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玩友時代:女性手遊市場生存法則

  隨著手遊的全民普及,女性玩傢群的日漸龐大也不甚意外,從隻喜歡輕松休閑的小遊戲,到逐漸涉獵中重度手遊,女性玩傢的遊戲胃口儼然不可同日而語。除瞭模仿與復制爆款,從創新層面看,這個市場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量心、走心的產品依舊緊缺,細分領域的需求仍有待開發者挖掘。

  市場中的大多數手遊哪怕打著“女性”“女性向”的旗號,也僅是吸引女性玩傢從而招攬更多男性玩傢的手段。精耕細作不止是浮於表面的針對玩傢群的研發,更是建立在深入玩傢遊戲興趣傾向的基礎上的結合與創新,而這些正是玩友時代所堅持的精耕細作。

  蘇州玩友時代自創立以來,始終專註於女性產品,堅持在女性市場中累積經驗,發揮研發優勢,旗下的女性暢銷作品如《熹妃傳》《甜心格格》《宮廷Q傳》等女性產品的市場表現都受到女性用戶的認可與喜愛,全新女性古風定制手遊在測試中也表現不俗,數據上看,直沖S級。在市場認可的背後正是玩友時代對於女性市場的瞭解,而精耕細作向來也不是個輕松活。

  玩友時代的女性產品以古風為主,不僅與企業的文化基因有關,從側面來看,蘇州千年文雅風韻積淀也讓身處其中的玩友時代受到古風意境的浸染。而除瞭輕松的純休閑遊戲,古風、宮廷題材可以稱之為女性用戶的真愛,從同題材電視劇的火爆就能看出女性玩傢的痛點。僅僅知曉這些是遠遠不夠瞭,將女性用戶的興趣點透徹地與產品結合,則需要對於市場長時間的積累,而精耕細作的魅力也在於此。

  對題材的選拔與把握

  通過細致的市場數據分析,可以獲得的目標客群所喜題材方向,除瞭題材本身內容的區別之外,針對不同的目標客群也需要使用不同的表達方式,而這個“表達方式”正是遊戲的特色魅力。遊戲題材的選擇固然重要,如何架設與目標客群的“相處模式”更關鍵。

  比如《熹妃傳》與《甜心格格》同是屬於清宮題材,但是從畫風到劇情到玩法都有本質的區別,且這兩款產品所針對的女性客群都是不同的,比如《熹妃傳》的劇情更加偏向真實的宮廷鬥爭,宮廷的互動也會殘酷一些,比如杖責、掌嘴、下毒之類,更適合15-35歲的年輕女性。但是《甜心格格》則不同,不僅整個產品都呈現粉粉的可愛風,就連劇情玩法上都會偏向輕松活潑,吐槽與溫情齊飛,受到15-25歲的少女的歡迎。

  對研發技術的調整

  在手遊市場追逐精品化,廠商對美術的要求也日漸增高,相比要等到產品上線才能獲得反饋的玩法系統等,精品美術擁有更快的傳播效果與市場反饋,玩傢對產品的第一印象都是通過遊戲的畫風判斷的,因此,玩友時代在美術設計方面更加精益求精。

  從《熹妃傳》的宮廷風格到《京門風月》的唯美古風,不僅僅是畫風的簡單變化,一個遊戲廠商的美術設計團隊的審美高度,幾乎直接決定瞭能不能研發出具有獨特美術價值的產品,美術風格與題材內容的緊密結合,決定瞭產品能否獲得玩傢打心底的認可,同時這也是將遊戲美術提升至一款優秀產品必備的條件。

  整個市場對於女性玩傢的認知停留在喜愛最簡單的休閑遊戲模式,實際上,隨著市場裡中重度遊戲的增幅擴大,女性對遊戲的多元素化要求接受度也進一步提高,尤其是玩法上不再像以往追求統一劇情,而是更希望從中挖掘出專屬的獨特體驗。玩友時代對於《京門風月》的處理方式也正是由此而來。

  比如遊戲中的NPC玩法,暗衛培養玩法,都提供瞭更廣泛的空間給女性用戶展現個人風格,傢族抱團社交的形式能夠給予女性用戶足夠的歸屬感、安全感。在實際的遊戲體驗中,根據女性用戶的心理屬性的遊戲安排,會更受女性偏愛。

  遊戲元素的再發揮 精品力之外的創新力

  精耕細作還包括遊戲元素進一步挖掘、創新的過程。用戶群體的喜好從來都不是一成不變的,細小的改變也會影響到用戶與產品的關系,女性手遊更是如此。提高遊戲的品質容易,但是在保持品質的條件下,如何結合新元素創新,誘導用戶深化遊戲體驗,則考驗廠商的再創造力。

  在考慮女性用戶的視覺訴求,情感社交需求之外,深入挖掘女性興趣愛好的方方面面,大多數女性用戶都有聲控情結,而市場中帶配音劇情的產品不少,更有一些是主打CV的產品,但是從遊戲整體來看,聲音無法拉扯產品的整體品質,女性用戶的挑剔可想而知。

  《京門風月》既是主打專屬定制模式,在整合遊戲需求後,玩友時代為女性用戶專門開啟瞭京門之聲的“定制”,讓她們參與到遊戲設計的環節中,選擇喜愛的聲音,或者是自我推薦,這也可以說是國內的首次嘗試。從點點滴滴的元素中為遊戲裡裡外外都塑造瞭定制感,給予用戶完整的產品印象。

  在擁有不錯的市場積累以及優質的研發力外,玩友時代的深度創新能力一樣值得期待。像對待女友一樣體貼女性玩傢,長期以往的交流瞭解,時不時的創意驚喜,而精耕細作正是廠商與用戶之間的甜蜜磨合,要知道,能走到最後的一定是最瞭解你的那個TA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