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低薪酬優勢 蘋果咋還在中國生產iPhone

  現在僅有30%的世界人口生活在人均GDP高於中國的國傢。這從根本上改變瞭外國對華直接投資模式。支付美國標準的薪金會讓每部iPhone的成本增加約65美元。但即便這樣,蘋果也負擔得起。而事實上,中國的競爭力已不再依賴低薪酬,而是依靠完整的供應鏈取勝。

  聯合國數據顯示,2013年中國吸引的外國直接投資總額為1010億美元,繼續高居發展中國傢榜首。但外國對華直接投資模式正出現顯著的變化,隨著中國的發展,這種趨勢必然也將會變得越來越明顯。中國一些人拒絕承認或者沒有意識到,現在僅有30%的世界人口生活在人均GDP高於中國的國傢,這導致他們對中國吸引外國投資的原因存在誤讀。

  1978年中國啟動經濟改革後的首個十年,外國企業對華直接投資的目的主要是想在中國建立一個出口基地。雖然這對中國“改革開放”初期很有幫助,但這種投資常常隻具有很低的附加值。例如,2009年一項研究發現,盡管當時世界上最成功的消費產品iPod每部都在中國制造,但中國隻從中獲得瞭2%的代工毛利。

  以最近的2010年為例,中國出口的大部分產品是來自外資企業。在大型出口商中,外資企業發揮的作用甚至更大——2009年中國出口200強企業中,153傢是外商投資企業。中資企業僅在中小型出口商中占據主導地位。例如,阿裡巴巴早期能獲得成功,就在於建立瞭連接這些中國企業和外國市場的網絡服務體系。

  但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中國吸引外國企業的原因也從根本上發生瞭改變。與國際相比較而言,中國已不再是低薪酬經濟體。世界銀行[微博]數據顯示,現在僅有30%的世界人口生活在人均GDP高於中國的國傢,中國的薪酬水平也將會大致接近這個比例。在東南亞和南亞,除瞭馬來西亞外,其餘發展中國傢人均GDP現在都低於中國。

  對許多旨在提高出口能力的外國企業而言,中國在主要制造業領域的無與倫比的技術已成為這個國傢的主要吸引力。一項以“為什麼蘋果在中國生產iPhone及幾乎所有的產品”為題的美國研究,對此作瞭詳細的註解。《紐約時代》就其提出的問題“中國有什麼是美國所缺乏的?”得出的結論是:

  “很多。中國有更多的中級工程師,更靈活的勞動力和數量龐大的能立即提高產量的工廠。中國也有一站式的高科技企業。一名前蘋果高管對《紐約時報》說,‘整條供應鏈如今都在中國。你需要1000個橡膠墊圈?隔壁工廠就有。你需要100萬個螺絲釘?隔街的工廠就有。你需要對螺絲釘做一點小小的改動?三小時就行瞭。’”

  事實上,下文將要談到的現在世界上最成功的消費產品iPhone的例子,生動地證明瞭中國的制造能力是如何挽救瞭一場潛在的公關災難並變成一個公關勝利的。正如《紐約時報》指出:

  “離iPhone預定的上架時間還有一個月多一點的時間,喬佈斯先生把幾位副手召進瞭一間辦公室。幾個星期以來,他兜裡一直揣著一部iPhone樣機……喬佈斯先生怒氣沖沖地舉起瞭樣機,調整著樣機的角度,好讓大傢都看到塑料屏幕上的幾十條微小劃痕……他告訴與會者,人們都會把手機揣在兜裡……他疾言厲色地說,‘我不願意出售會有劃痕的產品,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用不會產生劃痕的玻璃代替。我想要玻璃屏幕,我希望這件事在六周之內辦好!’與會的一名高管走出房間,訂瞭一張去深圳的機票。既然喬佈斯先生想要完美的產品,除瞭深圳,別無他處。”

  “結果,當屏幕抵達工廠後,工人們在96小時內,每天給10000部 iPhone裝上玻璃屏。另一個例子是,蘋果原本預計,在美國找到並雇用監督iPhone生產的8700名合格的工業技師,所需時間將會長達9個月。但在中國,隻需15天。”

