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2015朱曄專訪:當今互聯網思維與巴菲特午餐分享

  蘋果園11月20日訊,中國(成都)數字娛樂節(DEF2015)聚焦全球遊戲開發者大會(GMGDC),今天成都東郊記憶將全面開放GMGDC—領袖峰會、GMGDC—海外遊戲專場、GMGDC—數字娛樂行業招聘會、GMGDC—國際商務精準對接會、獨立音樂嘉年華(小旭專場)以及早上CEO的約炮娛樂等活動,今早蘋果園前方記者在GMGDC現場聆聽《天神娛樂》董事長朱曄為我們帶來“當今互聯網思維與巴菲特午餐分享”。


圖:《天神娛樂》董事長朱曄采訪現場

  朱曄先生在GMGDC現場提供當時團隊和巴菲特的就餐地址:紐約曼哈頓49街Smith Wollensky餐廳,正如這傢餐廳實在、十足肉感的牛排一樣,朱曄第一眼見到巴菲特時被他和藹和親的形象表示敬佩,此次GMGDC大會《天神娛樂》以“大道至簡、貴在堅持”為主題為我們分享成功的方式,朱曄作為創業者也是投資人更加專註才是王道,其中表現在隻做您懂得行業、做這個行業有上升趨勢、找到熱愛這個行業的人。


圖:《天神娛樂》團隊和巴菲特先生共進午餐

  當然演講最大亮點是和巴菲特共進午餐時的收獲,朱曄在午餐時問瞭幾個問題:


  1、  我不會炒股,您教教我

  巴菲特表示:“其實我自己本身也不怎麼炒股”,專註做自己喜歡的並且是對的事情,那麼相信你最終會收到很大的回報

  2、  cash is king or 價值投資

  朱曄先生當時發現巴菲特先生面前是沒有紅酒杯的,面前放的是一杯可口可樂”,巴菲特目前投資的項目基本都是全球化品牌,當時朱曄先生問瞭巴菲特:“為什麼不投高科技”,當時聽他的回答,巴菲他非常註重現金流,投資前都會進入保險公司預估項目。

  目前整個金融市場不是很好,錢比較緊公司投資都很謹慎,但是對巴菲特來說恰恰是一種投資的機遇。

  3、  對小孩教育的看法

  巴菲特當時舉瞭一個例子,如果你小孩有1美元,99美分消費,剩下1美分存起來,那麼將來就會養成存儲、理財的習慣。

  4、  合夥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什麼

  投資沒有百分百成功,巴菲特在投資領域是個非常好的人,哪怕知道這項投資沒有高回報或者會虧錢,為瞭朋友也會做一些犧牲,巴菲特先生說話幽默風趣、耿直,我們真的沒辦法不愛上這位可敬的老人。

  5、  怎樣看企業管理者

  巴菲特很簡單,他對朱曄先生表示:“你要看他是因為錢,還是真正因為熱愛這項工作,並且能夠做一輩子的,如果是真的想做這件事情,那麼我覺得絕對可以投資該公司”,就像當時巴菲特在國內碰到老羅時,當時就問老羅:“你想做什麼?”,老羅回答:“我想做手機”,其實主要的還是看是否熱愛這件事情,發自內心的想做。

  6、  怎麼看中國人?

  巴菲特覺得其實我們並沒有什麼區別,大傢都在努力工作、熱愛生活。

  7、  永遠和誰在一起?

  巴菲特:“永遠和比你優秀的人在一起。”


圖:朱曄現場演講

  朱曄在午餐上問到巴菲特先生中國股市的未來情況時,巴菲特用一句“I’m Bullish On China”概括,中國股市目前還有發展前景,在演講快結束時朱曄先生為我們推薦瞭《柔道戰略》、《創新者的窘境》這兩本書,其中《柔道戰略》講的是找對方最薄弱的環節,以小博大,而《創新者的窘境》講訴的是怎樣改變遊戲規則,一直大鱷魚,你要打敗他,在水裡抱著鱷魚打,肯定打不過,但是你把鱷魚引到樹上,猴子就能把他收拾瞭,互聯網上小公司打敗大公司,改良沒有出路,隻能靠顛覆,蘋果園前方記者有幸采訪到《天神娛樂》創始人朱曄先生,以下為訪談實錄:


  記者:各位媒體朋友,現在在我身邊的是天神娛樂董事長朱曄先生,朱總您好。

  朱曄:您好。

  記者:您與巴菲特共進使上最貴午餐在圈內掀起什麼熱浪呢,這是什麼緣由呢?

  朱曄:其實我預算是300萬美金,其實還好,在220萬美金的時候就沒有競爭瞭,其實還不是最貴的,最貴的是300萬美金。

  記者:您在朋友圈說過:“大道至簡,貴在堅持”,您的大道是指什麼?

