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印度人可以“稱霸”美國矽谷?

  “我有一個很偉大的美國夢,但它破滅瞭。”在法國裡昂,青年尼格瑞沮喪地對《紐約時報》記者說道。

  這名年輕的工程師此前曾為一傢位於美國舊金山的新興互聯網公司工作,在短暫的工作過程中,他為公司提出瞭不少好點子,以至於美國老板十分欣賞他,希望能將他留在美國。於是,他們向美國公民與移民局提交瞭一份為期三年的工作簽證—H1B的申請。

  對於其他申請者而言,H1B的申請條件非常嚴苛,它需要申請者擁有大學文憑和特定技能,而且主要集中在技術和科學領域。事實上,尼格瑞恰好符合這些條件,他在法國取得瞭研究生文憑,並且擁有出色的計算機技能,通常獲得這份簽證隻是時間問題,然而,移民局在不久後告訴尼格瑞,他在H1B抽簽環節落選。尼格瑞不得不在規定時間內離開美國,回到法國。

  同樣的,關於H1B的問題也正在困擾著大批中國留學生。在德州達拉斯某大學內,來自中國的留學生呂佳露(音譯)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正在為一封招聘回復郵件興奮不已。“他們讓我把簡歷發過去,這意味著他們可能對我感興趣!”她的興奮感沒有持續太久,“即使拿到瞭offer,也並不代表能留下來工作,畢竟還要過H1B抽簽這一關。每年名額隻有那麼多,但太多人申請瞭,其中大多是印度人。假如我運氣不夠好,就會被刷下來”。

  印度申請者在H1B中的高占比近來受到美國媒體的關註。今年8月,《the American Bazaar》雜志刊文分析指出,在2014年獲得工作簽證的計算機人才裡面,印度籍的比例高達86%,相比之下,中國籍僅占5%—而中國是除瞭墨西哥和印度之外的美國第三大移民國。

  ▲今年9月訪美期間,印度總理莫迪花費36小時橫掃矽谷,受到一眾印度高管的熱烈追捧。

  這些印度IT人才,也許真是印度人稱霸矽谷的原因—今年9月訪美期間,印度總理莫迪花費36小時橫掃矽谷,受到一眾印度籍高管的熱烈追捧。他在演講中表示:“我相信21世紀一定是印度的世紀!”

  而這一幕,早在2006年就出現在美國作傢托馬斯·弗裡德曼的超級暢銷書《世界是平的》裡。在書中,一開始,弗裡德曼就講述瞭他在印度的經歷,從印度“矽谷”那些全球跨國外包公司裡面,他解讀出一個“平的世界”。

  印度外包巨頭如何申請H1B

  返回法國後的尼格瑞心有不甘,他試圖通過自己的數據分析技能找到申請被否決的原因。出於保密的目的,申請者向移民局提交的申請資料通常不會被公開,但都需要在申請之前向美國勞工部上交一份公開的勞工資料。通過對這些公開資料進行整理和觀察,尼格瑞發現瞭其中的端倪。

  H1B每年的定額是8.5萬份,當申請人數超過定額時便采取電腦隨機抽簽。近年來,國際外包巨頭向系統提交的申請數目越來越龐大,去年,其中一傢巨頭就提交瞭至少1.4萬份申請,大大超過其他小企業雇主—例如尼格瑞的老板,提交的申請數量。

  研究簽證項目的哈佛大學教授Ronil Hira提供的聯邦記錄顯示,2014年排名靠前的20傢公司取得瞭40%的可用工作簽證—幾乎3.2萬個。與此同時,超過1萬名其他雇主取得的工作簽證遠遠少於這個數字,另外超過一半的申請因為配額已滿而被拒絕。在這20傢公司中,有13傢是全球外包機構,包括TCS(塔塔咨詢集團)、Infosys和Wipro等,都是總部位於印度的外包公司。

