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接班人性格內斂:繼承計劃交稅352億


三星董事長李健熙及其接班人李在鎔

  變革再度來臨

  “除瞭老婆孩子,一切都要變。”這是三星董事長李健熙在二十年前的一次緊急高管會議上的一番表態。彼時,他希望這傢集團公司不再大量炮制品質低下的廉價產品,轉而集中精力關註產品質量,成為全球領先的公司。

  李健熙已經完成瞭使命,甚至遠超他最終的設想。如今,三星集團下屬74傢公司,年營收超過400萬億韓元(約合3870億美元),員工總數為36.9萬人,業務范圍涵蓋洗衣機、度假酒店、集裝箱船和人壽保險等眾多領域。但真正令李健熙倍感驕傲的,還是三星的電子業務:按照營收計算,該公司已經超越日本競爭對手,成為全球電子行業的領軍企業:其芯片、平板電視機和智能手機業務均位居世界第一。

  煥然一新的三星帝國已經經過瞭76年的風雨歷程,如今,他們又一次走到瞭變革的十字路口。倘若三星電子不久後發佈意料之中的盈利預警,就將集中凸顯當下的形勢。現在的三星所面臨的威脅不再關乎生死存亡,但它所處的世界卻變化莫測,所以必須要從頭到尾充分融入趨勢。

  這首先要從最頂層開始。今年5月,72歲的李健熙突發心臟病,至今仍在住院。沒人認為他會像2010年那樣重新掌舵。彼時,他雖然被判盜用公款和逃稅罪名成立,但還是得以逃脫牢獄之災,繼續領導三星邁步向前。(他被判3年緩刑,後來得到特赦,因此保住瞭國際奧委會委員的資格。)

  李在鎔性格內斂

  李健熙的獨子李在鎔似乎將成為三星主要業務的接班人,而他的兩個女兒則會負責一些小業務的運營。46歲的李在鎔2001年加入三星電子,十年後出任副董事長。除瞭一些常規的簡歷,外界對他知之甚少。“作為管理者,他的能力未經驗證。”《當索尼遇到三星》一書的作者、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授張世真說。盡管三星展開瞭強大的公關攻勢,但多數韓國人仍然把他與一個名叫eSamsung的災難性互聯網項目聯系在一起。

  見過李在鎔的人說他平易近人,不擺架子——這與他父親的威嚴管理風格有著巨大差異。當李健熙視察工廠時,地上都會鋪上紅毯,甚至禁止所有員工從上向下俯視他。1995年,他在泣不成聲的員工面前,燒毀和碾壓瞭成千上萬部有缺陷的手機和其他設備。

  他的兒子在性格上較為內斂,而這或許正是目前的三星電子所急需的。想要繼續興旺繁榮,三星就必須吸引一流的技術人員,還要與合作夥伴和睦共處。在奉命前往矽谷與蘋果公司談判時,李在鎔顯然與脾氣暴躁的史蒂夫·喬佈斯(Steve Jobs)相處融洽——蘋果是三星的重要芯片客戶,但雙方在智能手機領域卻是競爭對手。或許正因如此,他才成為瞭唯一一位受邀參加喬佈斯追悼會的三星高管。

  結構亟待調整

  然而,想要真正繼承帥印,首先必須完成另外一項緊迫的變革:改變三星集團拜占庭式的公司結構。例如,該集團的控股公司剛剛將從Samsung Everland更名為Cheil Industries,它持有三星人壽19.3%的股權,三星人壽持有三星信用卡34.4%的股權,三星信用卡又持有Cheil 5%的股權。

  正是憑借著這種盤根錯節的股權關系,李氏傢族才得以用不到2%的股權控制瞭整個三星集團。但長期關註三星的法國裡昂證券分析師肖恩·科克倫(Shaun Cochran)表示,出於種種原因,他們可能必須要簡化這種關系。其中的一個原因在於,韓國政府已經針對這種交叉持股結構收緊瞭規定。但最現實的考慮還是這一繼承計劃可能產生的巨額稅費。據估計,李氏傢族可能要因此支付6萬億韓元(約合352億人民幣)的稅金,而且需要籌集現金。

