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共贏!中歐應該攜手合作制定5G標準

  4G 正如火如荼,不過5G 標準制定已經悄然開始慢熱起來,5G 標準的競逐者有美國、歐洲、中國、日本、韓國等,但是影響力最大的還是美國中國歐洲三方,日本、韓國的影響力稍弱。

  3G時代美國企業的貪婪和美國的強勢

  3G 時代,中歐都受夠瞭美國高通壟斷專利的苦。高通壟斷瞭CDMA專利,至今除高通外隻有威睿一傢企業生產CDMA芯片,據分析即使在CDMA已經衰退如斯的2013年,高通來自CDMA相關業務的收入達到167億美元,而2013年高通的總營收達到249億美元,可見CDMA專利為高通帶來的利益有多大。

  2007年博通、諾基亞和愛立信等公司向歐盟投訴稱,高通違反瞭多傢持有3G專利的手機設備廠商達成的將專利授權價格保持在合理水平的協議,後來愛立信表示“將繼續就高通專利授權業務與全球反壟斷監管機構溝通,我們的目標沒有改變:確保一個可執行的、公平的標準知識產權體系,特別是與3G和4G手機技術相關的標準”。2008年諾基亞與高通的訴訟結束後萊曼兄弟分析師蒂莫西·盧克(Timothy Luke)表示,根據兩傢公司此前的協議,諾基亞2008年應向高通繳納約6億美元的專利費。

  高通對CDMA帶來的利益念念不忘,以至於在4G標準制定上試圖延續其CDMA專利優勢,在中歐制定SCFDMA、OFDM為核心技術的LTE標準的時候,高通則研究以CDMA、OFDM為核心技術的CDMA REV.C即後來改名為UMB的4G標準。

  美國 IEEE 向來強勢,在 3G 標準確定多年後,於 2007 年將 WIMAX 塞入 ITU 成為第四個 3G 標準,而原來的三個3G標準本就有瞭一個美國提出的CDMA2000標準,如此一來3G標準居然有瞭兩個美國提出的3G標準,不過無論美國如何搗騰,WIMAX和CDMA2000終究在市場競爭中逐漸衰落。

  TDSCDMA標準是中國在國際標準制定上的巨大進步,中國提出的TDSCDMA標準當時嚇瞭歐美通信技術專傢一跳,經過激烈爭論後讓中國提出的TDSCDMA成為國際三大標準之一,而高通因為中國在TDSCDMA上的強勢地位,同意免收TDSCDMA專利授權費。

  4G標準制定證明中歐合作共贏,擺脫美國的專利桎梏

  中歐都希望擺脫高通等美國企業的專利桎梏,所以在 LTE 標準制定上密切合作,2003年底愛立信的CTO Jan Uddenfelt先生與中國移動的總工李默芳女士談論瞭LTE這個名詞,2004年大唐電信代表中國提交瞭LTETDD標準,2006年6月中歐完成LTE可行性研究,之後開始挑選SCFDMA、OFDM作為LTE的核心技術,制定LTE標準,2009年3月中歐發佈LTE第一版標準。

  2006年3月高通的CDMA REV.B被審定通過,2006年6月為對抗中歐的LTE標準匆忙推出CDMA REV.C標準,後來CDMA REV.C改名為 UMB,可能是UMB追不上中歐 LTE 標準的進度,也可能是UMB存在技術缺陷,高通在2008 年 11 月宣佈退出UMB標準。

  此間美國IEEE標準組織還將WIMAX推動成為4G標準,不過WIMAX標準是基於無線廣域網技術,而中歐推動的LTE標準是基於傳統的蜂窩網系統,服務質量差、組網性能低、產業基礎薄弱、高速移動下網絡的無縫連接不如LTE,並且和傳統的蜂窩網絡無法完全兼容,壓重註於WIMAX在2009年申請破產保護後來被分割出售,2010年WIMAX的最強有力支持者INTEL宣佈解散WIMAX部門。美國運營商SPRINT正在遠離的WIMAX基站上部署TDLTE設備。

  美國UMB和WIMAX兩大4G標準的失敗奠定瞭中歐LTE標準的勝利,3G時代存在數個標準的情況到瞭4G標準終於回歸到統一的LTE標準。中歐合作制定 LTE 標準使中歐增強瞭在 4G 標準中的專利份額,削弱瞭美國企業在通信技術上的專利地位,促進瞭世界通信產業的發展。2010年12月美國運營商VERIZON宣佈LTE網絡商用,標志著美國在事實上接受瞭LTE標準。

  5G標準的制定,中歐或許應該再次合作

  負責推動5G標準制定的中國IMT2020推進組和歐洲5GPPP聯盟都是傾向於推動在蜂窩網的基礎上發展5G標準,而美國的IEEE則傾向於推動以WIFI技術為基礎發展5G標準。顯然中歐雙方有更多的共同利益,在3G標準和4G標準美國都試圖推動以WIFI技術為基礎的技術發展不過都失敗瞭,中歐的合作成功打敗瞭美國的技術標準,中歐應該吸取3G、4G的成功經驗在5G標準制定上再次攜手合作實現共贏。

  中歐雙方有更多的共同利益,美國的INTEL等信息技術企業試圖通過推動以WIFI技術為基礎的通信標準與中歐以蜂窩系統為基礎的通信技術企業競爭。全球5大通信設備企業愛立信、華為、阿爾卡特朗訊、諾基亞、中興通信,除瞭阿爾卡特朗訊美國40%股份和法國60%股份,愛立信和諾基亞是歐洲企業,華為和中興通信是中國企業,中歐合作將有利於雙方通信技術企業的長期發展,合作符合中歐雙方的共同利益。

  中歐產業互補的方面更多,而中美的產業競爭更強。中歐已經互相開放市場,但是美國卻一直制造障礙阻止中國的通信設備進入美國市場。中國目前在設備、手機制造等方面都有一定的優勢,歐洲目前在通信設備上比較強,中歐的芯片業都要面對美國芯片業超強高通進行競爭,中歐的利益沖突比較小。美國的芯片業是世界最強,在中國商用 4G 以來,今年上半年高通的芯片占據瞭中國市場的 80% 份額,中國的手機企業已經有一定的競爭力,但是在芯片上始終受制於高通的芯片和專利。

  在吃瞭 4G 標準制定的虧後,美國在 5G 標準的制定中會加強合作,中國要在 5G 標準制定中獲得有利地位,或許應與歐洲合作,歐洲在 5G 標準制定中有重要影響力,5GPPP 和 ITU 組織都在歐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