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2015|巔峰對話:移動遊戲的哥倫佈之旅

  2015年11月21日(蘋果園)訊,DEF2015中國(成都)數字娛樂節聚焦成都東郊記憶,國際各界企業大咖齊聚一堂,共同探討泛娛樂佈局下的新模式。今日大會現場萬戈爾(Vungle)公司大中華區總經理Mike Wang、Wolkenlenker UG公司CEO Sebastian Wehner、Falafel Games公司CEO Vincent Ghossoub、Altitude Games公司CEO Gabby Dizon以及Naranya公司中國區總經理Arturo Velez為我們奉上瞭“巔峰對話:移動遊戲的哥倫佈之旅”的精彩對話,以下是蘋果園前方記者整理的現場對話實錄:

  主持人:

  GMGC戰略顧問Maxim de Wit

  對話嘉賓:

  萬戈爾(Vungle)公司大中華區總經理Mike Wang

  Wolkenlenker UG公司CEO Sebastian Wehner

  Falafel Games公司CEO Vincent Ghossoub

  Altitude Games公司CEO Gabby Dizon

  Naranya公司中國區總經理Arturo Velez

  Maxim de Wit:大傢下午好,首先我要特別感謝宋煒先生邀請我來主持這次巔峰對話。我們這次巔峰對話的主題是《移動遊戲的哥倫佈之旅》,我們的對話專傢也是來自世界各地,有請他們:萬戈爾公司大中華區總經理Mike wang、Wolkenlenker UG的CEOSebastian Wehner Falafel Games CEOVincent Ghossoub、Altitude games的CEOGabby Dizon、 Naranya的中國區總經理Arturo Velez

  在移動遊戲的“大航海時代”,國內公司面臨著出海開拓市場的需求,海外公司也面臨著從本國向其他地區市場發展的需求,所有遊戲公司都摩拳擦掌,紛紛出海開拓探險,開啟哥倫佈之旅。移動遊戲企業應該如何制定發展戰略以贏得競爭,跑贏市場?對一個企業未來發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請問Vincent Ghossoub對這個問題怎麼看呢?

  Vincent Ghossoub :有一些代理商對我們的產品非常感興趣,我們是否全球化還是本地化,這些決策我們必須要去做,但是前提就是無論你是不是喜歡,你必須要實現全球化。我們現在有三個大市場,第一個就是美國,還有日本和中國,從市場組成以及暢銷來看這是三個主要市場。確實每個市場的分化程度不同,比如這些市場的人口組成、用戶成分以及遊戲銷售情況都會有所不同,這些也是主要是由於現在我們的用戶可以去主動獲取遊戲,有很多APP商店都能夠幫助我們銷售這些遊戲。無論你在哪兒都能在APP商店看到很多應用,谷歌和蘋果在這方面做出瞭很大的成績,這兩個公司是APP主要的主導者,有瞭這樣的基礎我們就要看我們是否進行全球化還是本地化。

  Maxim de Wit:確實我們面臨著這樣的選擇,必須要選擇特定的方式,不能一直本土化,還要面向全球市場。Sebastian Wehner你對這個問題有什麼看法呢?

  Sebastian Wehner:我認為首先你要找好目標群體,然後再進行全球化擴張,另外也可以找一些比較小的市場,像德國這樣小的市場可能在本土沒有太多發展空間,沒有太多變現的可能。全球化究竟意味著什麼?我覺得你必須要做好足夠的戰略部署,這樣的話在你的產品走向全球化的時候你能夠做好充分的支撐和支持,並且能夠有足夠的能力去與你的競爭者進行競爭。你進行全球化的時候,也適當讓你產品能夠適用更多的市場,比如將它翻譯成更多的語言,適應不同的全球化市場,另外就是要做好定位。很多市場都具有自己不同的特征,要看一下你的產品能否翻譯成當地的語言,尤其是一些比較細分比較小的語言。

  Maxim de Wit:確實像你說的,我是來自德國的,如果我隻是聚焦德國市場就失去瞭很多變現的機會。如果我們看一下拉美市場,從拉美市場角度來看,可能這個市場也並不是特別大,所以也是要走到全球化的進程當中。

  Arturo Velez:我認為拉丁美洲也有很多市場,它的人口總數與中國相當,我們這些開發者在最初階段的時候也確實是聚焦於拉丁美洲的各個國傢和市場,我們在探索過程當中也希望找到更多的成功方法,我們要看一下自己能不能獲取更多忠誠的用戶,是否能夠拓展出更多的渠道。所以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在這個當中擴大我們的知名度,變成拉丁美洲首屈一指的成功遊戲開發商。

  Maxim de Wit:我們看一下東南亞。

  Gabby Dizon:首先大的平臺是比較容易擴張的,但是我們發現還是有一些其他的渠道其他市場具有不同的特征。現在有很多玩傢能直接獲取遊戲,我們會將產品直接發到英語國傢市場,希望通過他們的努力再擴展到其他市場,比如東南亞市場。

  Maxim de Wit:麥克你認為你們的營銷在全球化的角度來看是什麼樣的情況?你們在這方面有什麼樣的策略?

