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創業者:眾籌還沒完山寨品已公然銷售

  當矽谷創業夢遇上深圳致富夢

  ■IT時報記者 章蔚瑋

  在以色列的耶路撒冷,一位來自工程啟動專業的設計者Yekutiel Sherman在2014年年末萌生瞭一個想法——幫助自拍愛好者解決出門要同時攜帶自拍桿的“負擔”,他要讓兩者合二為一。

  4個月後,他著手開始瞭模型設計,8個月後,也就是2015年12月,經過反復修改,一款成熟的“自拍桿手機殼”終於誕生——隻要將折疊收縮在手機殼背後的自拍桿抽拉,加上藍牙遙控就能完成自拍。

  他將這款寄於夢想的手機殼公佈到美國著名眾籌網站Kickstarter,並取名“Stikbox”。

  為瞭全方位展示這款產品的獨特性能,Sherman不僅拍攝瞭一部宣傳短片,還公開瞭所有的設計草圖。由於手機殼功能簡單實用,很快受到大眾投資者的歡迎,短短2個月之後,他就達成瞭籌款目標,929投資人為Stikbox投資34970美元。

  正當Sherman以為自己的夢想就要實現時,他卻意外地發現,尚未量產的Stickbox竟然已經出現在瞭海外版阿裡巴巴速賣通平臺上,每個售價19.9美元,而該價格遠低於他最初設定的29美元。

  《IT時報》記者采訪發現,Yekutiel Sherman的經歷絕非個案。一邊是矽谷,一邊是深圳;一邊是創業夢,一邊是致富夢,故事的背後可以是快與更快的商機爭奪戰,但也可以是原創與山寨的殘酷碰撞。對一些矽谷創業者而言,來自大洋彼岸深圳的這一股洶湧勢力,似乎有著比特朗普更大的殺傷力。

  要戰勝的是一條成熟的產業鏈

  今年3月的中國深圳,一款全新的自帶伸縮自拍桿的手機殼以約每天500個的速度在一傢小工廠內“飛速”生產。而整個深圳有近百傢這樣的工廠同時都在生產類似的手機殼。

  肖小(化名)是其中一傢專門生產手機殼小廠的負責人,他自己也說不清這款手機殼的設計方案最初是誰先弄來的,“各傢有各傢的門路”,規模大一些的廠會讓一兩個年輕人用VPN登錄海外論壇,“學習”最新最熱的款式,老板則根據海外網站上的熱度以及經驗判斷是否投產。規模小的廠通常隻要選擇跟風,一旦有爆款出現,不出一個星期,方圓幾裡內的廠子就都已經開始生產。

  肖小在今年2月從客戶那兒拿到瞭自拍桿手機殼的設計方案,客人點名要求生產這款手機殼,並拿來瞭設計圖紙,支付上萬元的“開模費”,重新制定模具。在肖小看來,生產這款手機殼的成本不低,由於配件數量較多,每個配件都要一條生產線,最後還要人工來拼裝,耗時又耗力。但海外市場卻很喜歡這款產品,還未完成生產,訂單量就已經達到上萬件。

  阿裡巴巴的全球速賣通平臺是將這批“山寨”手機殼從深圳銷往海外的重要渠道。陳青(化名)的店一年前在速賣通上開張,專賣3C周邊。他的主要進貨渠道是阿裡巴巴1688采購批發平臺,為瞭選到爆品,他會同時關註幾個貨源,據其透露,新品上架速度最快的廠傢有90%都來自深圳。今年3月,他就從其中一傢批發瞭一批自拍桿手機殼,銷往美國。33~35元人民幣的批發進貨價,他在速賣通上定價12.23美元(約折合人民幣84元),最熱的時候一周能售出100多件。

