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鐵飯碗大裁員 傳統銀行業何去何從

  隨著創業期寒冬的到來很多處於創業期的公司已經引發大面積人心惶惶,然而現在傳統銀行業也正在經歷一次大變革,降薪裁員、增長乏力一系列問題接踵而至,以往令人艷羨、躺著就能賺錢的銀行業要變天瞭。根據最近國內多傢銀行發佈的2016年半年報顯示,他們在過去這段時間都經歷瞭一輪大裁員。數據顯示,截至7月初,招商銀行員工總數較去年末減少7768人,工商銀行減少7635人,中國銀行減少6881人,建設銀行減少6721人,農業銀行減少4023人。

  根據對以上數據的計算,四大銀行上半年總共裁員超過2.5萬人,而擁有最多職員同時也是人均創收效率最低的農行,員工數下滑至不到50萬。

  與裁員同期而至的是員工福利的削減,據瞭解在16傢上市銀行中,已有多達10傢銀行人均薪酬出現不同程度下滑,其中民生銀行上半年人均薪酬同比下滑23.2%至14.6萬元,下滑幅度和絕對金額均位列上市銀行第一位。如此大規模的裁員在銀行發展史上可謂罕見,但也並非無跡可尋,因為在2015年的時候,全球范圍內的銀行們就已經呈現出這樣的勢頭。言外之意,不僅國內銀行在裁員,國外銀行也在大規模的裁員計劃,甚至比國內有過之而無不及。

  根據人民日報社旗下中國經濟周刊的統計,2015年裁員名單中,美國銀行資產排名前四的大佬們無一幸免:

  資產位居榜首的摩根大通銀行2015年下半年開始就陸續裁員至少1000人,全年在消費者和社區銀行業部門裁員總數達到瞭約10000人,目前員工數和峰值相比減少瞭20000人之多;資產屈居其後的美國銀行2015年二季度裁減2979名全職員工,占員工總數的1.4%,全年員工下降瞭7.1%,相當於每100名員工中就有7名在2015年離開崗位;資產列第三的花旗銀行更是成為裁員大戶,從金融危機以來到2015年9月底,花旗已有約13.5萬員工下崗,相當於裁員36%,僅2016年初宣之於口的裁員人數就有2000人;資產位居第四的富國銀行也宣佈將裁員1000人。這股裁員潮甚至擴散到歐洲大陸,歐洲十大銀行自2015年6月以來宣佈裁員的規模高達13萬人,超過瞭這些銀行2013年和2014年裁員的總數,2016年全球銀行業至少還有12萬人即將被炒掉。花旗更是預測,未來十年僅歐美銀行業就將有30%、近200萬從業人員將失去工作。

  這樣的數據多麼的駭人聽聞…..但問題是,為何全球銀行業會忽然間發生這樣的境況?背後的癥結又在哪裡?事實上,在國內幾大銀行公佈2016半年報,涉及到裁員問題時,銀行大多是持有保留態度,也並未透露裁員、降薪的原因是什麼。

  唯有民生銀行高管在針對大幅降薪一事給予瞭回應,民生銀行給出的解釋,一是部分機構業績未達預期,影響當期費用。二是歷史上對員工薪酬計提較多,因此,2016上半年實際發放薪酬,同比還增長瞭11.47%。

  民生銀行同時表示,部分機構業績不達標主要原因在於,壞賬冒出太多難以消化,也因新業務做不瞭未完成考核。

  民生銀行的問題,某種程度上也代表著其他幾大銀行的遭遇。經濟不景氣的大環境之下,伴隨著股份制銀行不良貸款率明顯攀升的背景下,銀行們定會面臨不良率上升帶來的潛在壓力,而且不良撥備會擠壓盈利。以工行為例,2015年全年稅後利潤2777.2億元,較上年增長0.5%。中行稅後利潤1794.17億元,同比增長1.25%。股東應享稅後利潤1708.45億元,同比增長僅為0.74%。

  除此之外,2016年半年報顯示,浦發銀行、招商銀行、建設銀行的營收同比增長率分別為16.22%、8.44%,7.01%,創2010年以來半年報同比增速之新低。如此看來,也不難理解,面對效益下降、經營困難、增長放緩,銀行不得不做出降薪裁員的對策。

  迫使銀行降薪、裁員的另一個原因是來自於金融科技的發展,正在沖擊著傳統銀行業的經營模式,程序化的銀行工作已經逐漸被自動化取代。有報告顯示,10年之後,銀行甚至已經不再需要櫃員和服務人員,全部施行自動化管理,而且這樣的辦事效率要比傳統人力提高很多,也節省瞭成本。

  互聯網銀行的興起,也對傳統銀行形成瞭不小的影響。比如以騰訊微眾銀行、阿裡網商銀行,這一類由互聯網公司主導的民營銀行,已經完全可以實現打通支付結算業務和中間業務,並且吸引到大批量的中小企業客戶。雖然,短時間內還是不大可能動搖到傳統國有銀行的根基,但未來他們必然會分食傳統銀行的份額。

  事實上,傳統銀行裁員之餘,已經有不少高管主動離職,轉而加入到到P2P、民營銀行、互聯網公司。比如:中國銀行副行長王永利離職加入樂視,任副總負責互聯網金融板塊;華夏銀行副行長黃金老離職加盟蘇寧,任職蘇寧雲商副總裁,分管金融理財業務;渤海銀行總行行長趙世剛離職去瞭萬達,任職萬達金融集團籌建組副組長;杭州銀行行長俞勝法、建設銀行網絡金融部老總黃浩離職去瞭阿裡這樣的案例不勝枚舉,而且他們不會是最先離開傳統銀行,也不會是最後加入互聯網企業的高管。身在體制內的他們,或許早已經看到傳統銀行的癥結,盈利模式固化、員工太多、成本太高、新技術沖擊…躺著賺錢的銀行時代已經慢慢過去瞭。正如國內很多行業一樣,隨著互聯網產業的新起對國內傳統行業的沖擊也想當嚴重,已經迫在眉睫。就像滴滴進駐乘用車,泰象卡車進入商用車,等等大批量的傳統企業正在被新興的互聯網公司逐漸的吞噬市場。

  用平安銀行行長邵平的話來說,銀行業從來沒有像今天這般寒風刺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