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廣隱現“人口拐點”信號 增速放緩

  截至2015年末,北京、上海、廣州常住人口總數達近6000萬人。但隨著這幾個城市相繼提出人口控制和疏解的政策,去年,北上廣等城市隱現“人口拐點”的信號。

  面對人口疏解,哪些人走瞭,哪些人會留下,超大城市的人口疏解如何才能找到平衡點?

  北上廣人口拐點隱現

  據瞭解,北京市2015年末常住人口比2014年末增加18.9萬人,但增幅下降,與2014年相比少增加17.9萬人。同時,北京2015年末城六區常住人口占全市比重比2010年下降0.6個百分點。

  上海市2015年末常住人口總數比2014年末減少10.41萬人。這是新世紀以來,上海市常住人口首次出現負增長,降幅為0.4%。

  廣州市2010年至2014年5年內,廣州的常住人口總共僅增長瞭30餘萬人,總體看,“十二五”較“十一五”增速出現階段性放緩。

  對於“賬面人口”的變化,有專傢指出,其重要動力是政策的驅動,其中大城市嚴控、疏解人口成為主因。

  據瞭解,在被疏解的對象當中,與超大城市定位不符的批發市場、中低端產業從業與就業者占比較大。

  實際上,北上廣地方政府近一兩年都在大力推進人口疏解的工作,而基層官員的任務壓力陡增,在考核指標上甚至排在GDP之前。

  被疏解者不願放棄機會

  在地方政府強力推進人口疏解的同時,北上廣的巨大資源虹吸效應,仍然讓大量疏解目標人群不願輕易離開。在北京,一直居高不下的房價、房租,證明瞭高中低各層面外來人口對於這個大城市的剛性向往。

  而在非核心功能疏解方面,根據北京市近期公佈的人口疏解計劃,今年,故宮周邊、百榮世貿商城、永外城文化用品市場、南鑼鼓巷主街、簋街和東華門小吃街等區域都要啟動疏解。但在小店被疏解的同時,僅在北京東二環至東四環沿線,至少有十傢大型購物餐飲場所數以萬計的中低端勞動崗位都是剛需。

  今年4月北京市職業介紹服務中心發佈的“2016年上半年北京市人力資源市場供求形勢分析”顯示,北京市上半年服務業用人缺口高達17.6萬人。而中國人力資源市場信息監測中心公佈的數據也顯示,上海市今年一季度餐廳服務員、廚工的崗位缺口與求職人數比高達9:1。

  在這種情況下,被疏解的人口隻得一層層向外轉移。

  尋找人口、資源與利益的平衡點

  除瞭北上廣面臨的虹吸效應與功能疏解之間糾結,大城市還面臨人戶分離帶來的戶籍人口機械遷入與“拖著不走”的問題。據瞭解,在城市核心城區,由於教育、醫療資源相對集中,不少人青睞將戶籍遷入,給城市人口管理帶來很多弊端,也與人口疏解的大方向相悖。

  記者從北京市東城區、西城區拿到的統計數據顯示,兩區戶籍人口比常住人口多瞭約20萬人。國傢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表示,人戶分離是北京人口疏解面臨的重要問題。而且在北京人戶分離的很多是高端人士,包括國外定居、調離北京、異地交流任職、經商人群等等,這些人“人不在戶籍還在”。

  不管是哪一類城市常住人口,當下超大城市受限於資源與環境壓力出臺的人口疏解政策,都將繼續在實踐中尋找平衡點。北京市人口研究所副所長尹德挺指出,人口疏解不能傷害城市自身活力,忽視對部分行業勞動力的剛性需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