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平板深陷價格戰:一臺隻賺5塊錢?

  一個剛剛誕生四年,曾吸引2000多傢生產銷售商湧入的行業,目前似乎走到瞭價格的絕地,一臺賣200多元的平板電腦正喻示著產業鏈的命運歸宿。

  “299元到599元是目前很多平板廠商出貨的主力檔位,一個機型可能隻賺5塊錢。”深圳平板廠商藍魔數碼CEO萬秋陽表示,現在很多國產平板的需求都在中低端上,沒有什麼品牌可言,純粹是按價格比價格。

  “價格的無序競爭吞沒瞭行業的未來。”另一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平板電腦生產商對記者坦言,即便是生命力旺盛的山寨產業鏈,在手機領域有近8年的生命周期,而山寨平板電腦卻在兩年內就走完瞭這條路。從去年的高飛、富格、愛華多媒體,到今年上半年的百利電子、永利,下半年的翔德電子、中恒創,這兩年平板行業提早進入瞭洗牌期。

  陸續退場

  低價和無序競爭雖然能讓一個新興的市場快速崛起,但也能讓其快速消亡。然而和前兩年的方案商退場不同,這一次平板行業面對的似乎是上下遊產業鏈的全方位洗牌。

  10月24日,曾經作為行業黑馬的臺資平板電腦代工廠天鵬盛對外公告,鑒於公司經營重大失誤,導致無法繼續正常經營,公司股東和董事會決定自即日起進入清算程序。

  據記者瞭解,目前天鵬盛已經進入清算環節。在公司10月24日張貼的公告中顯示,公司股東和董事會決定自即日起進入清算程序,清算小組已在市場監督管理局備案,並按照法定程序辦理清算事項。記者致電清算小組相關工作人員,對方表示目前清算工作仍在進行,債權人可以先向公司作出登記,但後續能否獲得賠付尚未有進一步消息。

  倒閉之前天鵬盛主要為樂購等海外跨國公司代工平板電腦,集中在中高端產品,每臺售價一般在120美元左右。有消息稱庫存壓力和資金鏈斷裂問題是引發此次天鵬盛關門的導火索。

  “事實上OEM廠商這幾年在海外的價格一直不是很好,雖然有量但不一定賺錢。”萬秋陽對記者說,現在看很多市場上的平板,價格雖然便宜,但實際上和我們兩三年前的出貨水平是一樣的。

  而那時候的他,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和研發團隊和測試部門PK。

  “經常接到供應商的投訴,一個屏的供應商來找我,他點亮一塊屏讓我看,‘萬總,你說這哪不行?’我是覺得看不出來的,但我做不瞭主,還得找品質經理、市場部一起討論討論。”就這樣,兩年過去瞭,萬秋陽愣是把自己磨成瞭一個業內專傢。

  萬秋陽對記者表示,藍魔在他來之前,雖然已經做過一陣子的平板電腦,但包括產品和流程都慘不忍睹。“那時我還隻是公司的顧問,我們內部開過無數的會,大傢都想做一個好的產品,而看到別人上市瞭,我們就忍不住瞭。”

  也許這就是平板行業的生態,快速迭代下容不下一點遲緩。但緩過神來卻發現,自己仍在原地踏步。

  “平板行業從2011年開始到今年應該算是第四年,現在競爭的不是客戶而是同行,隻有把同行踩下去才能活,估計到瞭明年就是客戶之間的競爭瞭。”有業內平板人士表示,平板行業在前三年基本上大傢都能賺到錢,產品也不需要做什麼創新。但是今年就不行瞭,利潤每臺隻有0.3美元,做一臺平板和賣電路板的利潤差不多。

  倒閉背後

  對於平板明年的趨勢,萬秋陽認為消費類平板的增長可能會降至10%以下。

  “這裡面也有消費類市場飽和的原因,從產品需求的角度看,平板電腦有著天然的劣勢,同智能手機和PC相比,平板並不是必需品。”萬秋陽對記者說。可以看到,代表未來的iPad,近幾年銷量也一直呈現下滑的趨勢。

  從最新的財報數據來看,iPhone和Mac均實現瞭不同程度銷量增長的情況下,iPad銷量卻同比下滑瞭9%,隻售出瞭1327萬臺,銷售收入也同比下滑瞭8%。這已經是連續第二個季度出現銷量下滑情況。而如果回顧過去五個季度,你還會發現,iPad的銷售收入有四個季度均出現瞭下滑。WWDC上公佈的數據顯示,蘋果累計已經售出8億部iOS設備,其中iPodtouch達1億部,iPad達2億部,iPhone達5億部。

