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阿裡”北洋系”的倒掉:數娛退出手遊業務

  在9月阿裡巴巴與Rovio合作獨代的《憤怒的小鳥思黛拉》中,關卡主界面的右下角出現瞭3個推廣入口,除瞭遊戲的官方微博外,另外兩個入口是天貓與淘寶。作為阿裡最年輕的業務之一,阿裡手遊本該由自傢那些穩固而龐大的業務來導流,但阿裡顯然還希望手遊能為他們的既有業務來逆向導流。

  這隻是阿裡手遊這一年扭曲歷程的某個側面。

  從遊戲中心入口關閉說起

  盡管從在不久前淘寶“遊戲中心”悄然關閉,業內人士就已經基本判斷到瞭阿裡巴巴數字娛樂手遊業務的今天,但我們還是在昨天迎來瞭來自阿裡巴巴的正式聲明。無論這聲明怎麼說,都意味著遊戲部門在數字娛樂內部已經式微。

  記者先後聯系瞭多位阿裡巴巴數娛方面的工作人員——其中一位負責人極力否認數字娛樂手遊業務解散的說法,稱劉春寧不久前還給部門人員的人打氣,一起去看電影,內部現有的手遊業務還在照常運轉,主要的人員都還在,在今年春節前後還會上線阿裡巴巴代理的三消遊戲《pokopang》。

  昨天午間時候,阿裡巴巴對外回應騰訊科技的報道稱:手遊業務將由阿裡UC移動事業群負責,並不意味著放棄手遊業務。我們不禁註意到,阿裡的聲明中著重提到瞭“獲獎遊戲”,但其均為代理產品,產品質量與阿裡沒有直接關系,顯得說服力非常有限。


作為堂堂阿裡集團的一個事業群的公開聲明中,對於另一互聯網企業采用這樣的辭令,顯得並不妥當

  另外,阿裡數娛除瞭年底上線《pokopang》,不再承接新的手遊項目,原來的手遊項目還會由該部門人員繼續維系。劉春寧還在內部建議,如果團隊中還有想在手遊業務方向發展,建議轉崗到UC移動事業群。

  式微早已是臺面上的事

  阿裡巴巴數字娛樂事業群的手遊業務式微,早已經是臺面上的事情。阿裡巴巴集團的主要手遊渠道都不甚理想——手機淘寶的我的淘寶頁面,4月上線的“遊戲中心”,已經從今年10月起就不復存在;而在支付寶的“二級頁面”阿裡遊戲中,僅有阿裡巴巴近期代理的三款手遊《憤怒的小鳥思黛拉》、《花樣爺爺》和一款敬請期待的《聚好玩鬥地主》;來往的“來玩吧”中,僅有《啪啪啪》一款遊戲,像以前的《瘋狂來往》都已經被撤下。


支付寶和來往推廣的“阿裡遊戲”

  阿裡巴巴的手遊業務掌門人劉春寧,最近一次在公眾場合露面,是在7月“數字娛樂生態”大會上,並沒有像年初那樣大談如何打破手遊分成的既定規則,讓利給開發者,而是避開手遊業務,要用“雲遊戲”主攻國產電視盒子遊戲市場,計劃發行包括《實況足球勝利十一人2014》、《軒轅劍外傳漢之雲》、《NBA2k14》在內的50多款遊戲產品。實際上,在年初以後,媒體有關劉春寧的報道,更多地集中在諸如推出“娛樂寶”、隨馬雲拜訪好萊塢影視公司、阿裡影視相關的內容上。然而,手遊呢?

