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停開發多款產品 因公司結構不合理?

  到底是蘋果高管分身乏術還是蘋果確實無心再繼續做某些產品?到底哪種組成結構更適合蘋果呢?

  本月早些時候外媒報道表示,蘋果公司已經停止開發 Airport 系列無線路由器,以及 Time Machine 無線備份盤,蘋果公司已經慢慢解散這些產品的開發小組。而今年 10 月份發佈會上,蘋果公司沒有發佈自傢的外部顯示器產品,而是向我們推薦瞭 LG 的產品。後來很快有消息稱,蘋果已經不再開發外顯產品。

  而蘋果自 2013 年之後都不再更新 Mac Pro 的舉動也讓很多人紛紛猜測,蘋果是不是想退出高端工作站市場瞭。畢竟在這個市場中的專業用戶,他們需要的是芯片和硬件常換常新的設備。一條所謂的“專業”電腦產品線 3 年都不更新一次,是無法勝任專業電腦的工作的。另外即使蘋果明年就更新 Mac Pro,但是很多人考慮到或許這次更新之後,又是一次遙遙無期的等待,那麼他們可能會考慮選擇 Mac 之外的桌面工作站系統。今年 MacBook Pro 更新瞭,但一些專業用戶認為蘋果這次更新也不是很有誠意。

  蘋果公司目前這種半退出專業計算機市場的狀態讓一些核心Mac用戶幻想著,蘋果能不能向其他公司授權 macOS 系統,這些公司有充分的時間和資源去開發兼容 Mac 的工作站。

  而不少分析認為蘋果公司現在兼顧不暇,問題就出在企業結構上,對於一個初創公司來說蘋果現在的職能型結構(Functional structure)很常見,但是對於一個大型公司來說,他們的結構好像就有點不合理瞭。

  從蘋果公司的執行團隊來看,你會發現沒有設立有 iPhone 或者 Mac 的產品高級副總裁,沒有人直接負責 iPhone、iPad 或者 Mac,因為蘋果的結構完全是職能性的。

  蘋果有首席設計官、有軟件工程高級副總裁、硬件技術高級副總裁,還有硬件工程高級副總裁。當然蘋果也設立有總顧問、首席財政官等傳統的高級職能性高管。可是在蘋果高管中,最接近負責特定業務的部分負責人就是安傑拉·阿倫茨,她是蘋果高級零售副總裁。

  不過安傑拉在蘋果其實也是職能性角色。在一般的事業部結構(Divisional structure)中,部分負責人負責的是該部門的盈虧,也就是說在這種結構中安傑拉是要為蘋果零售的盈利負責。但是蘋果不想讓零售一心隻追求利潤。除瞭利潤之外,蘋果零售店同時也是很重要的營銷語言,它的存在、設計以及運作都是以一種特殊的方式去體現蘋果品牌。

  職能型結構更有利於企業內部團結協作。蘋果能夠在不同設備之間支持 Continuity 功能,讓設備互通有無等就是因為它有高管負責“軟件工程”和“硬件技術”(比如芯片開發),而不是負責某款特定的產品。

  蘋果公司如今是一傢有著大量營收、巨額現金儲備和強大的全球品牌的公司。客觀來說,在這樣的條件下,定期更新 Mac 對於他們來說應該不是什麼太大的難題。也許對 Mac 進行重新設計或者突破性創新還是有需要一定的時間,但消費者的要求不高:隻是希望蘋果能夠定期更新 Mac,使用更新的芯片和硬件,成為電腦行業的標準。

  可現實是,蘋果對他們的專業桌面設備進行一次徹底的重新設計之後,在 3 年的時間裡不再對它進行任何更新。當初 Mac Pro 發佈時,有人認為在這個基礎上蘋果將無法再進行創新瞭,不過菲爾·席勒回擊表示“無法創新才怪”,他說的沒錯。但是一條管理良好的產品線,依靠的不是幾次零星的創新,而是不斷的更新。

  不過目前 iPhone 的重要性對於蘋果來說不言而喻,他們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去確保每年的新 iPhone 要比去年好。iPad 的硬件和軟件大部分與 iPhone 相同,除非要進行創新,它每年的更新也不需要蘋果太多時間。Apple Watch 是蘋果的穿戴設備市場的重要賭註,這是一個新的市場,但是失去它以後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誰都無法預計。在這麼多產品業務中,好像也就 Mac 業務顯得沒有那麼重要。但是在Mac社區中,消費者級別 Mac 筆記本是最重要的產品。

  可現在的情況是,即使Mac定期更新不難,但最終它還是沒有獲得定期更新,因為這不在任何人的職責范圍內。職能型結構中,一傢公司能夠集所有力量放到公司工作的重中之重上,那麼不管怎麼輪桌面 Mac 都是輪不上的。

  那麼問題來瞭:職能型結構是否真的符合蘋果公司的增長願景呢?畢竟對於一傢開發電子設備、擅長工業設計的公司來說,外顯是一個看起來非常有希望的市場。過去幾年 Mac 在 PC 市場的份額不斷增加,如果蘋果有專人負責這項業務,它還有很大的增長潛力。而且如果蘋果有更加明確的分工制(即采用事業部結構),那麼具有重大戰略意義的在線服務業務或許能受益更多。

  當然脫離單純的職能型結構或許會讓蘋果付出更多代價。過去這個結構讓蘋果保持著和初創公司一樣的靈活性。iPod 起初隻是 Mac 的配件,但喬佈斯很快做出改變,讓它成為一個跨平臺的大熱產品——喬佈斯能夠快速執行自己的決定,就是因為沒有所謂的“Mac 部門”為瞭某些官僚利益而阻礙他。推出 iPhone 或者 iPad 也不用擔心會蠶食資源或者市場份額,而像在采用事業部結構的微軟,他們就不可能輕易決定進入移動市場。

  但是如今蘋果退出一個又一個市場,分明就體現瞭在現行結構下他們的發展壯大面臨著很多難處。現在蘋果的蘋果已經很大瞭,但是他們還要發展壯大。想要實現這個目標,第一步就是像一傢大公司那樣行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