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網紅”傅園慧做直播結局她卻不想

  今年的裡約奧運會分外熱鬧。當奧運健兒們在賽場上拼搏時,社交網絡也炸開瞭鍋。傅園慧——這名用生命遊泳的奇女子,憑借行走的表情包,一夜間成瞭奧運網紅。讓很多人意外的是,昨晚,剛走紅的傅園慧在映客上進行瞭自己的直播首秀。鏡頭下,她大口吃蛋糕、大口喝水、任性地擦嘴、心滿意足地打飽嗝。同時還說:“我不是諧星,我是運動員。居然因為一些奇怪的東西,上瞭搞笑排行榜”。坦言被孫楊抱“直接摸到肉的感覺有點奇妙”,並解釋瞭“傅爺”的來歷是因為她有“王八之氣”。

  一個小時的直播吸引瞭1070餘萬人關註,激動的粉絲不停地在平臺上給自己的偶像送禮物。數據顯示,整場直播,粉絲的禮物打賞接近10萬元。

  不過,如果要評價傅園慧的這場直播,大概隻能用“尷尬”來概括。

  直播過程中,映客的女主持,不是頻頻打探傅園慧的八卦,就是不斷拋出 “表情包”的梗讓傅園慧配合,導致想與粉絲好好說話的傅園慧有點抓狂。粉絲們不斷刷禮物的方式,也令傅園慧不勝其煩。這個耿直的girl直言:“大傢別刷瞭,我都看不到評論瞭!我不想看海,我也不想坐遊艇,我更不想坐跑車!你們這不是都變成送錢瞭麼?讓我充滿瞭罪惡感!”

  勸說無果後,直播鏡頭裡的傅園慧無奈地表示:“很累。原本這時候,我應該還在睡覺”。

  於是,在一個小時後,她便“迫不及待”地選擇瞭停止直播。當女主持問她下次是否還會進行直播?傅園慧果斷地回瞭一個“不”字。

  傅園慧的走紅,折射的是國人對待奧運觀念的轉變。而反差則成瞭她走紅背後的最大推動力。像傅園慧這樣在人前抱怨泳衣“把胸都勒平瞭”、獲獎後手舞足蹈的選手,過去我們很難將其與正兒八經的奧運選手聯系在一起。

  而反差也成就瞭傅園慧,但直播顯然不是她想要的。昨晚傅園慧透露:“我不是紅瞭以後,才被拉來做直播的,而是一個月前就決定的事情。” 如此看來,直播並非她自願,或許與那條不得不在微博發的某純凈水廣告一樣,更像完成領導給的一項既定任務。並且在直播途中,她還不得不幾次重復“看直播上映客”這樣的廣告語。

  超級網紅傅園慧做直播,讓映客又火瞭一把,但這場直播也暴露出瞭一些問題。

  雖然有一種說法是,直播看起來有非常大的想象空間,但由於內容制作成本高、提取難,所以真正適合做直播的是明星、網紅這幾類人。不過這種形式並不具有普世性,至少它不適合傅園慧這樣的運動員。

  在昨晚的直播中,女主持向傅園慧解釋,網友送一些禮物,是因為網友喜歡她,是表達愛的一種方式,對此傅園慧並不買賬。她表示“表達愛的方式有很多種,與其送一些虛擬的禮物,還不如網友問一些問題、說一些話”。

  從商業角度看,這場直播無疑是成功的。在1個小時裡,用戶貢獻的318萬顆映客鉆,折合人民幣可達31.8萬。即便去掉10萬的禮物,還有21.8萬歸映客。

  耐人尋味的是,直播中傅園慧數次提及自己很困,並強調瞭為瞭直播起瞭個大早。運動員身份與角色的定位,讓這場直播顯得很別扭。該平臺曾試圖遠程連線一名網紅臉型男,在數次被網民擠掉線,終於連接成功後,傅園慧依然和粉絲們聊著天,並沒有和網紅男說什麼話。換作任何一個明星,即便是圓場,可能都會順著平臺,主動把話接下去。但傅園慧沒這麼做,因為她不需要偶像包袱。

  目前移動直播呈現泛娛樂化趨勢,在應用場景上也開始垂直細分化。作為一種新形式,直播用得好,可為平臺“增色”,用得不好,隻會適得其反,昨晚的直播就是一個例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