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 這不是個遊戲——這是我的戰爭

  在現代戰爭中,你會像條狗一樣毫無意義的死去。——歐內斯特·海明威

[iPad]This War of Mine

評分:暫無應用大小:380 MB價格:68元

微信掃描下載

  《這是我的戰爭》如約來到移動平臺,盡管如此,這並不算多麼值得歡欣雀躍的事。因為這個遊戲本身就無法帶給你歡欣雀躍的任何東西。說句實話,我認為《這是我的戰爭》不大適合移動遊戲的受眾——那些休閑慣瞭的,歡樂慣瞭的,爽快慣瞭的,追求成就和享受過程的……

  這裡都沒有。

  如果你不是原本在 PC 上就接觸過《這是我的戰爭》的玩傢,奉勸你一定考慮清楚再進入這個遊戲。本作是對玩傢頭腦、心理、素質、品行的考驗,就像一道高數題裡夾帶著道德選擇,外加綜合閱讀理解測試。能夠帶領著遊戲裡的人物迎來相對美好結局的玩傢,一定屬於“精英”級別,我是這麼認為的。不是槍槍爆頭殺敵數第一的那種精英,而是無論遊戲裡還是遊戲外,都盡力發揮作用、不輕易放棄的真·精英。

  另外還有一點要告訴大傢,因為 iOS 版和安卓版都沒有中文(Steam 版可以打3DM小組的漢化補丁),想在全英文的情況下堅持玩下去難度極大,先不說遊戲劇情會全程影響玩傢的心情。遊戲中幾乎每一句話每一個詞,都是非常重要的信息,不小心忽略、看錯、亂猜沒猜對,都會讓玩傢在遊戲中造成誤判,從而浪費掉一次機會或者一晚時間。

  對於戰爭來說浪費一次機會,浪費掉 8 個小時意味著什麼,你們懂的。對於這個遊戲來說也是一樣。一個錯誤舉動就會把遊戲帶向另一個不同的結局,所以這個遊戲裡,最好把每一個出現在畫面上的文字都讀懂。建議大傢不要貿然嘗試英文版,如果你不是很急,可以耐心的等等民間漢化版,應該會有的。

  這是小編第一次這麼堅定的讓大傢去玩漢化版,為瞭讓大傢看得更明白,本篇評測會加上小編玩 PC 漢化版時的一些截圖。

  68 元的售價雖然不便宜,但是建議有能力的人購買正版,《這是我的戰爭》與一個叫 War Child 的組織合作,遊戲盈利將捐贈給這個組織用於救助戰爭孤兒。相信我,玩過這個遊戲之後你會想出一份力的。

  “聽起來很可笑,原來一直都是我幫助別人,現在反倒是我要尋求別人的幫助瞭。我的妻子和孩子都死瞭,我能成為你的傢人和你在一起生活嗎?”

  戰爭中的他們:

  《這是我的戰爭》的原型被認為是波黑戰爭時期的一場圍城戰,圍城戰就意味著煎熬,你以為那是對軍隊和士兵的煎熬,錯瞭,和城市裡遭受戰爭之苦的平民相比那根本就算不瞭什麼。

  他們在戰爭發生前都是普通人,戰爭發生後也不可能有拿著槍就上戰場的情況,依舊還是普通人,唯一願望就是活下來。對玩傢說出上面那句話的人叫馬爾科,是一名消防員,從災難中救助過無數的人,他是遊戲裡作為玩傢一方(可操控人物)的人員之一。其他出現的人還有足球運動員、記者、工匠、小偷、胖子、廚師、老頭和中年婦女,大傢都是想在廢墟中活下去的人,你一開始領導著三人小隊,然後會遇到其中的某幾個,然後決定要不要接納他們,互相幫助度過難關。

  遊戲非常真實地還原瞭普通人在戰爭中的狀態,一開場你的人物可能就帶著傷病,精神不佳,餓著肚子,甚至還有些不良嗜好,比如不抽煙心情就會相當差,差到跟同伴打架甚至出走。這些都會反映到遊戲裡,你必須親自照看好每一個同伴,吃得飽、睡得好、住得暖,要派人守夜還要派人夜間出去探索資源,平民面對戰爭非常容易崩潰,一定要留意他們的心理健康。

  “傢裡有一把椅子,有兩張床可以讓大傢得到很好的休息,能夠烹飪食物解決饑餓。盡管簡陋但這是我們最好的避難所。”

  戰爭中的傢:

  這所破敗不堪的建築物就是你的避難所,此後你更願意稱呼為你的“傢”,此後在避難所裡共同生活的人,你會不自覺地稱呼他們為“傢人”。傢會隨機刷出幾個樣式,不過差別基本不大——就是一爛房子,裡面除瞭撿回來一些資源,別的什麼都沒有。

