美國,啟動瞭改革。

  1995我去瞭美國,第一次看到因特網,矽谷、西雅圖、紐約,嘗試理解美國人的思維、如何做生意,什麼是企業社會責任,什麼是價值。

  這個公司是一部活著的紀錄片,從創業開始,我們幾乎用視頻記錄瞭90%以上的內部會議、重要活動,我們可能是做視頻記錄最完整的公司。因為我們相信有一天阿裡巴巴會成為全世界一個重要的樣本,人們可以通過影像資料瞭解阿裡巴巴。

  從第一天,我們就清楚我們的競爭對手不在中國,我們在跟全世界最聰明的人競爭。

  中國人對美國的理解遠遠超過美國人對中國的理解,我們理解他們的公司,文化,但美國對中國知之甚少。我們瞭解美國前100傢互聯網公司,瞭解他們的商業模式,瞭解他們的CEO, 但是美國對中國的前100傢互聯網企業的瞭解程度呢?美國人覺得太復雜瞭。不想瞭解總有這個那個理由。

  你可以用一句話解釋阿裡巴巴的商業模式嗎?不,我做不到。在美國有類比嗎?不,沒有;

  你擔憂股價嗎?擔心也不擔心,我們在中國經營,但隻有很少的海外投資者真正理解我們。

  2003,我們啟動瞭淘寶,我們相信會贏,但沒想到這麼快,eBay隻用瞭2、3年就退出中國。因為他們有路可退,我們沒有。

  我10年前見沃爾瑪高管,我說我們會超過你,他說你是一個有志向的年輕人。

  2020年,我們會 實現六萬億人民幣(一萬億美元)的交易。去年我們的GMV,如果按照GDP,相當於中國第六大省,如果幸運,我們也許在4年後就會成為中國第一大省,超過廣東。電子商務應該成為第五大虛擬經濟實體,除瞭美國、中、日本、德國。到年底,我們GMV會看齊瑞典GDP,相當於進入top20國傢。

  更重要的是,我們要創造一億工作崗位,幫助一千萬盈利的企業,公司應該被願景和使命驅動,每個公司都有使命,但很少有公司真正相信,但阿裡巴巴,我們全身心的相信。在公司,問每一個員工,會發現他們發自內心的相信。

  全球化-全球買全球賣、隻要你有一個手機,你就可以自由買賣,你有一輛車,你可以隨時分享經濟;你的土豆隻能賣給鄰居,現在可以賣給全世界;你傢屋頂的太陽能能夠為全世界供電。

  我們有全球最大的零售平臺,但我們不是零售公司,我們是一傢數據公司,中國近14億人,30%的人永遠不會使用你的產品,所以我們最多可能有8~10億用戶。

  預計到2036年用戶達到20億。我們需要其他1.2billion用戶,需要來自全球的用戶。全球化更像大公司的遊戲,但發展中經濟、小公司沒有機會,我們希望支持全球80%的小公司,所以我們倡議建立EWTP(不是EWTO,EWTO是個組織,是政府行為)。

  淘寶上有30個省,我們從來不讓30個省長坐在一起討論決策,生態會自己發展。所以我們要做EWTP,EROAD,用商業的模式改變世界。所以過去一個月,我有26天在路上。我相信10年以後,你們會喜歡(ewtp)的。

  我訪問全球,不是為瞭跟總統握手,而是要為5年後的事業做準備。我們對自己的承諾非常認真。很多公司在做今天的生意,我們在做未來5~10年的生意。

  農村:有人發展馬來西亞、印度、印度尼西亞這些國傢的海外戰略。跟他們比起來中國農村市場更重要,如果你不能幫助中國農村,你如何幫助這些國傢。農村曾經非常艱難,沒法在線買賣,但現在去杭州周圍的農村逛逛,你會發現電子商務在實實在在的改變生活。

  雲計算大數據:2009年,王堅跟我討論,你想過阿裡巴巴10年後怎樣嗎?我說我們會這樣、這樣,王堅說那你想過服務器、數據庫會花多少錢嗎?我說小錢!結果一算,我們會破產。那時,我們決定做雲,7年前做這個決定非常痛苦,因為沒有人知道雲是什麼,我們管這個叫登月計劃,王堅說應該叫奔月計劃,永不回頭。(Moon Landing,Moon Forwarding)

  那次的技術革新的爭論,好像宗教之爭,他們在我的辦公室大吵,拍桌子,摔椅子,非常痛苦。10個 DBA Oracle ACE,7個為此離開瞭公司,非常痛心,因為他們認為我們在做的技術沒人試過,會掛掉。但還好我不懂技術,我們堅持下來瞭,因為我堅信我們必須做成,而且我們如果做成,我們會幫助更多小企業。

  6年前,我們就在一個會議上很鄭重地對大傢說,我們要做的不是GMV公司,而是數據公司。人們一直問我,你怎麼掙錢,今天,我們也不知道如何用數據掙錢,但我們知道人們的生活將離不開數據。

  沃爾瑪為瞭銷售所以產生數據;但我們是為瞭數據才做電商、做物流。人們一直問我GMV,GMV不是我們所追求的目標。我們賣東西是因為我們希望獲得數據,這和沃爾瑪是不同的。

  這就跟之前不斷有人問我PV怎麼賺錢一樣,後來互聯網點擊率就變成瞭流行的考評企業指標,可這些都不是我們真正看中的。

  GMV永遠都不應該是電商的標準,因為投資者要,我們就給瞭,結果就變成瞭標準。我們內心從來都知道GMV不是核心指標,商業的基礎設施才是最核心的。如果你需要一個健康的商業基礎設施,電商,物流,金融,數據計算,跨境五大元素不可或缺。現在很多政府找我們,希望得到這方面的幫助。

