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制造卻無法正常購買:iPhone6的中國殤

  2014年9月18日,紐約,iPhone6發售前一天,一傢蘋果店前,擠滿瞭排隊的華人。

  在中國生產——運往美國——黃牛排隊回收——高價賣回國內,自9月10日上市後,一部iPhone 6,沿著該鏈條往返於中美。

  至少三個群體的中國人,附著於這個鏈條。他們是,那些在富士康日夜加班趕制iPhone的工人;那群在國內蘋果店日夜排隊的“黃牛黨”,以及那些日夜期盼拿到iPhone的“果粉”。

  宏觀層面上說,一部由幾十萬內地產業工人制造的手機,卻暫時無法在內地銷售;內地“果粉”隻能另辟蹊徑,從海外拿到這部產於自傢門口的iPhone 6。

  從微觀上看,這個鏈條上很多細節,讓人瞠目:國人在海外搶購iPhone 6時,爆發瞭爭執和沖突;水客為把iPhone 6帶入內地,不惜穿3條內褲,藏8部手機。

  為瞭一部手機,每個群體似乎都很累。主管稽查走私的海關,亦在微博上說,“快頂不住瞭”。

  一部手機,演繹出瞭獨特的中國式“黑色幽默”,也造就瞭一次有中國特色的“商機”。

  處在產業鏈最末端

  依靠中國廉價的勞動力組裝完畢後,iPhone 6從昆山、鄭州等地,通過飛機發往美國,或者輾轉至蘋果在全球的專賣店。

  對很多“果粉”來說,今年的9月10日是個“大日子”。這一天,蘋果公司在其新品發佈會上,推出瞭新款的iPhone 6等新產品。

  通過科技網站的實時直播,熬夜守候的中國“果粉”們,第一時間知曉瞭iPhone 6的信息——4.7英寸和5.5英寸的顯示屏、更新的處理器等。

  “太帥氣瞭”、“太贊瞭”……一大波溢美之詞在凌晨的微博泛濫開來。另外一部分有些失望的人,也紛紛對新產品吐槽。

  甚至,連中國官網上那一句“比更大還更大”的神翻譯,都備受調侃。關於“bigger than bigger”有幾種翻譯方法,一時成瞭不少“果粉”和翻譯達人共同探討的課題。

  全民參與的盛景,仿佛這就是一場科技界的“春晚”。自iPhone於2007年問世以來,“春晚”在每年的9月都會如約而至。

  7年間,被譽為“上帝手機”的iPhone在全球積累瞭越來越多的“粉絲”。而在中國這個全球最大的手機市場上,iPhone的用戶數量已數以千萬計。

  事實上,iPhone與中國,不僅僅隻是簡單的產品與市場的關系——絕大多數的iPhone產品,出自中國的工人之手。

  iPhone是一部全球協作的作品。它由美國人設計,最核心的芯片和顯示屏由韓國、日本廠商提供,一些高端的零部件在日本制造。最終,中國的工廠完成組裝和代工。

  擁有百萬工人的富士康,是蘋果最大的代工廠之一。iPhone 6發佈以後,從深圳到鄭州,再到太原,年輕的產業工人們,正日復一日、加班加點地趕制著這款供不應求的手機。

  “iPhone正在改變許多中國人的生活,甚至在某種程度上改變著中國的產業格局。”小米科技的CEO雷軍曾如此說。

  但從價值分配上看,中國處於iPhone產業鏈條的最末端。最近的一份研究數據顯示,一部起價649美元的iPhone 6手機,成本在200美元—247美元之間。其中,來自中國的代工廠,僅能拿到4美元至4.5美元,約合20元人民幣。

  依靠中國廉價的勞動力組裝完畢後,iPhone 6從中國的昆山、鄭州等地,通過飛機發往美國,或者輾轉至蘋果在全球的專賣店。

  比如,總重達93噸的60萬部iPhone 6,自河南富士康發往瞭美國芝加哥;同時,還有20噸iPhone 6,從江蘇昆山的富士康,被運往香港。

  中國大媽“戰鬥”在美國

  排隊的華人裡,有相當數量的中國大媽,還有打工者。入夜之後,他們或披著被子,或躺在垃圾滿地的地上入睡。

  外國的“果粉”,是iPhone 6的嘗鮮者。美國、日本、德國等國傢,可以首批購買iPhone 6。而中國的香港地區,亦在首發榜單中。

  為中國大陸果粉詬病的是,目前,作為iPhone的主要生產地和居於前兩位的市場,中國大陸暫時與iPhone 6“無緣”。

  眾所周知的原因是,沒有拿到工信部的入網許可證,導致iPhone 6無法及時進入內地市場。但顯而易見,政策的阻力,無法阻擋iPhone 6流入內地的腳步。

  有外國的研究員曾預計,中國政府批準iPhone 6在內地銷售前,將有500萬部iPhone 6以走私的方式進入中國。

  一個由海關統計的數據,也可以反映出目前走私iPhone 6的火熱。數據稱,自9月10日至9月24日,深圳海關罰沒瞭2000多部走私的iPhone 6;9月25日,上海浦東查獲瞭453臺iPhone 6。

