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媒體開始關註中國學生網貸市場亂象

  彭博社今天撰文稱,中國網絡學生貸款走出瞭一條不同於美國的道路,他們並沒有把重點放在支持學業上,而是通過分期付款的方式“引誘”學生購物,導致一些人還沒有走出校園就因為過度消費而背負沉重的債務負擔。這種模式的隱憂逐步浮現,亟待加強監管。以下為文章全文:

  在中國的大學校園裡,不難看到一些推銷人員在四處招攬學生,希望以數倍於銀行的利率為他們提供網絡貸款。

  這些學生既沒有信用歷史,也沒有獲得父母的同意,但依然可以通過分期樂這樣的應用借錢購買智能手機、旅遊度假,或者至少也可以購買一雙最新款運動鞋。作為市場領導者,分期樂共有5萬名兼職推銷員,他們遍佈中國各地的3000所大學,四處宣傳“愛我所愛不等待”的口號。

  這其實是一個監管的灰色地帶,在這裡,P2P網貸遇上瞭電子商務。

  過去3年間,數以千萬的中國學生隻要點擊一下按鈕,便可獲得小額貸款,購買自己夢寐以求的商品。這裡原本隻是創業公司的樂園,但現在卻吸引瞭一眾網絡巨頭的關註,包括阿裡巴巴旗下的金融公司和京東,他們都投入數億美元發展這種貸款模式。根據易觀國際的測算,在這個擁有3700萬大學生的國傢裡,學生網貸市場的規模有望達到150億美元。

  雖然傳統銀行長期受到監管,但P2P貸款機構卻並非如此——盡管分期樂表示歡迎政府對這一領域加強監督。

  重新打包的貸款

  從相機到演唱會門票,這款應用銷售各種各樣來自第三方的商品,但他們向學生們收取的年利率通常超過10%。這些貸款之後會打包銷售給富裕人群,為其提供年化收益率高達10%的“理財產品”,遠高於1.75%的央行基準利率。

  “這些所謂的創新金融產品相繼湧現,導致監管者很難區分哪些是創新、哪些是違規。”上海中倫律師事務所合夥人何植松說,他主要擅長互聯網金融領域的官司,“大傢都在摸著石頭過河。”

  這其中也包括在信用問題上毫無經驗的學生,22歲的陳傳(Chon Chen,音譯)便是其中之一。

  其他應用

  由於看中瞭一款450美元的智能手機,但手上的錢卻不夠,這位來自福建的大二學生選擇瞭分期樂:每月隻需支付42美元,連續支付一年,便可以買下這部智能手機,但年利率達到12%。到瞭大三結束時,他還使用瞭另外6款類似的應用,總債務超過7500美元,相當於他10年的學費。

  “我還沒開始工作就要償還債務,這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陳傳說,“我真後悔這麼魯莽地花錢。這些貸款平臺抓住瞭我的虛榮心和沖動購物的習慣。”

  雖然很多在線貸款平臺表示,他們都是按照銀監會制定的P2P框架合法運營,但其面臨的監管仍然低於銀行。今年4月,在官方媒體報道瞭過度使用網絡貸款引發的自殺事件後,中國教育部與中國銀監會發佈聯合聲明,要求對部分網貸應用的廣告宣傳和信用審核流程展開更加嚴格的審查。

  銀監會上周發佈瞭被媒體稱作“史上最嚴P2P監管”的新規,而銀監會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鋒在接受官方媒體采訪時強調,盡管新規並未明確提及學生貸款市場,但這卻是一個值得關註的領域。

  他表示,如果不監管,網貸平臺就會誤導學生的消費習慣。

  普惠金融部網貸研究處處長許曉征則在一次媒體會議上表示,新的監管是整體指導方針,並未提及具體領域,但也適用於學生貸款應用。

  “引誘學生”

  “很多學生網貸平臺都在過度推廣,甚至發佈虛假廣告,引誘學生過度消費。我們在新規中明確禁止過度宣傳。”她說。

  分期樂CEO肖文傑在采訪中表示,該行業過去兩年沒有監管,引發瞭“混亂”。正因如此,政府才出臺瞭最近的新規。

  “我們歡迎更多監管,因為從長期來看,這對所有人都是好事。”他說。

  中國教育部和銀監會均未對此置評。

  消費者需求

  分期樂2013年由曾經擔任騰訊高管的肖文傑創辦,他表示,該公司目前已經占據60%的市場份額。京東和尤裡·米爾納(Yuri Milner)的DST都對其展開瞭數千萬美元的投資。分期樂今年6月又完成瞭2.35億美元的融資。

  趣店創立於2014年,今年7月融資4.52億美元,阿裡巴巴旗下的螞蟻金服領投瞭該公司上一輪2億美元的融資。

  京東和螞蟻金服均拒絕對此置評。

  SoFi等美國P2P貸款公司瞄準瞭學生貸款再融資市場,但中國競爭對手則看中瞭年輕學生的消費市場,包括通過兼職推銷員和廣告面向學生展開直接宣傳。

  校園營銷

  事實證明,面向學生的精準營銷十分有效。分期樂2016年上半年的貸款總額達到16億美元,預計全年發放貸款45億美元,而趣店的用戶也於今年6月突破1000萬。

  中國政府2009年收緊信用卡規定,要求面向學生發放的信用卡必須有聯署人,受此影響,學生貸款市場大幅增長。

  如今,分期樂等新應用更是將渴望高額回報的投資者與希望在沒有父母監督下購物的學生對接起來。分期樂會合適申請人的身份信息,並索要其傢庭成員戶朋友的電話號碼,然後簽署一份學生、平臺和放款人的三方協議。

  而陳傳表示,他使用的7款應用從未與他的父母取得過聯系。

  大數據

  這些公司表示,放款人的信用是目前尚未受到影響。肖文傑表示,截至今年7月,分期樂的不良貸款率約為0.67%。而根據中國銀行監管機構的數據,中國商業銀行今年第二季度不良貸款率為1.81%。但這些網貸應用無需向監管者匯報不良貸款。

  “我們使用大數據來管理信用風險,因為我們擁有所有用戶的購買歷史和定位數據。”他說。

  分期樂這種無需父母簽名認可的行為可能必須進行調整。銀監會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鋒表示,網貸平臺應該“嚴格”審查大學生的信用,並要求監護人聯合簽署協議。

  “如果這些平臺希望繼續向學生貸款,就必須獲得父母的簽名。”他說。分期樂表示,該公司正在研究監管規定,目前無法進行評論。

  學生網貸行業已經度過瞭嬰兒期,大型業內企業表示,他們將與傳統金融機構展開更加密切的合作。

  2014年由阿裡巴巴前員工創辦的愛學貸於去年12月融資4500萬美元,當時投資該公司的基金由中國銀行和浙江鐵路投資集團共同建立。肖文傑表示,分期樂開始向中國的銀行和其他投資者銷售證券化的學生貸款,並將逐步把用戶資料接入央行的征信系統,為數以億計尚未獲得信用卡的用戶提供服務。

  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曾經投資瞭分期樂,該公司高級投資經理趙鵬嵐表示,這些應用符合政府促進本土消費的戰略。

  “中國的父母一代相對保守。”他說,“刺激他們的兒女消費的效率更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