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手機效應:或引國產手機照貓畫虎

  蘋果和三星都未必如亞馬遜這般值得中國廠商所學習,即使亞馬遜在短期內並不會威脅中國本土市場,但它的輻射卻因新品發佈而增強。

  北京時間周四凌晨,亞馬遜發佈瞭新品智能手機Fire Phone。除瞭軟件服務上Firefly被看做是亞馬遜搶占移動端入口的積極佈局,而被業界所稱道外,這款采用高通驍龍高階芯片的手機似乎並不受互聯網玩機達人們的青睞,因為亞馬遜並沒有過多強調硬件的配置。從目前來看,Fire Phone隻是亞馬遜期望增強自有生態系統的一項產品,以及對消費體驗創新的一次嘗試。

  因此,對於中國的消費者來說,Fire Phone似乎還很遠。多數分析師向騰訊科技表述瞭這樣的觀點:與Kindle進入中國市場的過程將會十分類似,即在發佈後較長的時間內中國的用戶隻能通過特殊渠道購買。並且,短期內來看,Fire Phone對中國本土市場的威脅相對較弱。

  分析師認為,亞馬遜當前的首要任務是手機產能滿足美國市場的需求。還記得kindle在2007年的出貨量嗎?那可憐的數字隻有15萬。雖然當前智能手機的生產和市場已經十分成熟,但是亞馬遜仍然要經歷產能爬坡的過程。摩根大通分析師道格·安穆斯的預測則是,Fire Phone今年的銷量將隻有200萬部至300萬部。

  另一個原因則是當人們拿到Fire Phone後的使用習慣,是否會與創始人兼CEO傑夫·貝索斯的設想相一致。也就是說,消費者是否認可亞馬遜所提供的服務,而這些服務又是否真的能夠如發佈會上的演示那般智能。在沒有拿到產品之前,一切都隻能是一個疑問句。

  IHS iSuppli中國區研究總監王陽表示,圖像識別方便瞭購物,但用戶習慣改變還需要時間,而且必須先買一個價格較貴的手機。

  不得不說的是,雖然Fire Phone存在上述的缺點,但是中國手機廠商應當重視這個智能手機領域的新兵,而中國很多所謂互聯網思維做手機的廠商亦應當學習亞馬遜的思路——手機性能能夠達到產業旗艦機型的標準,但並不是各個配件都是最好的;更加註重自身業務與手機的契合度,手機也隻是業務延伸的手段。

  中興通訊執行副總裁、終端事業部CEO曾學禮表示,Fire Phone的最大優勢在於亞馬遜強大的雲服務,而所謂的“動態視角”的確是創新,但對於用戶視覺習慣和操作習慣也都帶來瞭巨大挑戰。

海外市場中高端之路幾近封死

  雖然對國內市場暫時並沒有太大的影響,但是對於那些亞馬遜率先出貨的海外市場,中國手機廠商或將面臨最殘酷的競爭,其中中高端市場可以說幾乎封死。IDC分析師閆占孟指出,其將對在美國市場的中國品牌廠商造成一定的沖擊。

  從第三方分析機構的數據來看,蘋果和三星長期占據著市場份額的六成以上,而其他廠商隻能彼此爭搶剩下的空間。更重要的是,中國手機廠商已經不再僅僅依賴貼牌銷售,而是渴望建立自己的品牌,那麼勢必要向中高端市場發力。這無疑是競爭加劇的重要原因。

  從亞馬遜發佈的價格來看,其與iPhone 5S和三星Galaxy 5處於同一價格區間。並且,其選擇這個時間進入市場,也有意搶在蘋果新品上市之前。這就是說,中國廠商想要突圍中高端市場,又增加瞭一個新的競爭者。

  從近幾年來看,中國手機廠商正通過多種途徑滲入美國市場。

  與亞馬遜發佈智能手機幾乎同時,中國廠商華為宣佈在美國推出瞭全新的電商網站,用於銷售華為智能手機等消費設備。這傢電信設備商在過去銷售終端產品一直以電信運營商為主要渠道。並且,華為還宣佈任命許志強為華為終端美國總裁,這是最近幾個月華為在美國地區的第二次重要人事任命。