  根據公開報道,“水客”走私iPhone 6的方式,五花八門。央視新聞就總結稱,水客們“茶葉盒裡沒有茶葉,咖啡盒裡沒有咖啡”。取而代之的,他們正以“螞蟻搬傢”的方式,攜帶iPhone 6入境。

  利用茶葉盒和咖啡盒,尚屬於常規動作。又如,9月19日,深圳海關從一位入境女子裝衛生巾的小包裡,發現瞭一部iPhone 6;次日,深圳海關又從一位男旅客所穿的3條內褲裡,搜獲瞭8部iPhone 6。

  同時,還有“水客”使出瞭“大殺器”。9月26日,香港海關在一艘快艇上截獲286部用以走私的iPhone 6,總價值160萬港元。此外,還有水客把手機藏在貨櫃車的暗格裡。

  這些走私客手中的iPhone 6,多系收購而得。有報道稱,香港一位購機者剛從專賣店買入兩臺手機後,出門後便以每臺8200港元賣給瞭黃牛。

  如果按照5588港元的買入價計算,購機者一倒手,便能獲得接近五成的收益。而且,這似乎是個沒有門檻和成本的生意。

  “嗅到商機”的中國人,開始在世界各地行動起來。有報道稱,9月中旬,紐約的蘋果專賣店前,相當數量的排隊者為華裔面孔,說著漢語,口袋上印著中文。

  綜合多方報道,排隊的華人裡,有相當數量的中國大媽,還有打工者。入夜之後,他們或披著被子,或躺在垃圾滿地的地上入睡。

  很少有排隊的華人,承認自己買iPhone 6是用於倒賣。但在外界看來,這個明顯不是電子發燒友的群體,“經驗豐富”,“疑似黃牛黨”。

  華人海外搶購iPhone 6的過程中,時有沖突發生。9月23日的消息稱,十幾名中國人在紐黑文的蘋果店外,因懷疑對方插隊發生打鬥,最終3人被捕。

  相似的情形,也在日本上演。報道稱,一傢日本蘋果專賣店前,900多人的排隊者中,六成為中國人。甚至當地的流浪漢,也被“中國買傢”雇來排隊。

  9月19日,100名中國人湧入大阪的蘋果專賣店,發生肢體沖突。其間,有疑似中國人用漢語高喊,“為瞭買iPhone 6,從中國來日本排瞭48小時的隊,結果竟然跟我說沒貨。”

  水貨價格跳水

  9月30日,工信部官網發佈信息稱,為iPhone 6發放進網許可證。蘋果公司同日宣佈10月17日在中國內地正式上市。iPhone 6水貨價格跳水。

  “土豪,中國土豪。”當被媒體問及排隊買到的iPhone 6賣給誰時,一位國外的“黃牛”回答。

  以走私方式進入內地的iPhone 6,確實賣出瞭“土豪價”。9月中旬,水貨iPhone 6在中關村的報價,根據配置不同,從1.3萬元至2萬元不等,是其正常價格的近4倍。

  一邊是急於獲得iPhone 6的中國用戶,一邊是國內無法從正規渠道購買iPhone 6,兩者間矛盾再次造就瞭一個巨大的、有中國特色的“商機”。

  在微博上,一些知名企業傢和明星發微博時,已經顯示“來自iPhone 6”或“來自iPhone 6 Plus”。

  9月18日,王思聰發出瞭兩張iPhone 6的圖片,並配合“真的好大”的文字,立刻引來瞭眾多評論。

  而一眾電視劇演員或歌手,也以發照片和文字等方式,向外界透露所發內容“來自iPhone 6”。有網友調侃說,某明星發自拍照的真實目的,是讓大傢看到他買瞭iPhone 6。

  一篇名為《蘋果手機的消費心理及原因分析》的文章稱,一些消費者購買蘋果手機,主要基於“追求時尚和創新”、“彰顯個性和自我”、“炫耀”等心理特征。

  其中對“炫耀心理”如此描述,“他們重視的並不是商品的實用性,隻要能顯示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他們就會樂意購買”。

  日前,易傳媒發佈研究報告指出,“果粉”的收入呈現兩極化,即月收入超過2萬元和月收入低於1500元的人群,所占的比例最高。

  根據推測,月收入低於1500元的人群,主要以學生為主。

  另一篇題為《基於蘋果效應的武漢地區大學生消費心理調查》的論文指出,一部分大學生將蘋果產品作為自己的身份象征,展現自己所想歸屬的社會層級,即俗稱的“高富帥”和“白富美”。

  近年來,也曾有學生為購買iPhone“賣腎”或“賣身”的新聞爆出。

  “換句話說,果粉們是一群‘要麼土豪、要麼賣腎’的人群。”易傳媒在其研報中稱。

  “果粉”對iPhone 6的期待和熱情,給主管入網許可證審批的工信部帶去瞭壓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