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佈斯當年為何這麼堅決讓蘋果收購NeXT

  蘋果園5 月 16 日訊,甲骨文創始人拉裡·埃裡森(Larry Ellison)日前在南加州大學的畢業典禮上發表演講,他回憶起當初與好友史蒂夫·喬佈斯擬定拯救蘋果公司的計劃。

  “現在我想與你分享我最好的朋友的故事。我這個好朋友有很多瘋狂的想法,他曾經給我上過非常重要的一課。”

  ”我與喬佈斯的 30 年友情是建立在我們的上千次散步對話之上的。如果他有什麼事情需要和我討論的時候,我們就會一邊散步一邊討論。我們曾經爬上 Windy Hill 山頂,也曾在城堡石徒步旅行,也曾走過科納度假村的沙灘。”

  “而在這麼多次散步談話中,有一次令我印象特別深刻。那天因為要討論的問題很多,所以我們就上瞭車,放下汽車頂棚,一路開向位於位於矽谷西南的聖塔克魯茲(Santa Cruz Mountains)群山裡的城堡石州立公園 (Castle Rock State Park )。那是 20 多年前的事情瞭,在 1995 年中,那時候史蒂夫和皮克斯即將完成《玩具總動員》,同時他還管理 NeXT。這傢計算機公司是他離開蘋果之後才創立起來的。”

  “那時蘋果公司已經陷入嚴重困境之中,喬佈斯離開的 10 年裡,蘋果公司的發展持續走下坡路。當時蘋果簡直病入膏肓,很多人都在懷疑這傢公司是不是就要倒閉瞭。對於喬佈斯來說,隻能夠作為旁觀者看著蘋果一步步衰亡卻插不上手,非常痛苦。所以我們的那次聖塔克魯茲之行就是討論喬佈斯如何接手掌管蘋果。”

  “我的建議很簡單,收購蘋果,喬佈斯即刻上任蘋果 CEO。那時蘋果已經不值什麼錢瞭,大約 50 億美元左右。我們兩個信譽良好,我都已經安排好借錢的事情瞭。就等喬佈斯一聲‘Yes’便可著手收購的事情。”

  “然而喬佈斯提出的是迂回戰術。首先說服蘋果公司收購 NeXT,然後喬佈斯加入蘋果董事,時間能夠向蘋果董事會證明,喬佈斯才是那個適合領導公司的人。”

  “我說,‘好吧,這個辦法也許行得通,但是史蒂夫如果我們不收購蘋果,我們怎麼賺錢。’喬佈斯突然就停下瞭腳步,轉過頭來看我。我們就這樣面對面,他把左手放在我的右肩,右手放在我的左肩上。他那堅定的雙眼註視著我,史蒂夫說。‘拉裡,這就是為什麼我是你的朋友這件事情會如此重要。你的錢已經夠多瞭,你不需要更多瞭。’我說,‘是,我知道,我知道。’然後我說,‘但是我們沒有必要一直攥著這些錢不放。我們可以放棄這一切。’我有點不滿。”

  “史蒂夫搖著頭說,‘我做這些不是為瞭錢,我並不想要獲得什麼報酬。如果我要做這件事情,我需要站在道德制高點上做這件事情。’”

  “‘道德制高點,’我說。‘這應該是世界上最天價的房產吧。’雖然這麼說,但是我知道自己在這場爭論中已經辯無可辯。喬佈斯已經下定決心,就在當時當地,在 1995 年夏天的城堡石州立公園,以他自己的方式去拯救蘋果。”

  那天準備回到車上時,我對他說:‘史蒂夫,蘋果是你建立起來的,它是你的公司,決定權在你手上。隻要你一句話,我定會為你赴湯蹈火。’所以後來我進入瞭蘋果董事會,親眼看著喬佈斯建設這傢世界上價值最高的公司。

  “從這場對話中我能學習到的東西很明顯。史蒂夫是正確的。一旦事情發展到瞭某一個臨界點之後,它就不再是錢的問題瞭。一旦到瞭那個點,不管你再怎麼努力,錢都沒法解決問題。我知道,我也曾努力嘗試過,但是不可能。最終唯一可行的辦法就是幾乎放棄所有。那麼喬佈斯為什麼回到蘋果呢?為什麼他把餘生都投入到工作之中?為什麼我要這麼專註於我的工作?相信答案就在我們每個人的心裡,這是一種原始的沖動,任何人都想投入畢生的精力去做重要的事情。”

  兩人的這次對話在 Walt Isaacson 的《喬佈斯傳》裡面也有提過。但是細節有出入。書裡面說是發生在 1996 年末,地點是在夏威夷,兩人是聖誕度假而不是遠足。

  或許是因為自己好朋友喬佈斯是死於癌癥的緣故,在此前的南加州大學籌款晚會上,拉裡·埃裡森宣佈將會捐贈 2 億美元幫助一傢全新的癌癥研究中心,而這個新癌癥研究中心的負責人就是自己老朋友的前主治醫生 Dr. David Agus。Dr. David Agus 表示之所以會有設置一個新的癌癥研究中心的想法,其實原因還是因為喬佈斯。兩年前,Dr. David Agus 與拉裡·埃裡森交談時,當他提出瞭設置一個新的癌癥研究中心想法時,拉裡·埃裡森非常支持,然後他發誓隻要有機會,他將絕對支持這個項目,而如今,拉裡·埃裡森終於實現瞭自己的諾言。

  這傢研究中心作預計將在未來 6 個月內開始工作,我們衷心希望這個研究中心可以早日取得重大成果,讓癌癥患者可以獲得更多的希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