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大學校園車禍事件調查 疑因ofo小黃車剎車故障肇事

  11月20日晚上八點半,深圳大學後海校區發生一起車禍,深大一學生在車禍中受傷,手掌韌帶斷裂,目前已經送往南山醫院住院救治。

  事發之後,網上有傳聞稱,車禍系學生與校內荔園校園小巴發生沖撞導致,也有說法是,該學生乘坐的OFO小黃車直接引發瞭這起事故,OFO校園小黃車是否存在隱患?記者對此進行瞭調查。

  11月22日十點多,記者來到深大校園。詢問瞭許多路人同學後,來到瞭荔園小巴在校內的辦公區。

  荔園小巴是深圳大學在實施校園交通綜合治理方案,在全面禁行電摩後,為解決師生校內出行難題而推出的交通替代方案之一,該小巴由天昶汽車租賃有限公司運營。

  小巴公司的負責人謝主任告訴記者,事發時間在當晚八點半,地點在校園內科技樓邊的三岔口,因為此地沒有路燈,所以頗為昏暗。

  學生從一個緩坡騎車下來,速度較快,小巴司機發現即將交會的自行車時,剎車避讓,但速度較快的小黃車仍閃避不及,直接撞在小巴的前臉上,前車窗玻璃全部撞碎。

  隨後,司機電話報警,南山區交警趕到現場,對現場勘驗處理。因此事而受傷的自行車騎士鮮血淋漓,隨即被送往南山區深圳市第六人民醫院進行救治。

  在小巴公司謝主任的帶領下,我們查看瞭仍停在辦公區的這輛肇事小巴,車輛已經被清理過,看不出殘留的玻璃和血跡,但前車窗的擋風玻璃已經完全被卸下。

  深圳大學保衛處交通消防科接待瞭我們的來訪,但他們以我們沒有介紹信為由,拒絕瞭我們的采訪,據說,這輛小黃車仍然停放在交通消防科,等待進一步鑒定。

  在學生們的指點下,12點左右,我們趕到到瞭深圳第六人民醫院。見到瞭在住院部12樓外科接受治療的鄧同學。

  校園驚魂

  鄧同學是深圳人,就讀於深圳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某專業一年級,對此事的原因,他深度懷疑是OFO剎車存在缺陷,因此,在醫院治療期間,他電話要求保衛部,將事故的自行車封存待查。

  鄧同學轉述瞭醫生的說法,因為右手韌帶撕裂,未來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會影響右手功能,可能是擔憂這次車禍對未來生活造成的影響,可以明顯看出鄧同學情緒激動並且熱淚盈眶。

  昏暗的路燈

  當天傍晚五點左右,我們回到深圳大學校園,對事發現場進行瞭勘查,這是校園南區一個三岔路口,的確有個小緩坡。

  天色已晚,略有些陰,如果到晚間八點,的確有視線看不遠的危險,而且根據鄧同學的說法,電瓶驅動小巴的車燈也比較暗,這方面校方的確應該考慮此處設置路燈。

  20日當晚並未下雨,因此,不存在22日記者到訪時所拍攝照片中路面積水打滑的問題。

  根據鄧同學的說法,當天傍晚,他覺得自己騎車不算很快,當天是非地的確比較昏暗,因為沒有路燈。

  因為是三岔口,視線也不是很好,他從坡上騎車下來,發現小巴時,小巴減速停車。他捏瞭剎車,但發現沒剎住車,他轉瞭車把,想改變方向轉向路邊草地,以避讓停住的小巴。

  鄧同學認為,因為剎車失效,速度不快的小黃車還是撞上瞭小巴,他本能地伸出右手保護頭臉,因此手被割傷,韌帶也被撕裂。

  深圳大學許多學生告訴記者,20日校內車禍事件後,校方開始暫停OFO在深圳大學的服務。

  這是深大同學的朋友圈,但深圳大學保衛處交通消防科拒絕透露更多詳情,但記者發現,校園裡已經很難看到OFO黃色小車的身影。

  記者繼續走訪瞭深圳大學的其他同學,他們認為,OFO正式宣佈在深圳城市運營後,可能團隊註意力轉向校外,校園裡的單車很少看到有人檢修,車況也每況愈下,這次出事似乎也並非偶然。

  OFO的城市化死結

  最近,ofo像摩拜一樣,開始加速投放城市開放區域,與校園封閉式的環境相比,開放式的城市區域對車輛後續維護跟進提出瞭更高的需求,然而,ofo卻選擇瞭沿用之前的產品模式,甚至還推出瞭令人費解的轉盤式密碼機械鎖。

  ofo投資人表示,在中國要成功,低成本必不可少,其認為 ofo的模式優於摩拜,一個重要的理由就是ofo的單車成本低,“摩拜佈一輛車,ofo可以佈十輛”。

  同時ofo投資人還表示,中國互聯網活下來的最重要一點,就是成本低。“成本低是王道,其次是用戶體驗。3個月以後共享單車的戰爭就會結束。”根據 ofo創始人,九零後創業新星戴威的說法,ofo一天能生產2萬輛車,控制瞭全球30%的供應鏈。然而被資本方普遍看好的ofo低成本模式卻正是其城市化過程中的死結,因為廉價車輛明顯後勁不足,越是大規模的投放,越容易產生因維修、故障而導致的浪費與潛在的其他危害。

  可見,在城市這樣開放式的環境下運營,低成本並非真正的門檻。就像有人在朋友圈裡調侃的那樣,“摩拜可能還知道它的車被拉走瞭,ofo對此恐怕是蒙在鼓裡,同情ing!”

  未來,大規模的ofo鋪設在城市區域裡,卻和深圳大學校園裡的小黃車一樣,完全沒有能力對有故障的車輛進行回收和幹預,幾百萬輛的單車投放,在三個月後,又會演變成為什麼?(深大青年 沈某 實習記者 鄒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