  很多人不理解我們,就像15年前,很少人瞭解我們一樣。幾乎每一年,我們都要和投資者爭論,我的哲學是,每一年都要想10年後的業務發展。我們要做102年,webuild to last, 而不是象好多矽谷公司build to sell。為瞭102年的目標,我們做什麼事情,都有10年的長遠計劃。

  我有一天發現瞭雅虎的問題,一個工程師用28分鐘向我們介紹這個產品如何盈利,這是有問題的,工程師要想如何用產品改善人的生活。在那裡的董事會議,沒有人做決定,因為沒有對未來的方向。

  淘寶、天貓、支付寶,我們不是為瞭今天而做的生意,任何互聯網模式可能都不能繁榮三年,但在阿裡巴巴,我們的業務已經形成矩陣,輪流上陣。阿裡讓旗下每個業務板塊輪流繁榮三年(而且一個業務還會回來繼續繁榮)—這是一個circle,這樣的持續繁榮最終能達到整體公司的繁榮。阿裡雲應該在2019年收獲,菜鳥應該在2023年,因為這些是我們10年前種下的種子。

  如果我有一個主意,我辦公室90%的人都認為是個好主意,我會馬上扔掉;因為你能看到這個機會,所以的競爭對手都會認為這是機會,我們要做別人認為不可能的事情。

  我的投資者曾說支付寶一定會賠錢,趕緊賣掉。但我們相信數據是未來,我們願意聽用戶的聲音,我們不想創造一個概念取悅投資者,我們要造福社會。

  成為第五大經濟體聽起來非常瘋狂,但對我來說,我們比10年前更接近這個目標。

  人們覺得我們無處不在,其實不是,我們專註在double H(Health&Happy)。一個公司如何基業長青,如何永葆活力,我請教瞭很多人,我找到瞭答案,你必須解決社會問題,你解決越多的問題,你就有越大的發展。

  這就是阿裡巴巴使命,我們致力於解決社會問題,我們在想10年後,什麼會成為社會的問題,所以我們專註於double H。健康和快樂,十億人口大國,中國的足球還踢不過馬爾代夫,你敢相信嗎?14億,第二大經濟體,沒有體育,我們有 90%的員工小於28歲,但缺乏團隊精神,因為他們是獨生子女,如果從小加入體育運動,就會有團隊精神。所在阿裡巴巴,團隊精神是我們價值觀之一。但在美國不是問題,因為從小的體育訓練,給瞭他們團隊精神。

  你問一下中國的年輕人,有多少人看電視?很少,因為太難看,但那麼多人在網上看視頻,為什麼,因為內容好。所以如果能讓人開心,那就值得。9年前我投資瞭華誼兄弟,我每個季度花2個小時給他們咨詢,幫助他們轉型。我告訴他10年後,這個產業會非常大, 但絕不是今天的模式。今天我們投入很少的錢,10年後就會成為偉大的事業。

  最後,看一個公司好壞,不是看產品,要看他的使命。創業時,我們找不到員工,就隻有18個人加入,員工抱怨沒人知道這個公司,我們的女同事連男朋友都找不到,父母也不理解。

  在1999創業的時候,我們就必須面對這樣的思考,我們不能復制新浪、搜狐。2006年,新浪的盈利比我們的收入還大,2009年我們終於趕上瞭新浪、搜狐和網易,結果騰訊崛起,我們的年度收入隻能比得上他的季度利潤。

  2009、2011、2012,騰訊都比我們大,我們最近兩年才終於追上他們。不像大傢說的他挑戰我們,是我們挑戰他。

  想想蘋果、谷歌,想想蘋果和谷歌在一起,想想你如何看世界,如何決定你的未來。

  我說,有一天要讓阿裡巴巴的員工特別容易找到男朋友、女朋友,我們每年會在阿裡日那一天,向員工的傢人匯報公司表現。

  我們的競爭對手可能隻有一個著名的CEO, 我們呢,我馬雲甚至連“十大元帥”都進不去。我們的夢想是,有一天阿裡巴巴良將如草,美女如雲。今天我們 40%的員工、34%管理層、36%高級管理層是女性,看看我們有多少聰明智慧的女性在公司,看看我們有多少良將,逍遙子已經在開始討論第四代管理層。是人的不同選擇帶來瞭公司的與眾不同,所以我會花很多時間在人才培養。

  從社會學的角度看,我們的人類社會,一定有一定比例的壞人。今天我們的平臺上有4億人,隻要有1%的人是壞人,那就是400萬。我們有2000人用科技的手段找到壞人,和他們鬥爭,我們是在跟人性作鬥爭。我們是受害者,但我們從未停止鬥爭,我們是全球打假的領頭羊;大品牌通常用很多OEM,中國有全世界最多的OEM,他們沒有渠道,但忽然他們發現可以通過互聯網賣產品。生產正品和仿品可能就是同一個工廠,他們的產品不見得比正品差,同時有更好的價格,他們面對的不是知識產權問題,他們面對的是新的商業模式問題。

  天貓、京東、線下,如果展開一場競賽,誰能最先發現假貨,肯定是我們。去年我們在短短3個月內幫助警方抓獲300名造假者,摧毀244個售假窩點,這是前所未有的。打假,我們會比任何公司、任何組織、任何政府做得好。我們還可以來一場比賽,從天貓、京東、線下挑1000件挑10000件商品,看誰的假貨更多。阿裡保護知識產權,我們不買也不賣,我們是平臺的管理監督員。我們有技術人員去打假,2000多人去打假,保障今天我們成為全球領先的打假公司。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