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上谷歌眼鏡很可笑?企業主們可不這麼想

  現在人們似乎很流行嘲笑谷歌眼鏡——像一幅眼鏡那樣架在你的臉上,用透鏡做顯示屏,這樣的可佩戴式電腦看起來很笨拙。但是,這種嘲笑似乎弄錯瞭對象。谷歌眼鏡最終將成為谷歌下一個巨大的數十億美元的業務。

  不絕於耳的批評聲

  有很多頗有知名度的技術寫手都在唱衰谷歌眼鏡。羅伯特-思科佈爾(Robert Scoble)直接批評谷歌眼鏡:“谷歌推出的這款產品實在是太糟糕瞭。”

  《福佈斯》雜志的傑夫-伯克維斯(Jeff Bercovici)也說過類似的話:“無論谷歌眼鏡如何,它在超長的測試期內遭遇的反對浪潮恰恰說明它的宣傳出瞭問題。”

  吉恩-馬科斯(Gene Marks)也說,“它的設計很糟糕。我敢打賭,如果史蒂夫-喬佈斯還活著的話,那麼每當有人戴著谷歌眼鏡從他身邊經過的時候,他一定會忍不住發笑。不用麻煩喬佈斯瞭,我們都會忍不住發笑。谷歌眼鏡看起來很可笑,它顯得太招搖瞭。”

  一些出名的早期使用者甚至將谷歌眼鏡退回給瞭谷歌,聲稱他們對它感到厭惡之極。《微電腦世界》(Computerworld)雜志的馬特-萊克(Matt Lake)甚至羅列瞭谷歌眼鏡的長長的“罪狀”,包括它影響交流的人們進行目光接觸。“當你的眼珠轉到右上角看著屏幕時,餘下的世界就都變得模糊不清瞭。人們無法與你進行目光接觸,他們可能會認為你很傲慢。”

  《華盛頓郵報》科技記者海莉-圖卡耶曼(Hayley Tsukayama)對谷歌眼鏡簡直是深惡痛絕。“它讓我的生活變得慘不忍睹。對於像我這樣內向的人來說,佩戴像谷歌眼鏡這樣招搖的東西,簡直就像是煉獄。我聽過人們提出的有關谷歌眼鏡的各種隱私問題,但是,作為佩戴谷歌眼鏡者,我沒有想到的是,隱私侵犯的最大受害者竟然是我自己。”

  谷歌眼鏡可笑嗎

  顯而易見,谷歌眼鏡讓人們看起來十分可笑,每一個人看到你佩戴它都會油然而生厭惡之感。

  科技博客Business Insider的一名記者就因為戴著谷歌眼鏡出現在舊金山某個不恰當的地方而遭到瞭人們的攻擊。

  一名戴谷歌眼鏡進某傢酒店就餐的女性也有過類似的遭遇。另一傢酒店員工則要求顧客不要佩戴谷歌眼鏡,他們聲稱谷歌眼鏡毀瞭他們在網絡上的聲譽。

  顯而易見,這是一款設計拙劣、最終難免失敗的設備,不是嗎?

  錯!

  首先讓我們看一看谷歌眼鏡上可以應用的應用程序列表。

  誠然,很多遊戲和類似Instagram的照片應用程序在這個列表之中。但是,還有大量的、具有商業用途的應用程序可以應用在谷歌眼鏡上:包括NavCook,有瞭它你就不用用沾滿食物的雙手來翻菜單瞭;Glass Feed,可讓你在谷歌眼鏡上創造內容,並將它發送到Facebook、Evernote或Twitter上;Evernote,當然是記筆記瞭;YourShow,對於經常要演講的人來說,這是一款不錯的提詞器;Crystal Shopper,可掃描條形碼和價格,幫你比照亞馬遜的價格,找出最物美價廉的產品。

  谷歌眼鏡是一種很安全的設備

  拯救谷歌眼鏡的是企業,而不是消費者。

  谷歌眼鏡批評者的問題在於,他們戴著谷歌眼鏡出現在瞭錯誤的地方——公共場合、酒店以及與朋友們在一起的時候——結果遭遇瞭很多不愉快的經歷,這讓他們感到震驚,於是遷怒於谷歌眼鏡。

