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智能手環將死?Jawbone不行全因作死

  曾經的可穿戴鼻祖,可能不賣手環瞭。據國外媒體Tech Insider報道,Jawbone已經停止瞭其UP系列手環的制造,並將庫存賣給第三方經銷商以換得收入保證公司運作。目前還不清楚Jawbone是否會繼續制造UP手環。Jawbone官方並未回應這一消息。但是需要澄清的是,Jawbone並未退出可穿戴市場,隻是清空瞭庫存。

  有媒體將此解讀為“智能手環將死”,然而根據市場調查和預測,智能手環是個仍在增長的市場。

  可穿戴的市場現狀和預測

  根據IDC公佈的數據,2016年第一季度全球可穿戴市場的銷量為1970萬,比去年同期增長67%。智能手環方面,Fitbit出貨量480萬,比去年同期增長瞭100萬,占據24.5%的份額,繼續保持第一市場占有率;小米手環出貨370萬,占據19%的市場;蘋果以150萬的出貨量占據7.5%的市場。

  可穿戴仍然是一個快速增長的市場,根據市場調研機構Gartner的預測,其未來也仍是如此。Gartner在今年年初發佈的研究預測,可穿戴市場到2017年的出貨量預計將達到1.8億(包括瞭VR設備)。其中智能手表將是增長最快的一類產品,預計銷售增長將超過一倍,而智能手環雖然風頭被搶,預計也將增長大概50%。

圖片來自:BI

  雖然可穿戴市場沒能達到智能手機那樣的增長水平,但明顯仍然是快速增長的新興市場。如果市場並沒有衰退,那麼Jawbone手環不行瞭肯定有另外的原因。實際上,它更多是自己作死。

  Jawbone是如何作死的?

  據Tech Insider報道,Jawbone在90年代及本世紀初以藍牙耳機聞名,並在2011年進軍可穿戴市場。當時Jawbone的CEO Hosain Rahman對這個市場充滿期望,希望做出時尚、防水,與智能手機連接同時續航又長的產品來打動消費者。

  初代的UP手環就是沖著這個目標去的,隻是一頭撞上瞭南墻。2011年的第一代UP手環,初上市就因為容易用幾天就“變磚”而被迅速下架。最後官方不得不停止銷售並補償所有已購買的消費者。

  2012年,Jawbone發佈瞭新版本的UP手環,其獨特設計受到市場歡迎 ,然而沒法無線同步成為用戶抱怨的一個地方。在2013年的UP24中,公司加入瞭無線同步功能,但是當初承諾的防水功能仍然沒有實現。

  到瞭2014年秋季,官方終於宣佈要在新產品UP3中加入防水功能,要知道即便是市場老大Fitbit也沒有實現這項功能。新產品預計會在年底購物季之前推出,隻是剛剛公佈消息不久,Jawbone就宣佈跳票,問題還是出在防水功能上。

  Rahman將問題歸咎於其中國制造商,表示他們在防水測試中沒有達到應有的水平。Jawbone的一些員工則試圖說服管理層防水是不可能的,並建議如果將規格中的“防水”改為“防潑濺”進行發佈的話還能趕上2014年的節日。然而Rahman仍然固執地希望將防水功能做進去,於是隻能錯過瞭銷售季節。

Jawbone的UP4、UP3、UP2同時上市,UP2是UP24的升級版

  到瞭2015年4月,Jawbone終於發佈瞭UP3,奇怪的是,新款旗艦UP4也同時發佈,而他們都隻有“防濺”的功能。呼吸監測以及被動心率功能也沒有上線,雖然裡面已經有瞭相應的傳感器,Jawbone希望通過軟件升級來解鎖這些功能。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問題呢?據Jawbone員工透露,公司混亂的產品測試環境是問題的原因,許多產品臨近發佈時還在做各種修改,導致市場和零售計劃很難進行。還有一些員工認為將新功能的想法傳達給管理層太難。而Jawbone的產品負責人Bogard則將測試上遇到的問題歸咎於該公司嘗試的事物太新。

  市場落後

  在Jawbone遇到各種各樣問題的同時,其最大的競爭對手Fitbit迅速搶占瞭市場。根據IDC的數據,2015年Fitbit占據34%的可穿戴市場份額,Jawbone隻有4.4%。

  目睹競爭對手一路高歌猛進,Jawbone的員工內心不爽,而Rahman仍然堅持自己做產品的方式,他認為Jawbone最終可以靠更好的產品重奪市場。

  在UP3的混亂發佈後,Jawbone迎來一次變革,2015年5月其閃電招來瞭Google的一位負責商業的副總裁Sameer Samat。

  Sameer Samat的加入是為瞭將公司的日常運營理順。在他治下Jawbone經歷瞭招聘凍結及裁員,為的是讓公司架構更加清晰。公司還計劃在2015年節日季將UP3和UP4進行再次發佈,通過軟件升級將功能完全解鎖。

  Samat的到來受到員工歡迎,他們認為這位前Google VP是能夠做出艱難決定的領導者。與此同時,Jawbone的產品也確實有所進步,UP3和UP4上的自動睡眠監測以及被動心率監測都通過軟件升級解鎖瞭。同時公司還發佈瞭UP2的一個重新設計的版本。

  但也就隻有這些瞭,還有呼吸監測等其它功能沒有被解鎖。針對2015年節日季的重新發佈也沒有進行,而Samat幾個月後又回到瞭Google,據說是被許諾以重金及Google Play負責人的職位。

  在兩次錯失節日銷售季以及經歷各種跳票和產品問題後,Jawbone在可穿戴市場的份額始終低迷。

  Jawbone的未來

  Jawbone的故事還沒有結束,該公司在年初宣佈融資1.65億美元,並將繼續在可穿戴市場耕耘。

  據The Verge報道,Jawbone已確認出售瞭公司的音頻設備業務。至於UP手環,Jawbone已經清空庫存,但不確定是否會拋棄這項業務。

  與此同時,因收集的數據不準,可穿戴設備受到很多專業人士質疑,被認為沒用。據Tech Insider報道,Rahman表示Jawbone能讓可穿戴設備變得有用,方法是在手環中內置醫療級別的傳感器,並認為這是該公司產品差異化競爭點。Rahman同時還表示Jawbone的研發經費是Fitbit的三倍,這將奠定其未來的成功。

  然而也有人不看好,一位熟悉情況的人表示1.65億美元是Jawbone的救命稻草,而在燒光這些錢之前該公司創造奇跡的可能性不大。

  更讓Jawbone頭痛的是,該公司正與Fitbit對薄公堂,Jawbone指控Fitbit挖墻腳並盜取知識產權。隻不過從目前的訴訟情況來看,通過法律途徑讓Fitbit的產品禁入美國不大可能發生。Jawbone將繼續面對來自Fitbit的競爭。

  另一方面,大洋彼岸的的華米也虎視眈眈,華米是小米手環制造商,該公司CEO黃汪表示,“運動手環品類,殘酷洗牌的結果:我們和Fitbit勝出瞭。過不瞭多久,Fitbit肯定也要被洗掉。”

  不管怎樣,對Jawbone來說,今年都將是最關鍵的一年,如果帶有醫療級別傳感器的新產品仍然無法打動市場,或許故事就真的結束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