  朱曄:每個人都有自己成功的路徑,特別逗,當你人生到一個階段的時候你可能做得還不錯,就有好多人在你身邊說A、B、C,你就會恍惚。遊戲行業其實也是一個好行業,但是看上去也不是那麼美,包括好多傳統遊戲的CEO跑去做互聯網,不一定專註在自己起傢的遊戲行業上。這次見瞭面以後,給我自己最大的啟發,遊戲行業還挺好的,我個人覺得遊戲是國內最賺錢的行業,比影視都賺錢。在這次見面以後,我會反饋到公司裡面,踏踏實實的想把公司自己的本業遊戲業務做得更好,這可能是對我自己最大的觸動,再去回望原來是怎麼樣的成功,對於未來你還應該怎麼樣去堅持。在跟巴菲特先生聊的時候,特別重要的一點是我沒有問他你為什麼去賣可口可樂這些特別傳統的問題,對他的生意模式來說,他不停地控制現金流很好的公司,去收購現金流很好的公司,不停地這樣去買,最後他的財富會不斷地積累。最關鍵的要素,這些生意不要變,這些生意不要5年就沒瞭,或者是10年就沒有瞭。如果你希望做到積累,你需要買到的都是30年,甚至是更長時間都不要變化的生意。科技行業是變化的最快的,所以他選擇不投科技行業,這就是他非常堅持自己的方法論,他堅持這樣去做,他的財富在一直積累。如果遊戲行業我們做得不錯,為什麼不繼續把它做得更好?我自己個人擅長的是賺錢,我對賺錢的生意是特別敏感的,有商業特質,不一定是先去燒錢,對於做出一個平臺,我個人覺得我這輩子沒這個命,也沒這個運,我就做賺錢生意就好瞭。天神娛樂都是賺錢生意,像遊戲,廣告平臺,APP的分發渠道,還有拍電影、拍電視劇,這些生意都是賺錢的。有些行業有自己的特點,有些行業不光能賺到錢,還能賺到名聲。大傢知道光線、華誼,他們是做影視行業的,影視行業能賺錢,還能幫你制造一定的影響力和品牌,所以我們天神娛樂集團就是往這個方向去佈局的。當然,我們會投資一些獲取用戶,獲取流量這樣的企業。

  記者:天神娛樂用幾年的時間變成凈利潤過億的公司,您是如何帶領團隊的,在經營過程中遇到的困惑又是如何解決的?

  朱曄:遊戲行業最大的問題是變化太快瞭,變化太快也是我們自己作的。早年參加活動的時候,頁遊找到一個非常好的發展機會,那時候剛好是2009年底,頁遊剛剛起來,我們做瞭武俠類的頁遊。我們並沒有把端遊用戶請過來,是通過玩頁遊不錯的用戶,大概也有幾百個億。可惜大傢沒有很好的去愛惜這些用戶,用戶通過流量買進來,把用戶的錢吸到遊戲裡,如果用戶不願意付錢就流失瞭。最後有一點悲哀,有一天人傢跟我們說玩頁遊的人玩不起瞭,比端遊還費錢。在中後階段我們一直在跟騰訊合作,騰訊偏向於養用戶的平臺,他要保護用戶。因為不珍惜,所以讓這個行業快速地從2011年、2012年的高點快速滑落下去。另外一個助力是因為手遊起來瞭,手遊更方便,更具有隨身性。我們這個行業最大的困惑是變化很快,另外一個困惑是很難保證每款產品都成功。公司最大的浪費不是說我們的員工在哪兒上網聊聊天,或者是稍微幹點別的,其實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辛辛苦苦用瞭12個月,甚至18個月做出一款遊戲,上線以後沒有用戶玩,這才是真正可怕的過程中。我也建議所有的遊戲人一定要看《精益創業》這本書,一定要知道用戶想要什麼,而不是你想象中用戶想要什麼,你覺得用戶喜歡什麼,這是錯的,最重要的還是你要瞭解用戶,讓用戶幫助你一起把產品開發出來。其實最大的問題是行業的快速變化,包括現在除瞭騰訊以外的其他渠道,工會打折打得那麼兇,手遊快速地進入到頁遊相同的模式,這是很可悲的事。

  記者:天神娛樂在工作中是如何瞭解用戶的?

  朱曄:因為我們自己有我們自己的分發平臺,我們本身就有幾百萬用戶,而且都是IOS的用戶,用戶質量也不錯,基本上一個產品怎麼樣,我們可以找到面向的種子用戶不停地去測就好瞭。測的核心是玩法,不是成長,成長其實大同小異,都不難。你的核心玩法是否滿足用戶的需求,用戶是否真的喜歡,包括內容迭代上也是不是用戶所喜愛的,所以內容還是蠻重要的一件事。

  媒體提問:我想問一下根據分發平臺上的數據來看,什麼類型的遊戲會存活得比較好?

  朱曄:MMORPG。英雄聯盟出來之前,還有群雄涿鹿,但是英雄出來之後都在掉,有點贏傢通吃的感覺。

  記者:感謝朱總。

  朱曄:謝謝。

  下面蘋果園前方記者將陸續采訪到不同互聯網大咖們,下面掃一掃大傢可盡請關註蘋果園後續其他采訪嘉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