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兩日怒破6億!《魔獸》美國慘遭惡評

  《魔獸》在中國聲威震天地上映瞭,不出所料將同檔期所有影片碾壓出局,兩天之內狂收6億票房,一洗之前兩個月電影市場的頹勢,有的電影院甚至隻排瞭《魔獸》和《X 戰警:天啟》兩部。與中國票房形成鮮明反差的是,本片在北美票房不溫不火,這倒不意外,魔獸遊戲在亞洲比在歐美更火,但它在美國媒體上的評價卻跌到瞭谷底,專門收集影評的爛番茄和 Metacritic 網站上,《魔獸》的好評率都隻有 20% 左右,這等於三個字——大爛片。

  怎麼來解釋這種票房高企,但惡評如潮的現象呢?

  如果隻是說,《魔獸》本來就是大爛片,隻是鐵桿遊戲玩傢人多勢眾,把票房捧上去瞭,這肯定是過於簡化瞭問題。就我的個人觀感來說,拋開遊戲的背景,《魔獸》仍算一部中規中矩的奇幻戰爭片,劇情門檻對非粉絲足夠友好。

  歸根結底,這似乎又回到瞭那個老問題,遊戲改編電影,為什麼總是難以誕生佳作?

  影評人羅傑?伊伯特在評論 2005 年的遊戲改編電影《毀滅戰士》(Doom)時說:「我沒玩過這個遊戲,我也永遠不會去玩,但我知道不玩它是什麼樣的體驗,看這部電影就知道瞭。這部電影就像是有熊孩子闖進來用瞭你的電腦,還不讓你碰它。」

  雖然伊伯特不是遊戲玩傢,但他的這句話,說中瞭遊戲和電影的根本差別。有一個比喻說,玩遊戲就像是你親自在一座新的城市裡溜達,但是看一部遊戲改編電影,就像坐旅遊巴士,它帶你上哪兒你才能上哪兒。

  這就是遊戲和電影的本質區別,前者強調互動,後者隻是旁觀。電影很講究觀眾對角色的情感認同,需要觀眾把自己代入到銀幕上的那個人物。但遊戲根本不需要建立認同感,因為你就扮演著那個人物,你就是他。

  我們在玩遊戲的時候,已經親自扮演過這個人物,現在他登上瞭銀幕,由電影賦予他某些性格,這時候我們就很容易從人物身上間離出來,認為電影所賦予的性格不如自己親自扮演時真實細致,這就是認同感的削弱。

  小說、戲劇、漫畫改編成電影就沒這種障礙,盡管表面上這幾種藝術形式和電影的差別更大——至少遊戲和電影都是視聽娛樂——但小說、戲劇、漫畫、電影在角色和讀者/觀眾之間建立認同的機制是相近的。

  還有另外一些重要的區別,比如遊戲已經發展出獨特的視覺美學風格,它的地理、建築、人物造型、化妝、兵器設計,都和電影追求的寫實格格不入,在將遊戲改編成電影的時候,如何處理這之間的鴻溝呢?處理不好的話,會產生在大銀幕上看別人打遊戲的廉價感。

  此外,對於強調宏大世界觀架設的奇幻題材來說,專門為遊戲設計的世界觀,拍成電影的時候,原先的整體感會丟失,一些在遊戲中很正常的設定反而會作為缺點暴露出來。

  再就是如何為電影創作最準確、最合適的故事,對於本來就有豐富故事資源的魔獸這還不是太大的問題,但換作本來沒有故事的「憤怒的小鳥」,這就是它的頭等大事。

  遊戲的類型很多,有的是即時戰略,有的是闖關,有的是射擊,有的是網遊,為瞭保留遊戲特色,在電影中削足適履,也是常犯的錯誤。

  《魔獸》電影並不是在所有改編的障礙處都丟分瞭,相反,我認為好些地方它做得不錯,但人們對遊戲改編電影的成見是不容易改變的,遊戲改編電影還需要一部真正的經典來征服所有人,而不僅是玩傢,就像漫畫改編電影已經做到的那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