  因此,低薪酬不再是中國吸引投資者的主要原因。

  “事實上,薪酬並不是制造消費電子產品成本的最大一部分。據分析傢估計,支付美國標準的薪金會讓每部iPhone的成本增加約65美元。但即便這樣,蘋果也負擔得起。而事實上,中國的競爭力已不再依賴低薪酬,而是依靠完整的供應鏈取勝。莎拉。萊西(Sarah Lacy )在《潘多日報》(Pando Daily)上發表評論稱,現在其他國傢戰勝中國的地方是純成本方面,而非速度、靈活性和技能。”

  自2007年以來,中國吸引外國直接投資的第二個重要特點是,中國不僅是出口基地,還是世界上增長最為迅速的市場。而且這種趨勢隻會繼續。這一事實的依據是,雖然按照市場匯率計算,美國仍是世界最大經濟體,但中國經濟增速是美國的約三倍。如下圖所示,以美元計價,2013年中國GDP增長總額為10380億美元,美國則為5550億美元,意即2013年中國GDP是美國的約兩倍。

  中國無與倫比的市場擴張潛力給企業增長前景帶來決定性優勢。以停滯不前或者更緩慢增長的市場為例,比如美國和歐盟的企業要實現快速增長,大多數企業就得增加其市場份額。相比之下,中國企業可在不增加市場份額的情況下、僅憑現有的市場擴張規模就能實現快速增長——中國企業的增長前景更容易實現。

  因此,外國直接投資正日益利用中國國內市場擴張其市場份額,而非作為其出口基地。進一步的結果是,外國直接投資日益流向主要服務中國國內市場的服務業,而非出口。 2013年, 52%的外國對華直接投資是進入中國服務業。

  但如果中國市場擴張增速世界最快,那麼在某種程度上講,在華外商投資企業的競爭毫無疑問會變得更為艱巨。在發展的初級階段,中國急需外國直接投資,因此中國為在華外商投資企業提供瞭稅收優惠政策,監管執法有時也不嚴格。但現在,大部分稅收優惠政策已被廢止,執法不嚴的情況也正在收緊。

  後者包括處理在華外商投資企業的犯罪行為:2010年力拓集團(RTZ)數名駐華雇員承認收受回扣被判刑並被處以數百萬元罰款,最近葛蘭素史克( GlaxoSmithKline )被發現賄賂醫護人員以推銷其藥品後被罰款4.9億美元。反競爭行為也正被嚴格限制。今年,6傢嬰幼兒奶粉企業被控操縱價格,被處以1.1億美元罰款。同時,12傢日本汽車零部件制造商也因為同樣的理由被處以2億美元罰款。

  在華外商投資企業在關鍵領域繼續享有明顯的優勢。這些領域包括除瞭國防的高科技產業,例如高端計算機服務和民用飛機生產;高度集中的全球性產業一般由如汽車、非金融服務業等全球生產商主導,例如超市和快餐連鎖店。

  但在中等科技或者許多快速增長的產業,中國企業正日益成為強有力的競爭對手,比如聯想已成為全球第一大PC制造商,與此同時中國的智能手機制造商,如小米、聯想和華為,與蘋果和三星在國內市場的競爭正日益有效。

  鑒於中國市場的規模和增長速度,外國對華直接投資將繼續維持一個非常高的水平。但中國作為廉價勞力出口基地的時代已經結束,因為現在世界大多數國傢的經濟發展水平低於中國。實事求是地講,中國要想準確評估其吸引外國投資的優缺點並制定出相應的政策,就必須要先準確地分析其發展實際和中國在世界經濟中的真正地位。

  就個人而言,謙虛是令人欽佩的美德。但就嚴謹的經濟問題來說,既不自吹也不過謙才是美德,即隻有現實主義才是美德。要駕駛好一般船,就必須擁有一份準確的航海圖。如果沒有,就會有撞上暗礁的危險。總的來說,這不僅同樣適用於外國投資,而且也適用於中國經濟政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