  Mike wang:我認為無論從西方到東方,還是從東方到西方你都要采取一些針對性不同的策略,就比如說西方國傢的產品擴展到中國可能就需要不同的策略,很多東西其實都是全球性的,所以你所采取的方式以及你所研發的這種遊戲的類型是否寧願適應到你的目標市場。我們有足夠的資金進行投資,可能很多公司不具備這樣的能力,所以我們也希望找到非常適合的公司,我們投資他們的產品然後取得成功。所以投資、發行我們是有不同的運營方式的。

  Maxim de Wit:因為你在中國工作,也瞭解大中華區一些用戶的行為,就比如說東南亞的負責人更願意聚焦於東南亞市場,那麼你也聚焦於中國市場,同時也在開拓其他市場的業務發展,所以你有很多資源和專業技術,你會如何應用呢?

  Sebastian Wehner:這就是如何更好的利用資源,你必須要考慮制定非常好的計劃,你產品想要推廣到全球的時候必須要制定層遞式的發展策略。

  Gabby Dizon:我認為你不斷擴張到下一個市場的時候要不斷鞏固你的業務,就比如菲律賓的角度來看遊戲擁有不同的主題和語言,要聚焦當地的情況。

  Maxim de Wit:我本人是一位遊戲開發商,比如我在美國工作,首先我要聚焦於本土市場,但是如果遊戲上線到APP商店,我們也可以在其他國傢發行我們的遊戲。我們是讓全球用戶下載還是美國本土的下載呢?

  Arturo Velez:我認為你們現在的遊戲肯定是英語的遊戲,全世界可能現在都在學英語,所以你要瞭解全世界用戶的行為,瞭解他們對什麼產品感興趣,作為開發者我們要不斷瞭解和學習才能瞭解海外用戶的體驗。

  Maxim de Wit:是的,關於一些新的遊戲產品我們可能要更好瞭解它的核心內容,海外你認為這些用戶是可以下載的嗎?

  Mike wang:我覺得你可以先進行測試,根據測試結果看試運行的結果,看它在海外是否受歡迎,比如你可以先在臺灣地區進行測試,因為臺灣地區和大陸本土有相似的文化,所以用戶行為有一定的相似性,你可以在臺灣地區進行測試,然後再進行下一步決策。

  Maxim de Wit:關於你分享這些資源優沒有什麼想聊的?

  Vincent Ghossoub:我認為你要選擇自己進軍的海外市場,這方面你就要考慮得比較周全,當然你要考慮到經銷方面,考慮到變現方面,這些都是你需要考慮的問題,你要考慮地域方面的問題,廣告、營銷,內容本地化,支付方式本地化這些方面都是必要考慮因素。當然偶爾你也會收獲一些驚喜,就比如說我們找到一些合適的海外市場,進而發現瞭更多可行的海外市場,我們之前有過類似這樣的經歷,收獲瞭很多驚喜,並且在土耳其推我們的產品,當時我們也進行瞭很多運營,收獲瞭來自用戶的支持,所以我們在土耳其發整體運行是非常成功的。我們確實要考慮這些東西,我剛才所說的那些因素,但是也不要過度的焦慮瞭。

  Gabby Dizon:就比如說我們想要讓我們中東的產品在美國市場上獲得成功的話,我們當時確實把美國當定位為全世界遊戲市場,我們當時推行的時候也希望這個產品能夠讓美國用戶進行免費下載,主要是IOS系統當中,美國用戶可以用自己的帳戶和信用卡進行相關的支付,從而進行下載。

  Maxim de Wit:你看一下我們遊戲的銷售量,大約有60%都是在美國市場,所以我們就不要過多關註這些數據瞭,其實中東地區也有很多用戶,這是很有趣的,我們想要把遊戲擴展到海外市場,假設說你自己已經下載遊戲,你想要推廣到海外市場你想要選擇怎樣的數據?你做市場策略的時候會考慮什麼因素

  Arturo Velez:我一直在尋求合作商,對於我來說美國也是比較熟悉的市場,現在很多遊戲也都會投入美國市場上,因為在拉美的話我們其實沒有當地的開發商,所以我們在全球獲取開發商,我們已經很習慣這種模式瞭,而且確實在投資到拉美的這些客戶,可能成本會更加低一點,然後我們要在加拿大進行開發,然後再把遊戲推廣到美國,我們可以考慮一下用戶的行為,就要進入昂貴的市場獲取更多的客戶。