  根據《世界是平的》改編的電影裡,印度主管普洛在美資公司拼命工作,為瞭得到晉升甚至隨工作遷移到上海。這種情況在現實中亦得到印證。數據顯示,眾多在美工作的印度籍雇員年薪僅為6萬美元起,明顯低於美國許多地方一個有經驗的技術人員所獲得的報酬。這使得許多公司對印度籍員工倍加青睞,據《紐約時報》報道,南加州愛迪生曾雇傭大量印度籍雇員取代數百名美國本土工人的工作崗位,並因此遭到調查,提供外包服務的公司也受到指控。然而,在巨大的需求和利益推動下,外包公司依然日益蓬勃。

  近年來,伴隨著美國經濟的振興,外包公司會在4月1日系統開放這一天提交數萬份工作簽證請求—系統的規則是先申請先受理。那麼,他們是如何做到大量申請呢?因為H1B簽證以職位抽簽,系統不能公開記錄,也沒有審查重復提交的環節,不少外包公司會給同一位員工遞交多份申請材料。此外,每個H1B申請需要針對職位的LCA(勞工情況申請)和對應申請人的簡歷,以證明工作資歷,於是有的外包公司還會用假簡歷和捏造的職位。

  實際上,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勞工部在今年6月就對印度兩傢最大的科技公司展開H1B簽證違規調查,而Infosys更在2012年、2013年都上過法庭。對此,美國政府的態度也是矛盾的,據《紐約時報》報道:一方面,它認為H1B可能出現詐騙行為,但另一方面,它又否認外包公司的實際優勢——提交一份申請需要4000美元,這個價格是很多小型公司雇主難以承擔的,但對於財大氣粗的外包巨頭們卻完全不是問題。

  “人才外流變成人才紅利”

  弗裡德曼在《世界是平的》裡這樣表達對美國年輕人前途的深深擔憂:“如果你們不更加努力,那麼你們現有的工作機會和優勢都將會在平坦世界逐漸喪失。”事實上,這種憂慮已經成為現實。

  “H1B計劃作為美國公司雇傭其他國傢擁有特別技能的人才的方式非常挑剔,但事實上它在將本土工作推向離岸外包。”Ronil Hira指出。如今,美國企業,特別是科技和工程類公司已經開始受到影響。《紐約時報》以提交瞭兩份H1B申請的美國人Mark Merkellbac為例,他位於西雅圖的工程公司參與瞭中國的一項水利工程項目建設,需要會說普通話的工程師和景觀設計師,但他無法在本土市場上找到這類雇員。隨著工作簽證申請被拒,Mark在中國市場上聘請雇員的可能性也化為泡影。

  而對H1B有需求的IBM、微軟、FACEBOOK和谷歌等公司開始向美國國會施壓,要求增加配額。

  事實上,中國人在美國高科技行業的表現早已被印度人遠遠拋在身後。在矽谷,從谷歌CEO桑德·皮查伊(Sundar Pichai)、微軟CEO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再到Adobe的CEO山塔努·納拉巖(Shantanu Narayen),印度IT人全面攻陷美國高科技企業,而他們的名字隻是一長串美國互聯網公司印度高管名單中的一小部分。

  “我對印度如此有信心是因為我們是一個如此年輕的國傢,我們65%的人口都在35歲以下。一個有著8億年輕人的國傢有什麼奇跡不能創造?”在9月訪美的演講中,印度總理莫迪不擔心印度的人才外流問題,他說印度的人才外流(Brain drain)完全可以變成人才紅利(brain gain)。

  “我們用美國和全球的人才來滿足企業的需求。”在全球擁有32.5萬名雇員的塔塔集團發言人Benjiamin Trounson這樣表示。就在今年8月,塔塔集團對外宣稱他們為卡內基梅隆大學捐贈3500萬美元,用於建立新的研究中心和匹茲堡校區。

       新鮮資訊,深度好文,請繼續關註蘋果園>>>點擊進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