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營商終結語音漫遊費 流量漫遊費仍存在

  近年來,三大運營商集團不斷實施集約化改革。將市公司的權利逐漸集中到省、集團,各地區的財務、網絡建設、套餐制定等相對獨立的要素也逐漸統一、標準化,相對而言,原本因為各市割據結算產生的漫遊費,已經沒有存在的基礎。繼中國電信、中國移動宣佈計劃逐步取消漫遊費之後,中國聯通也於8月18日宣佈“10月1日起取消集團統一套餐的漫遊費”。在語音業務收入下滑瞭4年之後,三大運營商似乎終於下決心給這個爭議瞭20年的收費業務畫上句號。

  當然,與之一起落幕的,還有支撐瞭電信業百年輝煌的話音時代。2011年,中國移動語音業務觸及天花板,MOU值(平均每戶每月通話時長)達到歷史最高的525分鐘,其後一直下滑,目前已降至416分鐘。隨後,中國移動語音業務在2013年出現首次下滑,從3680億元降至3557億元,跌幅3.4%。

  取而代之的,則是飛速增長的流量業務,2012-2015年,中國移動DOU值(平均每戶每月手機上網流量)分別為36M、72M、155M、339M,3年增長瞭接近9倍。增速持續攀升,2016年上半年,移動DOU值達到589M,同比增長112%。而且,2015年,中國移動數據業務收入也首次超過語音業務收入,達到3475億元,占比52%。

  時代的變革,或許是漫遊費取消的主要推手,因為隨著電話、短信業務量的萎縮,漫遊業務的需求也隨之減少。正如中國聯通董事長王曉初在業績交流會上所述,“隻有4%的用戶還有國內漫遊”,取消漫遊費,對聯通的收入影響不大。

  但是,對於與漫遊費朝夕相處瞭20年的消費者而言,漫遊費是否會隨著時代的變革從語音轉移至流量業務,或許會引發新的爭議。

  漫遊費的根源

  事實上,從始至終,漫遊費設立的出發點並非“盈利業務”,而是控制不同地區、不同集團之間電信企業競爭能力的成本策略。

  最早在上世紀90年代,由於東西部地區電信基礎設施發展嚴重不均衡,西部地區的網絡資源、用戶數量遠低於東部地區,平均每戶的覆蓋成本也高於東部地區。由此帶來的結果是,東部省份移動電話的資費相對低於西部地區。

  由於移動網絡的便捷性,這很容易導致西部用戶在“沿海城市開通業務、使用西部網絡”的情況出現。由於運營商自成立以來一直各省、市、縣公司保持相對獨立運作,自行管理業務、收入、財務。這種情況會導致“西部省份花錢建網、東部省份乘涼”的局面出現。

  出於這種考慮,當時郵電部制定瞭《關於加強移動電話機管理和調整移動電話資費標準的通知》,規定移動電話需收取0.6元/分鐘的自動漫遊費。而漫遊費的產生,也基本以“市”為邊界,A市用戶在B市進行語音、短信業務時實際上使用的是B市運營商的網絡,而B市運營商則會向A市運營商要求支付“漫遊結算費”,以彌補其成本,而A市運營商則會向用戶“額外”征收漫遊費,用於給B市運營商結算。

  事實上,漫遊費的產生像極瞭在上世紀盛行的“地方保護主義”,通過給競爭力較強的外部競爭者設置成本門檻,保護本區域企業的在發展初期的成長。

  其後,雖然國內運營商多次分拆、重組,但省、市垂直的行政區域劃分、管理體系在初期並未發生改變,市級運營商對省、集團隻服從人事調動,但保持財務、網絡運營的獨立性。一定意義上,很長一段時間裡,國內大大小小相互獨立的幾百傢市級運營商組成瞭三大運營商。不同市區間的運營商需要頻繁結算,運營商需要向用戶征收額外的漫遊費,以維持此類結算所產生的成本。

  近年來,三大運營商集團不斷實施集約化改革。將市公司的權利逐漸集中到省、集團,各地區的財務、網絡建設、套餐制定等相對獨立的要素也逐漸統一、標準化,相對而言,原本因為各市割據結算產生的漫遊費,已經沒有存在的基礎。

  但是,在全國網絡覆蓋基本完善之後,各區域運營商會不斷針對當地經濟情況、本身實力推出各種優惠的資費套餐。舉例而言,A市移動公司推出低於全國均價的套餐以搶奪A市電信、聯通用戶,但如果不設置漫遊費的成本門檻,這種資費套餐會迅速蔓延全國各省,沖擊其他地區的移動公司。對任何一傢運營商而言,這種“內耗”都是不允許出現的局面。此時,漫遊費就成為運營商集團在各市公司之間構築的護城河,目的在於維持各地區之間的管理平衡,以及給各省公司保留一定的利潤空間。

  需要指出的是,30多年來,雖然電信資費不斷下調,但漫遊費僅調價一次。2008年,工信部出臺《關於降低移動電話國內漫遊通話費上限標準的通知》,將漫遊費征收上限從0.6元/分鐘降低至0.4元/分鐘。到目前為止,存在漫遊費的場景中,收費均沿用該標準。

  流量漫遊費仍存

  2010年之後,語音業務明顯增長乏力,三大運營商陸續推出瞭“長市漫”一體的3G業務,這類集團統一定價的業務中,無論是否發生漫遊場景,通話收費均降低至市話標準。但是,一些地方公司推出的優惠套餐中,仍然會存在“本地通話時長”之類的限制,本地通話時長使用完畢之後,仍然會產生漫遊費。

  從本次中國聯通強調的“取消集團統一套餐的漫遊費”來看,漫遊費仍會在部分場景中存在。

  更主要的是,雖然目前的流量業務中沒有“流量漫遊費”的概念,但流量漫遊的案例卻不在少數。

  “跟語音業務一樣,跨地區產生流量業務時,運營商之間也要產生數據結算費用。”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在3G時代,不同省份之間的數據流量結算費用,最高達到0.5元/M,甚至比套餐裡的流量價格還高。”當時,套餐流量價格約0.3-0.5元,而套餐外流量價格為1元/M。4G時代,套餐外流量價格降至0.29元/M。不過,目前記者並未獲悉運營商不同省份之間的流量結算價格。

  而在三大運營商向用戶電話推銷的諸多流量包中,均會存在“本地流量”、“國內流量”的區別,而本地流量的價格均低於國內流量。

  以中國移動為例,2016年6月,中國移動在北京地區推出“46元專享4G套餐”,該套餐包含1.5G的本地流量。相比而言,中國移動集團統一的128元套餐也不過隻包含瞭1G流量,本地流量的優惠可見一斑。不過,如果該套餐在北京以外的區域使用,其流量價格則按照0.29元/M定價。

  同樣,在支付寶的“流量充值”界面,1G的全國流量售價為47.5元,而1G本地流量則售價45元。當然,在天貓商城上,本地流量的優惠力度更大,基本為全國流量的80%左右。

  或許,在當前集團統一制定的流量業務定價中已經考慮瞭各省流量結算時的成本,這也是本地流量優惠於全國流量的直接原因。如果運營商能夠改變運營體系、組網模式帶來的成本,相信流量成本還會進一步下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