  想活下去首先當然是從建設傢開始的,這部分是典型的生存遊戲系統,你可以參考《饑荒》 《輻射:避難所》兩者結合的元素。因為是戰爭時期,平時一些不起眼的木頭在這裡都是稀缺物,所以你隻能合成最急需的東西,否則會造成不必要的浪費。合成根據玩傢的人物和玩傢選擇的“戰爭方式”因人而異,但不管怎樣,基本生存——做飯、睡覺、生活取暖、工具制作這些都一定要有。

  傢是安全的,白天必須呆在傢裡,一旦出去就會被狙擊手或者流彈打死打傷,隻有晚上才能到外面拾荒,另外亂世難避,晚上會有竊賊跟流寇找上門來,必須有一個人守夜。到最困難的暴亂時期,傢裡甚至有可能被成群的難民洗劫。

  “這樣的一天,是顫栗著開始的”

  戰爭中的日夜:

  遊戲以天數為結算單位,分為晝夜兩個階段,白天在傢進行資源合成、生產等工作,補充進食、安排輪流睡覺,晚上出門拾荒。每天過去就自動存檔一次。一周目撐過 45 天可以看到(令人更加心情抑鬱的)結局,然後遊戲通關。

  每一天都必須過得很緊湊,因為時間不斷流逝,晚上 8 點強制進入黑夜,玩傢必須安排拾荒和守夜人(後期有防盜門可以不守夜),清晨 5 點必須趕回傢,否則很有可能被狙擊手(不管你是好人壞人)打死打傷,或者被當做可疑人物捉走。

  第 25 天左右寒冬降臨,資源會變得進一步緊缺,氣溫降低,在破爛的房子裡人也瑟瑟發抖。饑寒交迫會讓戰爭中的城市更加混亂,你將深切地體會到每活過一天,都是幸運。

  “當城市變成一座廢墟和一個墳墓,人充其量就是一群以殘骸為食的蒼蠅。”

  戰爭中的城市:

  深黑的炭畫線條勾勒出灰燼中的斷壁殘垣,透墻而過的那不是光是冷夜哀傷。如果你能看一眼破曉第一道光,請不要忘記,那是這個遊戲裡唯一的亮色畫面。

  這就是你的城市,隻有晚上才能出去摸一摸那些廢棄的或者殘破的民宅、難民所、小學校、旅館……說好聽點叫做尋找資源,其實遊戲裡,叫做拾荒。

  每走到一個地方,都可以看見被燒焦的土地、被炸塌的房簷,看到被狙擊手射死掛在墻上的屍體,餓得奄奄一息的乞丐,被軍方視作恐怖分子炸死的一傢三口,遭遇洗劫所剩無幾相依為命的老夫妻,被綁在暗室裡等待著被折磨的可憐人質……還有某個地下室堆積的發臭的屍體,企圖掩蓋某個秘密或陰謀……

  光是看見這些,在遊戲裡你就再也不可能有好心情。維持生活的方式是夜間拾荒,若你有繃帶、藥品這樣珍貴的東西,甚至可以當成黃金等價物去換回很多很多吃的、水和材料,寶石?寶石算什麼東西,在戰爭面前金條也不過是一坨耀眼的糞便罷瞭。

  拾荒的效果基本是一場賭博,遊戲隨機出圖和隨機出事件的性質讓你完全不知道命運究竟如何把握,如果找不肉,回傢所有人都會挨餓,如果找不到繃帶,受傷的人就可能會死。當你被逼到這個份上,你就知道為什麼這個螻蟻巢穴一樣的城市深夜永遠無法平靜,人活成瞭狗,強者生而弱者死,暴力和殺戮是解決難題最直接簡單的手段,這就是法則……這就是法則嗎?

  我不知道,但至少城市裡,還有很多很多和我們一樣想要有尊嚴地活下去的人,這份尊嚴,能支撐過戰爭的第 10 天,第 20 天,然後第 30 天呢?第 40 天呢?我不知道,祈禱我們都能夠活到那個時候吧……

  失去瞭兒子的母親追著你哭喊:“也帶我走吧!”

  戰爭中的惡:

  生死存亡激發的不隻是勇氣與希望也有殘忍和冷漠。你會說這是戰爭,沒有辦法的事,我也不想這樣,隻是為瞭活著。可能是為瞭反擊為瞭逃跑,可能是為瞭拿到食物好讓傢裡的小夥伴重新從床上站起來,你殺死瞭一個母親的兒子。

  那位母親也將用一具躺在床上、餓得已經完全幹癟的屍體來完成對你的控訴。

  在最開始的時候,你認為自己一定可以守住道德底線,不濫殺無辜,不盜竊別人僅存的物資,靠拾荒自力更生來完成遊戲。但這真的太天真瞭,這個遊戲裡到處都在展示戰爭最醜陋的一面,越到後面,你可能比之前自己看到過的那些醜陋還要罪惡。

