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員工,敗光500萬,創業路CEO轉身變流氓

  當你們沉浸在雙十一的餘歡中時,我卻隻能給你講一個悲傷的創業故事:

  故事的···哦不,事故的主角是“李東晉和他的我愛洗車”

  11月2日晚上十點多,沒有聲明,也沒有正式的公司解散會議,“我愛洗車”CEO李東晉悄悄噠解散瞭公司QQ群,停用常用手機號,留下瞭200多萬元債務和170名被拖欠工資的員工。

上門討薪的部分員工

  諷刺的是:公司倒閉扔下員工跑瞭的李東晉竟然是北大法律系畢業,曾拿過昌平區創業大賽冠軍。

  這是一個“熱衷創業”的創業者


  李東晉,35歲,北大法律系,“熱衷創業”,還未畢業李東晉便和他人合夥在北京大學附近開起瞭一傢咖啡館。然後,該咖啡館衍生瞭一個新項目——包子連鎖店

  2013 年年底,李東晉開始對洗車感興趣,隨後便拉上老搭檔高一凡創立“捷潔洗車”品牌,兩個人在洗車工具、工服、車輛等上面都印上瞭“捷潔洗車”的 LOGO,開始研究標準化展示。這便是我愛洗車的前身。

  2014 年年初,李東晉基於捷潔洗車這一品牌註冊瞭公司,並對“提供標準化的上門洗車服務”進行瞭長達半年的業務員測試。

  2 至 3 個月,客戶就從 0 積累到瞭 2000 多,李東晉他的嘗試得到瞭市場的驗證,認為洗車頻次高黏性好,是一個可進入汽車後市場的入口。

  2014 年年底,李東晉帶著精心準備的融資計劃書,前往中關村融資創業平臺融資。憑著“思路清晰、紮實嚴謹”的演講“異常順利”的拿到瞭 500萬。

  就醬紫,2014 年 12 月 19 日,“捷潔洗車”改為“我愛洗車”,並在北京市海淀區註冊瞭公司,李東晉為董事長,搭檔高一凡任董事。

  融到500萬,卻是走向死亡的開始


  公司成立瞭,團隊還沒湊夠。招聘主管春節後才到崗,而等公司招聘計劃制定完成後,春節用工招聘潮已經過去,導致洗車工人大面積空缺。

  2015 年 3 月— 4 月,公司的技術、財務等關鍵員工陸續到崗(這時代這效率不死才怪)。

  5 月下旬,隨著洗車業務增加,洗車工的大面積空缺嚴重阻礙瞭“我愛洗車”的發展,隨後公司以中介費 600 元/人的價格四處挖洗車工。

  與此同時,有企業出資千萬欲收購“我愛洗車”。然而,這一絕佳機會被李東晉呵呵掉瞭~5 月 31 日,市場總監憤然離職。

  截止 6 月 17 日,從公司註冊開始算起,181 天,這個洗車隊燒掉瞭 500 天使投資中的 400萬元。

  7 月 16 日,洗車隊賬上資金僅剩 120 萬元,僅夠支付下月員工工資。與此同時,空缺瞭一個半月的市場總監到位。

  7 月底,賬上木有錢咧···然後李東晉跳出來說:1200 萬的A輪融資馬上到賬。(想做大Boss得學會給員工畫大餅)

  此時,敗光瞭 500 萬的老板急中生(ruo)智做瞭幾個決定:

  1、李東晉按照股權比例向7名股東(隻有一個沒上當)借款 180 萬,發瞭工資。

  2、李東晉開始修改融資計劃書:2 人洗一組車變成1人洗一組車,取消 14 個服務站,兼職人員占比升到 70%。財務數據也一再“調整”盡量讓銷售業績顯得好看。可惜李東晉仍舊沒有融到錢。

  3、李東晉提出做洗車商戶端開發,設想讓“我愛洗車”與星巴克、肯德基等大型連鎖商業合作,客戶在“我愛洗車”客戶端支付,可獲得免費洗車一次。李東晉幻想著按照這個模式,預計將有 900 萬元至2000萬元現金留在“我愛洗車”的賬戶。(果然人急瞭,啥怪招都能想粗來···)