  這也有助於解釋三星為何否認任何與重組有關的消息:此事越是確定,其股價就越高,稅金也就越高。由於所有權結構十分復雜,三星集團的部分上市子公司的股價都在折價交易。當李健熙突發心臟病的消息曝光後,三星電子股價便應聲上漲——主要是因為該公司的重組概率因此增大。

  盡管始終否認,但三星的重組顯然已經開始。本月早些時候,三星重工和三星工程宣佈瞭合並計劃。隨後還有兩傢子公司將會IPO(首次公開招股),IT服務提供商三星SDS最早有望在今年11月上市,而Cheil也有望在明年IPO。

  科克倫表示,Cheil的上市十分關鍵。與三星集團的其他子公司不同,這傢企業由李健熙的子女及其傢族基金會直接控制。這些IPO交易不僅會籌集資金,還能簡化三星交叉持股的估值難度。這樣一來,便可在不引發官司的情況下拆散這些股權關系。

  面臨雙面夾擊

  這一切越快發生,對三星就越有利,因為重組難免分散高管的精力,使之無法全身心地投入企業運營。智能手機便是其中最需要關註的業務。它不僅直接為三星電子和三星集團貢獻瞭巨額利潤,還是三星芯片和顯示器業務的最大客戶。

  三星電子幾年前還隻是無名小卒,但到2012年,就已經拿下瞭全球智能手機市場三分之一的份額。之所以實現如此成就,是因為他們較早地下註谷歌Android智能手機平臺,借此推出瞭功能與iPhone類似,但價格卻更低的手機。但自那以後,問題便逐步堆砌。根據美國市場研究公司IDC的統計,三星目前的市場份額已經下滑至25%。今年1月發佈的Galaxy S5因為沿用瞭廉價塑料外殼而成為業界笑柄。

  小米和華為等中國低價廠商,以及Wiko和Archos等新興歐洲品牌,都在自下而上逆襲三星。而在高端市場,蘋果也在搶回失去的份額。在蘋果推出瞭大屏手機iPhone 6和6 Plus後,這種趨勢似乎還將延續下去——三星至今仍在該市場占據優勢。另外,智能手機市場也在逐步成熟,事實上,這類產品在歐洲的銷量已經開始萎縮。

  倘若僅憑更加優秀的硬件便可擊退對手,那麼三星仍然很安全。美國市場研究公司CCS Insight分析師本·伍德(Ben Wood)表示,這是三星最擅長的業務。自從一年前發佈Galaxy Gear智能手表後,它又接連推出瞭5款機型。“三星將原型產品推向瞭市場。”伍德說。但智能手表也從側面凸顯出三星遇困的原因:與iPhone 6和6 Plus同時發佈的Apple Watch或許與Galaxy Gear非常相似,但它卻可以融入蘋果軟件和服務生態系統中,其中包含瞭免觸式支付系統和復雜的健康監測應用。

  三星難以在生態系統上與蘋果比肩。它無法控制Android,而它努力開發的Tizen移動操作系統似乎也並未取得進展。作為一傢信奉儒傢文化的硬件企業,三星很難推出一流的應用和服務。

  所以,IDC分析師弗朗西斯科·傑羅尼莫(Francisco Jeronimo)表示,該公司最大的機會就是堅持發展硬件,推出令消費者愛不釋手的產品。但它必須盡快行動。諾基亞和黑莓的經歷表明,命運的天平往往會在瞬間改變。蘋果新iPhone上市三天就賣出1000萬部,相當於Galaxy S5上市25天的銷量。

  總之,這些工作似乎都很適合李在鎔。三星的觀察人士隻想知道,他是否有能力完成這項任務。但當他真正執掌帥印前,或許也要親自發表一通“什麼都要變”的演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