  在遊戲開頭那幾天有令玩傢記憶深刻的一幕,一個軍官強行要對少女行猥瑣之事,正義感湧上心頭的你從背後幹掉軍官,救出少女——得幸虧手上有刀,倘若沒有武器,你就隻能眼睜睜地看著事情發生。還有個已經被逃兵占領的旅館,當解救出一名最後幸存的人質,他說:“每天都聽到慘叫聲,不知道哪一天會輪到我頭上。”這個地方曾發生過怎樣的慘劇,不敢想象。

  屍體對你來說根本已經是傢常便飯,說不定裡面有一些就是你添加進去的。遊戲裡沒有“我不招惹別人,別人也不會招惹我”這樣平和的設定,有一天你被血淋淋的意外事件逼上絕路——比如同伴慘死,擊碎瞭一直以來堅守的底線,就會拿起武器,徹底奉行“生存之道”。

  有追求這種生存之道的玩傢,走暴力路線直接屠殺居民點和軍營,奪走所有物資,證明遊戲裡強大就是真理。

  在別的戰爭遊戲中或許管用,在這個遊戲裡,你會品嘗到一報還一報的因和果,全傢人都產生嚴重的心理陰影,你控制的人物因為殺人或者間接殺人留下精神創傷,再也不敢外出,再過幾天,你就會發現他喝光傢裡所有的酒然後自殺。傢人出走的出走,抑鬱的抑鬱,最後四分五裂,遊戲也無法進行下去。

  “不要放棄,我們是朋友,我一定會幫你的。”

  戰爭中的善:

  《這是我的戰爭》毫不掩飾地書寫著戰爭的罪惡與醜陋,但它本質上卻在頌揚在醜陋之下普通人心懷的最本質的善良。

  當玩傢已經絕望,打算放棄某個受重傷並且一直得不到繃帶救治的傢人時,另一個同伴坐在傷者身邊說:“不要放棄,我是你的朋友。”此時你會有什麼感想?我相信每個玩傢都決心打一遍道德向結局,不殺無辜的人,不偷竊,不哄搶,有難必幫,認認真真地活下去。盡管這非常非常難——在戰爭時代做一個好人有多麼難,遊戲也在借 NPC 之口告訴你:“請做一個好人,你會為自己感到自豪的。”

  被逼絕境不能成為粉飾罪惡的理由,你會看到很多即便是被逼絕境也絕對不去傷害別人的人,在他們心裡,別人的生命和自己的生命一樣寶貴。放在平時你會說:“對沒錯,我也是這樣想的。”當真的面對戰爭,面對自己親人即將死去的時候,你還能堅持這種信念嗎?

  《這是我的戰爭》就是希望玩傢堅持這種信念,一步一步帶向善的結局,這才是這個遊戲真正的玩法,也是開發者設計這款遊戲的本意。

  戰爭已經讓這個世界傷痕累累,必然不介意再添幾道醜痕,然而我依舊想為它敷上藥,為它拂去血,讓它稍微遠離絕望痛苦。

  這是我的戰爭:

  這個遊戲帶來一個非常罕見的現象,就是很多玩傢都在遊戲評論裡述說自己的故事,就像遊戲標題“This War of Mine”所示,每個進入遊戲裡的人,抉擇不同,遭遇不同,都在經歷著一場隻屬於自己的戰爭。

  幸運的是《這是我的戰爭》裡我們隻需要堅持 40 多天,但塞拉熱窩圍城戰從 1992 年打到瞭 1996 年。說不定,就在我們控制遊戲裡的人物在廢墟裡翻找垃圾的時候,現實世界裡,距離我們遙遠的地球某處,也有一個面色憔悴瘦骨嶙峋的少年在做同樣的事。當我們關上遊戲的同時,他被流彈擊中,倒在廢墟中,失去瞭生命。

  遊戲並不完美,首先語言的巨大障礙讓遊戲難度加大,不甚流暢的操作經常把你卡死在某個隱蔽點外一步之遙的地方,至於點擊人物行動這一塊,誤選和誤操作頻繁到懶得吐槽。這不是觸屏才有的缺點,PC 版在操作上同樣累感不愛。但遊戲成功地讓玩傢代入劇情之後,《這是我的戰爭》帶來的遊戲外的感觸遠超玩遊戲時的體驗,以至於操作這種微不足道的事,完全沒有造成多少心理影響。

  你不一定能通關這個遊戲,不過這不丟臉,很多人也不能——不是單純因為遊戲的難度,而是因為整個過程充滿沉重和壓抑,代入感越強,你就越感同身受地痛苦。感謝 11bit 工作室帶來瞭這樣真實的遊戲,讓我們知道戰爭不是鼠標連點子彈退膛的熱兵器幻想,戰爭也不是手指畫出線條就能千裡之外策動千萬大軍的豪邁。

  戰爭是污濁泥土開出惡的花,永遠隻結出痛苦的果實。

  這就是我的戰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