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運破產等 食材供應鏈O2O走在生死邊緣

  繼今年4月初,老牌生鮮電商美味七七宣告破產倒閉以來,生鮮O2O領域的大玩傢都頻傳負面信號,天天果園陸續關閉線下門店,本來生活旗下O2O項目“本來便利”業務終止,果食幫因補貼大戰傷瞭元氣,彈盡糧絕後停業收場。中國農業生鮮電商發展論壇上透露的數據顯示,全國4000多傢生鮮電商企業中,88%虧損,7%巨額虧損,4%持平,而實現盈利的隻有1%。“熬不過這個資本寒冬,生鮮O2O面臨的隻有死亡的懸崖。”一位還未曾從破產清算陰影中走出來的生鮮玩傢感慨道。

  專註凈菜、半成品菜配送的食材供應鏈O2O是生鮮O2O的一個分支,大玩傢都走不下去,垂直領域的創業者們日子就更難過瞭,停運、破產、被收購,走在瀕臨生死的邊緣。

  大多數玩傢崩盤退場

  半個多月前,半成品凈菜電商“青年菜君”,曾經拿到真格基金、中國平安等B輪融資的明星創業企業遭遇投資方臨時跳票,發不出工資隻能遣散部分員工,面臨資產清算或分拆。

  記者就此向“青年菜君”創始人求證,對方表示還在解決的過程中。

  其實在這之前,已有多傢食材供應鏈O2O默默走向消亡。

  據《IT時報》記者不完全統計,食材供應鏈O2O集中在2014年獲得風投,當時正值資本春天,但如今絕大多數玩傢都止步A輪或B輪,有的甚至還沒等到投資就被淘汰瞭。

  大廚網、食材管傢等B2B玩傢已倒下,飯店聯盟也在去年10月被美菜網收購,當時美菜網剛完成數千萬美元C輪融資。

  再來看看B2C玩傢,除瞭前途未卜的“青年菜君”以外,專註西餐半成品配送的“新味”從今年3月以來一直處於業務停擺狀態,從微信賣菜起步的“小農女”自2014年9月停業後折返市場,轉型做B2B。

  如今看來,B2B玩傢隻有美菜網在今年6月艱難地拿到瞭融資,而背靠望湘園這棵大樹的B2C玩傢“我廚”正在積極擴張,在上海做到每日最高單量5000單以後,準備進入北京、深圳等城市。但就在8月16日,望湘園發佈瞭2016年半年度報告,凈利潤同比2015年上半年上升237.93%。財報信息顯示,剝離去年同期虧損的“我廚”是望湘園實現止跌反升的主要原因之一。“我廚”一開始是望湘園的子公司,去年下半年從望湘園剝離後獨立運營,同時歸還瞭望湘園此前借出的3958.3萬元資金。

  “我廚”由餐飲連鎖原微集團創立,也就是說,我廚與望湘園、旺池等餐飲品牌都是親兄弟,同一個老板,資源可共享。我廚能在短時間內做到如今規模,主要得益於望湘園在餐飲業多年深耕的資源。

  賠瞭二三十萬 隻換來每天二三十單

  “二三十萬的成本投入基本打水漂瞭,一年時間做下來,每天還是隻有20到30單。”這一年對90後的蘇子(化名)來說,最為難熬,飽嘗瞭創業帶來的巨大壓力。

  從菜品研發、工商證照的辦理到客服,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她需要同時承擔各種角色。因為市場沒有放開,相關的監管細則沒有出臺,光是辦證都讓她跑斷瞭腿。多次和市場監督管理局打交道,還是沒有將證辦下來。蔬菜切配問題不大,隻要有餐飲衛生許可證就行,但肉類需要上漿加調料,這就要按預加工產品標準申請QS認證,因為凈菜配送的品類很多,往往需要申請不同的QS認證,比如用在雞丁上的證就不能用在海鮮上,不同證照對加工廠的面積、設備都有不同的要求。

  為瞭把證辦下來,蘇子曾經看瞭很多商鋪、居民樓,想要自建中央廚房,但冷櫃、切配人工成本都是投入,最後還是迫於成本的壓力,找瞭加工廠來代工。蘇子說道,其實現在市面上很多做凈菜配送的公司,都無法做到證照齊全,看包裝紙是否有QS標識就知道瞭。

  “一份凈菜的價格已經接近於叫一份外賣,拿回來還要花時間下廚、洗碗洗鍋,頻次肯定要低於叫外賣,傢庭裡做出買菜決策的一般又都是老人傢,他們對價格十分敏感。”如今,蘇子選擇先把創業的項目擱置,找份工作糊口。

  死穴難解:市場未熟,成本投入是無底洞

  毋 庸置疑,生鮮O2O的投入成本一直居高不下。大廚網前員工算過一筆賬,每月毛利僅能覆蓋倉儲、分揀、物流成本的三分之一,這還不算采購、銷售、行政、財務、運營等人工成本和平臺補貼。他們當時已經將毛利做到50%,但還處在不斷的虧損中。

  目前,我廚在上海市場的每日最高單量達到瞭5000單,員工人數也達到瞭500人,還在持續招聘配送員。從2萬多平方的中央廚房建設,到自建冷鏈物流,我廚開始形成一定競爭壁壘,但也為此投入瞭巨額資金,我廚市場部給出一個保守的數字:1億元。

  其中,成本最難解的死穴是冷鏈。“市場還沒有成熟,因為最基礎的冷鏈都還沒準備好,現在普通物流大概占到電商商品成本的17%到18%,更別論冷鏈的成本瞭。”O2O行業專傢黃淵普表示。

  在母公司資本的支持下,我廚選擇自建冷鏈,每天冷鏈物流車都從青浦的中央廚房將包裝好的食材送到配送點,然後由“小蜜蜂”(配送員)負責最後一公裡。但是,大多數創業公司都會選擇第三方的物流公司配送,除瞭不能控制送貨時間增加菜品損耗以外,成本也相當之大。

  針對B端的創業企業似乎活得更好一些,因為有穩定且大量的訂單來平衡成本。市場還在不斷培育過程中,我廚也並沒有放棄進入B端市場的念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