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題軟件校園風行或淪為應試教育幫兇

  作業題拍照上傳,秒出答案。眼下,各類免費答題軟件校園風行,被不少中小學生奉為減輕課業負擔的“神器”,甚至還成瞭考場作弊工具。記者下載比對多款答題軟件後發現,這些“神器”解題準確率並不高,容易誤導學生。而最讓傢長和老師們擔憂的是,答題軟件助長瞭孩子們應付學習的不良態度,進而扼殺他們獨立思考的能力。

  有教育界人士提醒,答題軟件之類的“互聯網 ”應用,不僅與創新毫不沾邊,還淪為瞭應試教育的幫兇。

  半數作業靠軟件答題

  不同於以往線上支付“懸賞金”求答案的模式,今年各類免費使用的解題軟件如雨後春筍般層出不窮。尤其在暑期作業倍增、又缺乏老師指導的環境下,答題軟件備受追捧。不少學生直言,課業負擔的繁重,使得每天作業半數以上依賴各種解題軟件。

  記者註意到,答題軟件匯集瞭小學、初中、高中教材的海量題庫,多以“難題一出,答案秒出”為賣點。除瞭各科難題以外,連語文作文都有無數范文模板,即搜即得。

  解題軟件使用起來方法類似,直接點擊“拍照搜題”,對準選框橫著拍下一道題並上傳,不出幾秒鐘就有答案和解析顯示出來。這些軟件宣稱以免費“拍照搜題”打開市場後,還會推出在線課程實現盈利。

  移動數據研究公司QuestMobile發佈的公開數據顯示,今年6月,答題類軟件的月活躍用戶超過5000萬。而在今年上半年,作業幫、小猿搜題、學霸君軟件的下載總量超過7000萬,用戶日均使用時長超過15分鐘,中午12時至下午1時、晚上7時至8時是使用答題類軟件的高峰時段,該時段剛好與學生寫作業的時間吻合。

  記者隨機采訪多名中小學生發現,成績越優秀的孩子,越不屑於使用答題軟件。相反,成績中下且父母沒有空閑時間輔導作業的孩子,比較依賴於答題軟件。

  解題“神器”易致作弊

  解題“神器”當真神乎其神?記者嘗試對一道奧數題使用三種軟件,卻給出瞭不同答案。其中一款軟件還出現題不對文或答案遲遲不出爐的狀況。

  據業內人士透露,很多答題軟件的準確率確實不高,如果上傳的題目不在題庫中,就會搜不出來或出現答題誤差。

  免費推廣的答題軟件,也容易陷入知識產權糾紛。去年,百度手機助手在官微裡通報,學霸君軟件因涉嫌抄襲百度知道的內容,根據開發者相關協議,在多個應用市場予以下架。相比將答題軟件當作學習輔助工具的同學,另一些自控力差的學生,則並不在乎軟件的正確率。“暑假作業那麼多,老師批改不過來,頂多翻翻是不是都填全瞭,能快速答完就成。”一位“經驗”豐富的高中生表示。

  “碰到難題得認真思考,如果不動腦筋直接搜答案,不成瞭應付學習嗎?”受訪傢長無一例外都不看好答題軟件,認為不僅無法幫助孩子真正提高成績,還可能用來考試作弊,最終隻會害瞭孩子。

  互聯網掘金的畸形產物

  對於解題軟件的風行,市青少年法律與心理咨詢中心主任宗春山認為,這與學校佈置的作業缺乏創造性,調動不起學生興趣,以及“題海”帶給學生巨大壓力不無關系。

  “互聯網作為學習的工具,需要一些搜索軟件來幫助學生提高學習效率。如果學生以此來應付學習、考試,那就是在線教育的悲哀瞭。”宗春山建議,學校可以通過課堂教學的改革創新,更好地激發學生的學習熱情。

  實際上,最近幾年的“互聯網 ”風潮中,在線教育被寄予瞭教育公平和顛覆傳統教育模式的期望。但大規模的在線開放課程,在全球都沒有很成功的盈利模式。為瞭確保商業利潤,以答題軟件為代表的眾多國內教育APP,著力點並不是改善學習方法,提高學生思考能力,而是掘金應試教育,成瞭強化應試教育的幫兇。

  新東方創始人之一俞敏洪對此有過精辟分析:“互聯網隻是在技術上可能對教育的效率和效果產生一定影響,但無法推動教育本質的變革。”他認為,如何能讓學生獨立思考、提出疑問、不找標準答案,鍛煉出創造能力,是目前中國教育亟待解決的問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