  公開信息顯示,許志強曾在華為拓展國際化的進程中起到重要作用。在他看來,在美國推廣華為品牌的策略則是通過社會化營銷降低市場推廣預算,從而降低售價提高性價比,這有別於華為在歐洲通過大量體育賽事贊助和廣告投放的策略。

  不隻是華為,其他廠商也在利用一切機會尋求突破。如果說魅族在今年CES的亮相隻是小打小鬧的話,那麼聯想收購聯想29億美元收購摩托羅拉移動則被看做是豪賭美國市場。

  今年,楊元慶在很多場合回答問題時都反復提到美國是重要市場,其戰略意圖可見一斑。事實上,聯想要成為行業領導者,美國是繞不開的一個市場。

  但對帶有廉價印記的中國手機廠商而言,如何能夠強化自身品牌,爭取更強的議價能力,顯然不是短期內可以做到的,更何況亞馬遜在美國尚有電商和服務可以借力。

中國廠商或將“照貓畫虎”

  與一些國內終端廠商強調服務不同的是,亞馬遜告訴瞭消費者可以用它的手機做什麼,而不是成堆的App集群,或者不靠譜的售後服務。

  在傑夫·貝索斯的演示下,Fire Phone可以直接通過識別物體外形辨別,識別後又可以提供購買實物或下載音樂、視頻。更令人驚嘆的是其能自動識別用戶正在電視上觀看的劇集,或提供正在欣賞的知名畫傢作品的背景信息。

  因此,“硬件 軟件 服務”的模式可能會被重新定義。由於中國產業鏈的制造能力,或許不難猜到會有廠商從中得到“借鑒”,跟風出貨、借新聞餘溫進行“宣傳”。那麼,誰會最先推出產品?

  目前來看,阿裡巴巴的需求可能會更加急迫。因為在很多業務上前者與亞馬遜十分類似,比如操作系統、雲服務,以及阿裡巴巴的根本——電子商務。但兩者相比,阿裡巴巴在技術上的研發能力和在合作夥伴的選擇上顯然遜色很多。

  以操作系統為例,阿裡巴巴雖然強調阿裡雲OS是其獨立開發,但是因為市場的需求,其也支持Android應用。因此,其與亞馬遜基於Android深度定制的操作系統類似,需要建立自己的完整生態系統。但支持阿裡雲OS的終端廠商仍局限於卓普、創維、天語等非主流廠商。隨著市場競爭的加劇,這些廠商逐漸消亡,阿裡巴巴必須為自己找到新的合作夥伴,或者推出自己的終端產品。

  其次,百度也會在搜索上有所收獲。亞馬遜這款智能手機在被外界解讀中,其中最重要的一個版本就是強調新的搜索入口的作用。更何況,百度也曾在ROM上有所圖謀。

  百度在移動搜索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方法,以復制其在PC業務上的成功。Firefly或許會給百度的工程師以啟發。當搜索不隻局限於文字後,如何利用現有終端設備的能力,將聲音、圖像等都引入搜索,是一種可見的趨勢。

  百度副總裁、移動雲事業部總經理李明遠也曾表示,與PC互聯網時代相比,移動時代的搜索服務對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技術提出瞭更高需求。

  此外,擁有較強影像功能的終端廠商,可能會強調與亞馬遜類似的3D動態視角。

  亞馬遜在手機的正面設置瞭四個攝像頭,利用重力感應和攝像頭識別用戶的觀看視角,對屏幕顯示效果進行實時調整,以便用戶在任何角度都可以獲得最好的視覺體驗。這對善於模仿的中國廠商來說並不難,而3D對廠商來說也是一個可以大肆宣傳的噱頭。

  最後,傳統傢電賣場如蘇寧、國美(微博)也有可能推出類似的智能手機產品。然而,同樣沒有互聯網基因,人才技術儲備不足,會導致他們選擇另一個極端——貼牌生產。

  在蘇寧目前銷售的產品中,有很多獨特的品牌,如“先鋒”、“松橋”、“約克”等。這些品牌的擁有者往往與蘇寧簽署獨傢承銷協議,這就相當於將其品牌使用權轉交給瞭蘇寧。蘇寧便可以找代工廠進行貼牌生產,從而降低售價,這在傳統傢電市場尤為普遍,國美就曾買下三洋電器的使用權。因此,借助這些廠商在這個時間點借機炒作一把,也並非難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