  DIGITIMES在給記者的郵件中指出,由於2014年iPad新品的規格更新幅度不如以往,第四季出貨將面臨2000萬臺“保衛戰”。富邦投顧下遊硬件分析師更是認為今年整體iPad出貨量僅6200萬臺,年衰退17%,主要原因還包括大尺寸智能機崛起。

  此外,利潤低也是平板市場不景氣的重要原因。

  “這幾年殺價格殺得很厲害。9.7才賣999,還帶3G,平均貴200、300,我們不能再殺價,殺到最後沒有好處。這個市場的量就是這麼多。”萬秋陽對記者說,低價不應該成為品牌商的目標,把價格做上去才有未來。

  “我們不是要做全球10%,其實2%、3%就很滿足瞭,中國的人群是非常多層次的,什麼需求都有,不同層次,消費都有,全球兩億多,現在我們1%都到不瞭。”

  此外,如果說需求下降和利潤低是平板市場不景氣的主要原因,那麼壞賬則是壓垮平板行業的最後一根稻草。據瞭解,現在業內有很多所謂的“大單子”,或者訂單數量很大,或者利潤很高,但一律的要求就是放賬。有些廠商貪便宜去接這個單子,過瞭三個月以後發現客戶不見瞭,於是資金鏈斷裂,隻好倒閉。

  “其實如果正規的操作,找銀行介入,放賬也不是不可以做。但在國內很多時候放賬是純粹的口頭承諾,全世界都找不到國內這樣的放賬方法。”萬秋陽對記者說。

  引資求變?

  坐等洗牌顯然不是這個行業的風格,平板行業的洗牌與整合事實上已經從上遊芯片廠商開始。

  在今年6月底中國證監會公佈的最新IPO預披露名單中,珠海全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榜上有名。該公司是智能應用處理器SoC和智能模擬芯片設計廠商,主要產品為多核智能終端應用處理器、智能電源管理芯片等,也是平板電腦芯片的主供商之一。

  全志遞交的招股書顯示,2013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6.5億元,較2012年同比增23.23%。雖然營業收入仍呈增長趨勢,但是增速已經明顯下滑。與此同時,數據中凈利潤同比下降26.65%。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財經分析人士對記者表示,對於競爭激烈的平板行業來說,引入資本發展是必然之路,但從招股書來看,全志業績波動幅度很大,需快速找到保證業績的新動力。

  而另一傢同為平板上遊的芯片廠商瑞芯微在今年6月份通過和芯片巨頭英特爾的合作拿到瞭通訊平板所剩不多的“船票”。根據合作協議,兩傢公司將合作推出英特爾品牌的移動系統芯片(SoC)平臺。業內人士評價道,和英特爾合作,瑞芯微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取得3G和LTE的技術,為未來的持久發展做鋪墊。

  而對於下遊平板品牌商而言,資本傳言似乎也在攪動著各傢的神經。

  有接近藍魔的消息人士對記者表示,目前藍魔正在和比亞迪方面接觸,很有可能進行資本方面的合作。“如果和比亞迪方面達成資本合作,對藍魔而言也是一次很好的機會,這意味著藍魔這樣深圳平板產業的代表企業,開始進入相對完善有序的資本運作階段。”

  上述消息人士認為,長期以來,以藍魔為代表的大量深圳平板廠商,積累並握有相對密集的產業資源,但一直因為欠缺成熟的資本運作,難於在更高更大的市場平臺施展能力,而一旦引入成熟的資本運作方式,將企業由傳統的產品制造向新興的整合營銷轉型,彌補短板。“一旦這個行業能夠有序而持續性地吸引資本進入,或將有可能引發全球平板市場由量變向質變的加速轉化。”

  雖然對此消息萬秋陽並沒有正面回應,但他對記者坦言,目前公司方面確實在考慮融資的事情,不排除未來在這一塊會和其他廠商進行一些合作。

  “目前第一步做的是在給員工配股,希望把利益分給大傢,把平板生意做得長久些。”萬秋陽對記者表示,到瞭明年平板整體市場的增長應該會下滑至10%以下,留住人才,提高品牌的溢價能力是他接下來工作的重點。

  而對於更多的白牌平板廠商來說,雖有不甘,但轉型似乎更加困難。

  “以前賣一臺平板還能賺個幾十塊錢,現在一臺能賺個十塊錢就不錯瞭。”桑達電子市場的一位櫃臺老板對記者說。而相比去年這個時間,桑達電子市場是人頭攢動,現在卻是門可羅雀。不少原先做平板批發的櫃臺老板轉向瞭做平板和手機配件,顯然在他們看來相比平板,配件更為有利可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