  Mike wang:我覺得現在全球化已經帶來瞭一些改變,你不能夠隻關註流量,不是說投放一個遊戲就有人來註冊,現在很多開發商紛紛和谷歌、蘋果等渠道商進行合作推廣他們的遊戲,萬戈爾也會更加聰明的運作,讓遊戲服務客戶,這樣看一下這些數據,然後再考慮一下各種公司的策略,我們可以看到我們應該采取怎樣的策略,但是要更加仔細考慮我們想要開發哪種類型的策略,然後我們要開發哪種遊戲APP,其實就是你要如何均衡好供應和需求的關系。

  Gabby Dizon:我們重點是ROI,也就是投資回報率,這是我們關註的。我們覺得這個行業需要采取不同的渠道來獲取利潤來收集數據,這些都是由投資回報率所驅動的,但是你不能不顧你自己的國內市場,但是假設說你開始去進行投資,在很短的一個時間內能夠完成優化,所以就可以推廣到海外的市場。

  Maxim de Wit:你們有特定的投資策略嗎?你們現在已經有一些回報瞭,你覺得有什麼秘密可以跟大傢分享,你們的訣竅在哪裡?

  Gabby Dizon:我們非常依賴於威爾士,我覺得我們也應該獲得客戶的忠誠度,我們關註與威爾士的市場,他們店面裡享受好的服務之後就能留存住客戶,我們也是這麼做的,我們就是準確定位客戶之後為他們提供好的服務,真正的照顧到瞭他們的意願,從而為他們提供好的服務才能留存這些客戶。

  Maxim de Wit:這就是你們的關鍵點和首要考慮?

  Gabby Dizon:是的,我們在遊戲群體當中確實是這麼做的,因為可能他們付費購買我們的產品,然後我們為他們提供更好的服務,所以構建起瞭這樣一個完整的生態體系。你們做的就是關於準確定位客戶這方面的工作,以及一些高端產品的市場,所以我認為你們這種比較小的高端的市場與其他的市場情況會有什麼不同嗎?因為可能你們現在主要是在做一些精品兒童遊戲。

  Sebastian Wehner:我們其實是不做用戶獲取這方面的內容的,可能一個APP無法實現多種商業模式,所以我們可能需要開發出更多可用的APP幫助我們運營,我們也要通過一些社交媒體和平臺來瞭解兒童他們玩遊戲的習慣以及他們父母的意願,我們也與其他的開發者進行合作來做一些遊戲內置以及遊戲外部的推廣。同時我們也開展瞭大量合作,與不同的媒體進行跨媒體的聯合開發。上周我們與德國一傢電視臺進行瞭共同產品開發,我們將傳統德國電視當中的角色融入一款APP當中,從而推出市場。假如說我們要進軍中國市場的話,我們就要看一下中國的兒童更喜歡玩什麼遊戲,還有就是看中國的發行商都在發行什麼遊戲,從而對我們自己的IP作出進一步提升和修改,這樣就能夠用我們的技術融合中國的IP價值來進行中國市場上產品的推廣。我們也會註意遊戲的主題在這個市場會不會比較適合,我們會看一下有哪些主題對全球傢長來說是適用的,然後去進一步挖掘。有一位德國的神經科學傢,他曾經就做過一項研究,如果小孩他在玩視頻遊戲的時候,可能他們的大腦當中有一部分的運營就真的是面向瞭全球化,孩子們也會變得越來越國際化,所以說如果你真的是打造瞭一款本地化的遊戲,可能從生物的角度方面我們也能夠分析出這款遊戲經過一定的調整可以走向全球市場的。

  Maxim de Wit:你不僅僅需要做出全球化的努力,在本地化也要努力是嗎?

  Sebastian Wehner:是的,首先本地化做好,找到可以完善和改進的地方,再將它推進到全國市場,這就是我們的做法。

  Maxim de Wit:中國很多發行商現在是聚焦東東南亞和臺灣市場,Mike wang你能不能談一談?

  Mike wang:很多發行商發行瞭關於中國的遊戲,還有SLG類型的遊戲可能也是更容易的推廣向東東南亞以及臺灣市場,因為文化是相似的。港澳臺地區蘊含著非常豐富的中國傳統文化,像中國武術和功夫遊戲會變得非常受歡迎。

  Maxim de Wit:哪個市場是你們現在最重點發掘的?

  Mike wang:我們重點發掘的市場就是臺灣,因為我們語言文化相通,所以我們更加親近。

  Maxim de Wit:泰國、印尼的開發商也想要聚焦資源擴展,你會聚焦這些國傢嗎?