  4、然後大躍進式的給洗車工下任務:7 月份每組任務 160 單,而 8 月任務量飆到 260 單,當月無一組完成任務。

  9 月下旬,“我愛洗車”APP 下載量為 3 萬次,註冊用戶達 7 萬人。然並卵,截止到 9 月 25 日,“我愛洗車”僅售出816張洗車卡,每張190 元,共計 15.5 萬

  9 月 15 日,當月工資未能如期發放。次日,有 13 名美車技師離職,他們大多簽字接受工資延遲支付,並放棄追究甲方任何法律責任。

  與此同時,李東晉提出零元轉讓計劃(這是侮辱別人的智商麼),但此時外界已無人願意接盤(而 4 個月前,有企業出資千萬)。

  10 月份,絕大多數員工由觀望進而選擇離職。10 月 12 日,財務總監和另外 3 名會計集體離職。此時,“我愛洗車”在海淀區小馬廠華天大廈 806 辦公室到期清退。

11 月 2 日,李東晉靜悄悄噠跑瞭。

  “我愛洗車”是如何燒錢的?


  我用過一次,給他們 7 塊錢,洗 1 次車,還送 1 瓶玻璃水,兩個人足足洗瞭 40 分鐘,這傻子都能算出來,成本遠遠大於收入。”

  這是“我愛洗車”曾經的用戶的評價。

  “我愛洗車”長時間做活動,洗一輛車一直是 7 元,甚至零元洗車。而當時洗一臺車的直接成本是 30 元,包括:洗車工人提成 6 元,固定工資18 元,保險加中介費攤銷 4 元,物料消耗及稅款等 2 元。

  從總投入和總產出進行核算:效益最好的是 7 月份,洗車收入 14 萬元。而 7 月份總開支達 200 萬元。由此得出,7 月份的日虧損為 6.6 萬元左右。而七月份的日均洗車為 320 單左右,平均下來,每洗一輛車虧損 207 元。

  “我愛洗車”洗車工最多時有 120 多人,運營 10 個月,洗車總收入為30 萬元。想想也是醉瞭。

  洗車O2O死亡名單


  雲洗車,成立於2013年4月(未融資),於2015年1月關閉洗車業務。

  嘀嗒洗車,成立於2014年02月(未融資),於2015年4月關閉洗車業務。

  車8,2015年7月中旬宣佈關閉上門洗車業務,這距離“車8”上線不過短短數月時間。

  趕集易洗車,由趕集網於2014年8月推出,在趕集58宣佈合並後,10月1日,趕集易洗車並入58旗下的呱呱洗車,停止原有洗車業務。

  e洗車,於2014年6月上線,2015年3月完成由平安創投領投的2000萬美元A輪融資,5月份CEO離職,10月份洗車業務停止,顯示“系統維護升級中”。

  與寒冬無關,隨泡沫破碎O2O 死亡名單越列越長,這並不奇怪,因為很多 O2O 創業項目並不是用戶剛需催生的,而是移動互聯網潮流催生的。

  O2O 隻是形式而已,最終還是要回歸到用戶需求本身。解決的問題是不是用戶的剛需?是不是用戶願意為之買單?是不是高頻次的消費?這些問題都將決定這個 O2O 項目的生命力。創業者要拋開所謂的 O2O 外衣,去找到這個產業的本質和用戶的痛點。

  另,蘋果君還是想說:

  越來越多的創業團隊把能否拿到融資作為衡量創業是否成功的標志。老一輩企業傢艱苦創收的精神,新潮的創業者根本不在乎 ,他們想盡一切辦法融資、融資、再融資,燒錢、燒錢、再燒錢,最後用自己挖的坑埋葬瞭自己。

  更多精彩內容,小夥伴還可以關註蘋果園行業資訊站>>>點擊進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