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白金作者跳舞專訪:網絡文學改編遊戲之路

2015年11月19-21日,中國數字娛樂領域的頂級盛會——由全球移動遊戲聯盟主辦,我們共同見證瞭全球移動遊戲開發大會(GMGDC)的各企業大咖的分享盛會。同時,我們也邀請來瞭起點白金作者離火文化執行董事跳舞前來專訪。

  記者:各位媒體朋友大傢好,現在在我身邊的這位是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傢跳舞先生,您好。

  跳舞:您好。

  記者:您能先給各位媒體朋友們介紹一下您和您所在的公司嗎?

  跳舞:大傢好,我是跳舞,是一名作傢,是一名編劇,現在我們也新成立瞭一傢做泛娛樂的新公司,叫做離火文化,我任執行董事。

  記者:您作為白金作傢,周知創作過程是很艱辛的,您在創作的過程中,有什麼心得和感悟呢?

  跳舞:我覺得做任何創作性的工作都是比較高難度的,而且也是很辛苦的。我做小說的原創創作做瞭近12年,我覺得最大的難處在於堅持,當你把一件事情持續做一年,做兩年,做三年,做五年,做八年,做十年的時候很有可能會遇到瓶頸,也會遇到靈感漸漸地減少,甚至有可能遇到漸漸喪失的情況。如何找到新的刺激,刺激你去尋找更多新鮮元素就比較困難,這一點是我入行十幾年來感觸最深的一點。

  記者:您在生活中是如何將靈感創意轉化為寫作素材呢?

  跳舞:我平時無論是在看電影也好,看小說也好,或者說玩遊戲也好,電腦上永遠會有一個Word文檔,文件名叫“火花靈感”,我會把靈感記下來。如果當下不抓住它,可能它走瞭就真的走瞭,因此把每個靈感都記錄下來,這是創作過程中是非常寶貴的財富。

  記者:面對文學IP與遊戲結合的這種火熱的現象,您有怎樣的感受呢?

  跳舞:這肯定對網文行業是一個巨大的推動和促進作用,因為在還沒有“泛娛樂”這個概念之前,那個時候整個行業還是比較保守的,可能在七八年前,或者在更久一點,網文已經在行業有很大的影響力,但是網文隻是單純的有個網站平臺,文學平臺,大傢來閱讀這個小說,一本小說可能有很高的人氣,很大的影響力。比如說我個人有一本小說,在網站正版的閱讀人次是3800萬,可是那個時候沒有途徑可以把這麼巨大的影響力變現,或者把它拓展到其他的領域,因為那個時候整個行業還沒有“泛娛樂”這個概念。現在情況不一樣瞭,一部小說可以改成電影,可以改成遊戲,可以最大的把IP的價值體現出來,能變現,也可以提升影響力。這時候小說IP本身和其他行業的融合,它在價值轉換當中放量非常巨大,關於這點我感悟非常深刻。

  記者:您覺得什麼類型的IP更適合與遊戲相結合呢?

  跳舞:如果說是與遊戲相結合,當下可能最合適的小說題材應該是一些玄幻類、奇幻類小說,因為這一類小說來說它可以做RPG模型。我本人的作品改成遊戲現在應該改瞭4部,這4部無一例外全是奇幻和魔幻類的。這一兩年,尤其是從今年開始也有一些變化,隨著市場的多元化,隨著遊戲類別的多元化也可能會出現新的題材,也適合於改編成遊戲,玩傢們也會願意接受一些新的元素。其實我自己也有嘗試,做瞭一款“都市異能”的遊戲,有點類似於美劇《Hero》,而且在未來很短的時間之內就有可能把題材變得多元化,因為市場變大,同時我們的受眾,我們的玩傢他的接受能力是非常強的。

  記者:您近期在新作方面有什麼籌劃嗎?

  跳舞:我現在正在寫一本小說叫《天啟之門》,這是我正在連載的一部小說,已經寫瞭有半年,估計還得寫一年半,其他的我會有一款遊戲叫《天火燎原》,是三國類的題材,是放在我們自己的遊戲公司來做,我們的公司也慢慢的在做這兩個項目,兩個項目齊頭並進,這是未來最新的工作計劃。

  記者:您覺得95後和00後是否會成為文學作品的主要受眾?面對新的一代人,您在創作過程中有新的方向和想法嗎?

  跳舞:的確現在95後和00後是比較主要的一部分讀者用戶,或者是玩傢用戶當中比較重要的一部分,但是倒還沒有達到占絕大多數。因為我們做過一些數據統計,以我個人而言,我的讀者用戶群體也有很多80後,甚至還有很多70後,基本上我的讀者年齡層次是15-35歲。95後和00後的數據會變得越來越多,因為隨著年紀漸漸長大,粉絲是會老的,很可能你的題材永遠隻會吸引這麼一個年齡段的用戶,可能過瞭一個年齡段之後他們就不再是你的用戶瞭。隨著越來越多的95後和00後進入我們的用戶群體後,作為創作者而言,我覺得需要跟這些年齡層次的用戶有一個思維上的溝通,因為你不能瞭解他們的想法,不能瞭解他們需要什麼,你很難創造出能夠被他們喜歡,被他們接受的作品。所以說目前而言,我覺得95後和00後他們可能需要的是更年輕一些的,更新鮮的,更刺激的,節奏更快的東西。網文的閱讀也漸漸會變成碎片化的閱讀,我們是占領用戶碎片時間的東西,所以更加年輕化,節奏更加快,這樣會適合現在的95後和00後的需要。

  記者:您在創作過程中有什麼新的方向,或者想法嗎?