  2014年初至今,阿裡巴巴代理的手遊產品,多數來自歐美和韓國市場的海外代理產品,以及一些比較輕量級的特色休閑遊戲。但其中,許多在海外市場已經驗證不錯的遊戲,在國內並沒有取得於海外相對應的熱度——《Dots》、《憤怒的小鳥思黛拉》、《索尼克沖刺》。國內代理的《暖暖環遊世界》,因為電商打通的特色換裝玩法,以及針對女性的特殊市場定位,曾有過不俗變現——但這也隻是個案,最近一次阿裡代理的遊戲被國內玩傢記住,卻是今年10月《瘋狂來往》泄露用戶照片隱私的事件。

  不靠譜的阿裡產品

  阿裡巴巴所代理的幾款手遊產品似乎看起來都不是為瞭營收來做的,主要來自一些另類的休閑遊戲和海外遊戲的“掃榜”。在“來往”上推出兩款手遊作品《啪啪啪》和《啵啵啵》 ,似乎是為瞭響應馬雲的號召:

  企鵝走出瞭南極洲瞭,他們在試圖適應酷熱天氣,讓世界變成他們適應的氣候,與其等待被害,不如殺去南極洲。去人傢傢裡打架,該砸的就砸,該摔的狠狠地摔。

  這兩款遊戲中加入瞭頗多對於“企鵝”的怨念。消除遊戲《啪啪啪》是我們熟悉的泡泡龍玩法,一些泡泡中的企鵝被打中時,企鵝會有一副涕淚橫流的表情,而《啵啵啵》是一款記憶音符的遊戲遊戲,輸的一方的企鵝會被打得鼻青臉腫。


《啪啪啪》和《啵啵啵》的遊戲場景

  這些阿裡手遊的排頭兵,像是一場充滿私心的公關鬧劇,而並不是一款想要合格地賺錢的產品,遊戲玩法單一,關卡設置簡單,而且在原本就沒有成型社交關系鏈的來往手遊中,強調和好友PK、排名的社交玩法。

  如果說,這隻是阿裡前期經驗不足,後續的國內遊戲代理《瘋狂來往》,是模仿國外《Heads Up!》的看圖猜詞的遊戲,遊戲卻主要強調的線下玩法,付費部分是賣詞包。在《你畫我猜》都在被玩傢厭棄的時候,阿裡卻想讓一款幾乎能離線玩的猜圖遊戲,把線下玩傢給聚合起來。

  與東方衛視合作,借助電視節目IP《花樣爺爺》,改編手遊看起來也十分急切。花樣爺爺是有著超過50年演藝生涯的老藝人們所出演的旅行類綜藝節目,是湖南衛視《爸爸去哪兒》的反向借鑒,電視節目本身並沒有大熱,手遊卻匆忙推出。其中,遊戲的玩法非常怪異,類似《萌江湖》象征性地過場幾隻小怪,然後最後一個BOSS去推圖。前者是類似機械地切水果,後者又是傳統的《神仙道》九宮格,玩法十分另類。

  阿裡在做遊戲,還一心二用,除瞭強行推廣來往,另一方面,身在手遊,心系電商的做法,在後來的代理遊戲有瞭更多體現。《暖暖環遊世界》,換裝玩法成功後,阿裡遊戲又在偏女性的《憤怒的小鳥:斯黛拉》手遊中,引導用戶跳轉到斯黛拉的官方旗艦店,購買遊戲周邊。


《憤怒的小鳥:斯黛拉》給其天貓官方旗艦店導流

  “空降”高管及人事調配

  2014年下半年,阿裡巴巴的手遊推廣並不是順暢,10月韓國遊戲廠商PatiGames決定於阿裡巴巴終止合作。4月初阿裡巴巴要代開發商4:33的遊戲《弓箭》,代理Gameloft的《近地聯盟先遣隊3》、《冰川時代:村莊》,至今也沒有下文。

  在人事方面,阿裡巴巴2013年10月以年薪200萬的高價挖來的前九城副總裁Tony Park,作為海外遊戲引入負責人,觸樂網已確認從阿裡巴巴離職。手遊業務運營平庸,導致手遊人才的流失,使原本就處在集團業務邊緣的阿裡遊戲更為被動。

  阿裡巴巴數娛方面的知情人士告訴觸樂網,手遊的渠道分發,以後會主要會移交給UC移動互聯網事業群來做,並承認部分人員已經申請離職,原因數娛的核心業務將轉到電視遊戲。觸樂網聯系阿裡巴巴公關,問是否數娛手頭的手遊項目和工作人員,也會一同歸並到UC移動事業群,對方公關隻回復“以聲明為準”。在阿裡巴巴公開的招聘頁面,隻有“遊戲渠道BD”幾個為數不多的手遊相關職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