  他們應該試著在工作場合佩戴谷歌眼鏡。

  從事安保工作的人應該能夠馬上從佩戴谷歌眼鏡受益:每個警察署、每個私人保安公司、每個軍事部門、每個夜總會保鏢團體以及每個商場保安團隊,都可以使用谷歌眼鏡及其始終開啟的雲視頻錄制功能。谷歌眼鏡將幫助執法人員排除目擊者描述中的猜測或撒謊的成分。

  一些警察署已開始這樣做瞭:

  迪拜市的警察們已開始使用谷歌眼鏡來幫助識別被盜汽車瞭。這種設備有兩款應用程序,“其中一款允許佩戴者使用谷歌眼鏡來拍攝交通違章行為;另一款應用程序則可以通過車牌比對來幫助識別被盜的汽車。”一名警察說。

  紐約市、洛杉磯以及拜倫市的警察署也在試用谷歌眼鏡。

  大多數人認為,谷歌眼鏡將會讓人們處於監控之中。(實際上,我們已生活在監控之中,愛德華-斯諾登(Edward Snowden)曝光的美國國傢安全局的監控醜聞已證明瞭這一點。)

  谷歌眼鏡或阻止種族歧視行為發生

  在21世紀初,筆者在《新澤西法律周刊》(New Jersey Law Journal)工作,曾撰文稱:為瞭與美國司法部就新澤西州公路系統種族歧視案達成和解,新澤西州警察曾一度被要求在其巡邏車中安裝攝像機。起初,該州的巡警對此感到很反感,因為他們認為這侵犯瞭他們的隱私。有人則認為,他們之所以討厭攝像機,是因為這些攝像機可能會記錄下他們在公路上暴力執法的行為。(毫無疑問,攝像頭大大改善瞭某些警察的執法行為。)但是,在攝像機安裝幾個月後,警察們開始喜歡上它們瞭:它們證明瞭很多被攔下的汽車駕駛員對巡警提出瞭毫無根據的指控;在大多數情況下,這些攝像機證明撒謊的是汽車駕駛員,而不是警察。

  不難發現,谷歌眼鏡對於警察來說也具有同樣的作用。對執法行為進行不間斷的視頻錄像,並將其保存在雲端,這有助於防止種族歧視行為或其他惡劣行為發生。在任何執法行為中,警察或嫌疑人的證詞已變得不重要瞭,因為人們可以直接調取谷歌眼鏡視頻看個明白。

  監控就是谷歌眼鏡最明顯的用途。但是,在企業層面,谷歌眼鏡也大有用武之地。

  幾乎每傢公司都有理由使用谷歌眼鏡

  試想一下,如果企業希望看到某個遙遠地方的東西,而又不願派人千裡迢迢趕到那裡去,那麼他們該怎麼辦呢?如果你參加過電話會議,不管用沒用視頻,你都會知道,企業對於遠程服務的需求將會越來越大。

  有瞭谷歌眼鏡,企業就沒有必要派人到任何地方去瞭。他們隻需要雇傭當地擁有谷歌眼鏡的人就行瞭。石油勘探行業已明白瞭這一點。醫生們正通過谷歌眼鏡來遠程學習新的手術方法。聾啞人可以使用谷歌眼鏡中的手勢語言服務幫助自己進行交流。

  谷歌的一些批評者也模模糊糊地意識到瞭谷歌眼鏡將會成為下一個大熱門,但不會成為人們日常生活中的消費產品。它將會在企業領域大放異彩。《華盛頓郵報》的記者圖卡耶曼最終明白瞭:

  “當你需要不用雙手就能觀看某些東西的時候,當你不需要與別人積極互動的時候,谷歌眼鏡就能夠發揮出它的優勢瞭。在這些情形下,谷歌眼鏡可以讓我獲得最新的資訊,它成為瞭我的僅次於智能手機的第二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