  跳舞:因為我本人是寫網絡小說寫瞭12年,我什麼題材都嘗試過,因為我沒有局限自己,我寫過都市,寫過修仙,寫過歷史,寫過各種各樣的題材。目前來看,可能因為網絡小說也是到瞭一個瓶頸,可能很多的套路,可能很多的故事都被大量的同行們幾年下來寫遍瞭,大傢都在尋找一些新的嘗試,尋找一些新的故事、題材,或者是套路上的突破和創新,在做一些新的嘗試。我本人現在寫的一本小說叫《天啟之門》,就是在做一些新的嘗試,可能在玩反穿越的概念。之前我們寫瞭幾年的穿越,現在我們寫一個反穿越的概念,以前我們的題材是說一個主角穿越到異世界之後特別厲害,無所不知,無所不能,我把這個idea反過來,你來到我的世界,憑什麼稱王稱霸,此著是以“吊打穿越者”為主的。此外我在漸漸做一些影視方面的突破,包括今年和明年都接瞭1-2部比較重頭劇本的創作,還和國內一些大咖合作,不會局限自己於網絡小說的作傢的身份,也會往編劇領域發展。

  媒體提問:比如說電視劇,綜藝節目,現在可以看到有些綜藝節目開始嘗試類似於遊戲的形式,比如說真人RPG遊戲,反觀網絡作傢,作傢由於泛娛樂大潮的影響,會不會對作品上有一些影響?

  跳舞:其實網絡小說和加入遊戲的元素,其實很早就有瞭,並不是現在才有的。網絡小說大部分的題材都是冒險類的或者說打怪類,它本身就具有很強烈的遊戲屬性,甚至很多網絡小說做成遊戲甚至可以跟遊戲的設定無縫對接,它天然適合做遊戲,我們很早就在做,並不是最近剛出現的。

  媒體提問:請問您自己會參與到遊戲的制作和營運當中嗎?

  跳舞:以前沒有過,但是現在有。我們現在在做一款我們自己的遊戲,因為這傢公司是有我參與的,我們的公司叫離火文化,我們在做一款根據我小說改變的遊戲叫《天火燎原》,這個遊戲並不是單純拿版權出來做的,我自己是公司的股東,我也是遊戲的架構師,包括策劃,包括所有的劇情、任務設定,都會一一去做,我會做一個深入的掌控。

  媒體提問:您在小說的讀者轉換到遊戲玩傢這方面有什麼建議?

  跳舞:其實大傢現在做IP,最早遊戲行業要買小說的IP來做遊戲,最直觀的就是吸量,可以直接把小說讀者轉化為遊戲的用戶,這是所有的遊戲廠商買小說版權最早、最開始的想法,我覺得他們的想法不能說是錯,但是有一個概念,有時候做不到對癥下藥,因為遊戲開發是有周期的,小說的創作也是有周期的,出一個什麼結果呢?就好像說今年跳舞紅我們把跳舞的書買來做一款遊戲,可是當你買我小說的時候,我的書寫瞭一年,是最紅的時候, 但遊戲研發也有半年以上,可能半年以後網上連載已經結束瞭,這時候人氣已經下滑瞭,如果這時候遊戲才推出來,它是有一個很大的落差,它的時間是錯開的。第二點,很多遊戲廠商隻是買瞭一個小說版權過來,結果遊戲和小說做得很不一樣,這就會造成讀者的反感,他覺得這跟我心中喜歡的那個小說的內容不一樣,我喜歡的角色你都沒有做出來,而你隻是套瞭一個皮,這時候變成遊戲廠商隻花錢買瞭一個冠名權。如果說現在做遊戲跟小說結合要更深入一點,有可能會做IP前置,我們在創作小說的開始就和遊戲方洽談,考慮到怎麼把小說做成遊戲,在創造小說的遊戲當中雙方不停地磨合,小說的創作和遊戲研發基本上是齊頭並進。當小說寫得人氣很高的時候,遊戲也研發完成瞭,這時候可以拿來公測,這時候在人氣上可以達到最高值。這種方式也有可能達到很好的效果,就是小說的內容和遊戲的內容是盡量的吻合的,不會讓讀者轉成玩傢的時候覺得這不是我喜歡的小說,它不是我喜歡的東西,如果內容符合玩傢設想的,那麼它就有可能達到一個很好的效果。目前而言把小說IP做成遊戲這是需要註意的方面,因為我們自己也是在做這樣的嘗試。

  媒體提問:我想問一下手遊現在的生命力都很短,有IP的手遊的生命力相對長一點,您是怎麼把控這方面的情況,保證遊戲團隊改編會跟IP原作比較契合?

  跳舞:IP的生命力比較長,手遊的生命力相對短一點,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我個人的感覺,怎麼樣能夠保證遊戲的質量達到預期,我覺得第一點得選擇一個比較靠譜的合作方,因為遊戲行業越來越龐大,也是魚龍混雜,研發團隊,運營團隊,發行商的實際能力都是考量一傢公司是不是靠譜的重要標準。我覺得第一點,像我這樣原來以純創作身份來“混江湖”的作者,有很多都是宅男,對市場也不瞭解,真的要選擇靠譜的公司才能完成遊戲。第二點,作傢本人和遊戲廠商磨合的過程也很重要,因為有可能大傢氣場不合,風格不合。第三點,因為現在有一個什麼樣的情況呢?現在整個市場對IP炒得非常熱,IP價值放得很大,在我個人看來市場是有點過熱的,我們不否認很多IP是可以掙很多錢,一個很紅的IP,有無數的成功案例。但實際上在這些成功案例下面也有很多不成功的案例。所以要選擇靠譜的合作方,當作傢和遊戲廠商的的順利磨合,必須要具備這兩點才能合作。我個人選擇的是雷天互動,我希望我這款遊戲能夠做成成功的案例。謝謝!

  記者:謝謝您。

  跳舞:謝謝。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