  Sherman的投資者很快在速賣通平臺上發現瞭這款手機殼的熱銷,他們非常憤怒,但隻能向設計者發泄:“你的定價竟然是克隆版的兩倍,我很懷疑,你最後的產品是否會比這些克隆版的質量更好?”此時,眾籌投資者們並不同情創業者,越來越多的投資者開始倒戈,一場退款潮鋪天蓋地襲來,他們不相信在山寨橫行的當下,這款遲到的原創版能擁有更大的市場。

  他們的競爭對手來自身邊

  “當數百傢廠在一個區域內做同一件事時,你要比的就是誰能跑得更快。” 看似“所向披靡”的深圳工廠同樣面臨“慢”帶來的風險和代價。

  當Sherman在為他的Stikbox尋找生產線時,深圳工廠內的第一批Stikbox已經出產;當Sherman的投資者抱怨iPhone 7已經上架,而為iPhone 6設計的Stikbox卻還未投產時,速賣通上的深圳廠傢已經開始銷售iPhone 7版的Stikbox。在深圳,他們的競爭對手更多來自身邊。

  就在Stikbox火爆瞭4個月之後,另一款同樣來自Kickstarter的“精靈球充電寶”再次迅速占領市場,這款會在夜間發光的圓球造型的移動電源似乎註定難以逃脫Stikbox式的命運。

  今年8月,尚處於眾籌階段、預定價為35美元的“Pokeball Power Bank”搖身變成不到60元的“精靈球充電寶”出現在國內淘寶市場,當時Pokemon Go的AI手遊紅極一時,一批深圳廠傢牢牢把握著這款以遊戲卡通原型打造的數碼周邊的生命周期,從出產到上線,隻用瞭不到兩周時間,搶占瞭Pokemon Go接下來兩個月的“黃金周期”。

  而在大洋彼岸的矽谷,原創設計者卻“錯失良機”,10月,這款眾籌商品僅獲得44位投資者不到1500美元的投資,最終宣告失敗。在這場競跑中,失敗的不隻有矽谷創業者,也包括一批“跑慢瞭”的深圳工廠,其中一傢工廠的負責人告訴《IT時報》記者,等他們拿到這款移動電源樣本時,已經是兩個星期後,當時市場情況已經天差地別,目前為止,他們依然有不少庫存積壓。

  “舶來的爆款就是要速戰速決,從最開始的爆紅,到接下來的市場消化期,最多不過3個月。”林琳(化名)是深圳一傢工廠的廠長,因為感受到市場競爭的壓力,規模不大的廠內專門聘用瞭2~3名設計師,負責改良“爆款”。在嘗到瞭Stikbox熱銷帶來的甜頭後,林琳所在的工廠又迅速追加瞭2.5萬元用於設計“升級版”的Stikbox,更薄更輕,首批新版即將在12月上線,售價要比原版高10%。對於瞬息萬變的市場前景,她也無法拍胸脯打包票,“在沒有新的爆款出現前,我們願意賭一把。”

  與此同時,在大洋彼岸的矽谷,原創的設計者們並不會總是坐以待斃。《IT時報》記者在kickstarter上找到瞭兩位熱度排名前五的眾籌設計者——設計瞭創意靠枕的StudioBananaThings公司創始人以及創意鍵盤Keyboardio的開發者Kaia。StudioBananaThings創始人告訴記者,他們已經意識到山寨品帶來的危機,正密切關註世界各地山寨品的出現,在眾籌階段,他們就已經在世界各地都搶先註冊瞭設計專利,一旦發現山寨,他們希望通過法律途徑來捍衛自己的權益。而Kaia則表示,他們在生產樣品時,就是找瞭中國深圳的生產商傢合作,因此他們並不懼怕深圳廠傢的山寨,因為技術的門檻會是抄襲的最大障礙,“即便有山寨品,也是外形相似但質量低劣的商品。”故事主角Sherman告訴本報記者,到目前為止,他們並沒有放棄捍衛自己的權益。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矽谷和海外設計者正嘗試與中國建立正規的銷售渠道,希望能以此抵禦中國山寨品帶來的價格戰煩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