  Mike wang:我們就是先定位,定位之後做測試看這些國傢是否合適。

  Maxim de Wit:關於東東南亞本地遊戲市場你有什麼要說的?

  Gabby Dizon:我認為在東東南亞匯聚瞭很多遊戲,可以看到很多歐美國傢的遊戲,也有很多東方國傢的遊戲。可能十年終MOS這種遊戲在菲律賓和東東南亞非常受歡迎,可能在移動遊戲上面也出現瞭類似的影響和趨勢,當然中國遊戲在東東南亞也非常受歡迎,因為東東南亞人可能對於東方文化以及對西方文化的接受度非常高。

  Maxim de Wit:我們還剩最後的5分鐘,我希望利用最後的5分鐘,大傢對各位遊戲行業的從業者還有什麼建議嗎?

  Arturo Velez:我們其實可以做一個問答環節,拉丁美洲是非常好進入的國傢,那裡隻有2種官方語言,隻有18個國傢,雖然是一個很大的地區,但是在那裡如果你想要滲透到那裡的市場的話是比較容易的,並且我們在那裡做本土化以及瞭解拉丁美洲的開發商和用戶行為都會比較容易啊。在美國可能1/5的人口都是來自拉美,所以我覺得美國市場這方面的發展我們會有所考慮。

  Mike wang:我覺得最重要的是你做好以IP為驅動的發展戰略,應該更正確認識IP,然後才能更好的增大你產品在目標市場的覆蓋率,現在可能IP會變得非常昂貴,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做得起IP的。

  Sebastian Wehner:這個問題我並不想說教什麼,但是可能2007年、2010年的時候,那時候我們將遊戲不僅僅是看做遊戲產品,而是看作一種娛樂化的渠道,那個時候我們開發出瞭各種不同的IP,我們也希望將不同資源進行整合,能夠增加我們開發商的能力,並且能夠跨越思維的束縛,進行一些更創新性的想法,同時也能夠為一些IP進行授權,我們需要舉行一個更大的視角,同時我們也希望能提高用戶的參與度,我們也需要更好參與遊戲產業當中,與其他合作夥伴更好的合作。作為IP所有者我們要完全瞭解自己的IP價值,從而與其他的開發商和合作夥伴更好的合作。我們經過精挑細選來授權一些IP,所以我們要與IP所有者進行合作,這樣才能夠抓住更多發展的機會。

  Vincent Ghossoub:關於IP我們也討論瞭許多,談論到瞭它的價值,就像你說的現在它的價值很高,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得起的,並且它對經濟也有一定的影響,可能就比如說更高價值的IP就很難去真正的實現利潤的回報,如果變現率比較低的話。我現在要說的就是,可能現在每個人都能夠擁有IP,那麼你可以做的就是可以去降低你用戶獲取的這種成本,在不免費的情況下盡可能降低獲取用戶的成本,通過不同的渠道做到這一點,並且你的IP可以進行定制化,讓它更符合某一個用戶的群體。就像Sebastian Wehner剛才說的,如果要瞭解中國市場就瞭解中國的兒童和傢長所期待的是什麼,而對於我來說,可能我也要采取同樣的做法,IP擁有這樣一種價值,這種價值是用戶獲取渠道不具備的,所以可能我們更好的利用這樣的IP對其進行更好的定制化就能夠更高效降低用戶獲取成本,從而維持長期的發展。

  Sebastian Wehner:我之前在電視行業工作,我們對於品牌打造這個概念非常瞭解,所以對我們來說你必須要真正打造起自己的品牌。比如說電視臺,可能首先電視臺的節目在歐洲做得非常成功,它要樹立自己的品牌,從而擴展到全球市場。現在我們在全球市場上也看到瞭各種各樣的IP,有的IP有幾十年的歷史,你可以進一步激發和復活這些IP的價值,對其好好利用,從而打造起自己的品牌。

  Maxim de Wit:我覺得我們該做一個總結瞭,Gabby Dizon你還有沒有什麼要說的。

  Gabby Dizon:東東南亞市場各國都有自己不同的語言,但是都可以使用英語,可能使用程度不同,有的國傢是官方語言,有的國傢是第四語言,但是與拉丁美洲相比那裡20個國傢隻有2種語言,所以對我們來說可能更加多樣化,尤其我們還有很多方言的情況就是更加多元的市場。

  Maxim de Wit:現在我們對話進行到瞭尾聲,我們這些專傢並沒有針對產品打廣告,他們真的帶來瞭很多幹貨,並且能夠激發我們的靈感,所以我真的想要表達一下對各位的感謝。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