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世界語”襲來?蘋果與Emoji的故事

  我們熟悉的 Emoji 正在成為一種瞭不起的流行,這個伴隨著 iOS 一路走來的表情圖標和蘋果有著什麼樣的關系,蘋果有為什麼每次都如此熱衷於追加各種新的 Emoji,它又是如何在大廠扶持和 Unicode 聯盟認可之下走向大眾化的呢?今天就來講講 Emoji 和蘋果的那些故事。

  Emoji 的流行

  由 Emoji 研發團隊整理出的《2016Emoji使用報告》顯示今年將有 2.3 兆包含 Emoji 的消息被發送;聊天軟件的重度用戶發送的 56% 的消息包含 Emoji,83% 的人樂於使用 Emoji 語言;在選擇聊天軟件時,能否發送 Emoji 的重要性緊隨圖片和視頻排名第三;75% 的人對擁有更多的 Emoji 表示感興趣。

  各種來自 instagram 的數據顯示 Emoji 正在成為一種有效的、近乎普世的語言表達方式。在“Emoji化”最為激進的芬蘭,Emoji 的使用率更是高達 60%。就這樣,Instagram、Snapchat 甚至微信朋友圈成為瞭 Emoji 征服世界的溫床。每年的 7 月 17 日甚至變成瞭世界 Emoji 日(World Emoji Day),不由讓人佩服,Emoji 才是當之無愧的宇宙第一網紅。

  用得多不足以成為年度“詞匯”,更重要的原因是,它像一個真正的語言要素一樣,能在不同的句子裡被解讀出不同的含義,使用場景非常廣泛,比如表達哭笑不得、不好意思、笑哭瞭、尷尬甚至直接拿來做標點符號都毫無違和感。這就是 Emoji,它正隱隱有成為全人類共通點一種語言體系的趨勢。

  近日,國內輸入法公司 Kika 發佈的大數據報告也顯示瞭用戶的 Emoji 使用習慣 。其中這個

  “laugh to tears”(笑哭)的 Emoji 依舊占據著“最受歡迎表情 Top 1“的座椅。事實上,早在去年 (笑哭)就已經被《牛津詞典》選為 2015 年度詞匯。根據牛津大學出版社和輸入法應用 Swiftkey 的研究,它是全球范圍內使用最多的表情。要知道,它的競爭對手可是分享經濟(sharing economy)、英國退歐(Brexit)這種熱門專業詞匯啊!

  Emoji 的誕生與蘋果

  Emoji 表情是一種視覺上的速記符號,最初在 1999 年由一個名叫 Shigetaka Kurita(栗田穣崇)的日本人發明。Emoji 這個詞源自於日語“繪文字”,即圖像文字。栗田創造這些符號,是為瞭能在消息對話中,相較於傳統的純文字或者簡單的表情,提供出更豐富的感色情彩,讓對話不至於被曲解。

  如果要追溯 Emoji 和蘋果的關系,這事可能還是得從樂於改變世界的喬佈斯說起,在他顛覆的若幹世界之外可能還有一個無意當中顛覆的——Emoji,也就是表情文字。

  從發佈 iOS 2.2 更新起,蘋果 iPhone 就已開始支持軟銀(Softbank)的 Emoji 符號,至少在日本是如此:2009 年,蘋果為瞭進入日本市場和 Softbank 達成合作。而 Softbank 要求蘋果將 Emoji 設置進手機。蘋果當時的實習生 Willem Van Lancker 為此設計瞭第一套商業化的 Emoji 表情,這套表情有近 500 個,包括瞭近乎所有常用的東西,從 Pizza 到各種人物。

  不過直到 iOS 5 發佈,這種表情符號才真正在國際市場上登臺。2010 年 10 月首次收錄 Emoji 編碼的 Unicode 6.0 版讓非日本的手機系統也可以使用 Emoji ,這使得 Emoji 首次通過非日本的手機系統走向瞭世界。而在 2011 年,蘋果在 iOS 5.0 版本的內置字符裡收錄瞭 Emoji ,輸入法界面長按地球圖標就能調出 Emoji 鍵盤。這大大加速瞭 Emoji 的傳播。

  Unicode 與蘋果的合作

  等到 iOS 8.3 推出時,蘋果在裡面新增加的 Emoji 已經成為瞭一個熱門的社交話題。現在,隨著蘋果 iOS 9 和 iOS 10(10.2 公測版)中陸續引入更多的 Emoji,有更多用戶關心“Emoji的世界”是如何運轉的。

  這時候就不得不提到統一編碼標準委員會這個組織瞭。如果要說清楚 Emoji 的規則,統一編碼標準委員會(The Unicode Consortium)是個繞不開的機構,它的主要工作就是統籌統一碼(Unicode)的發展。

  作為一種字符編碼,Unicode 的出現主要是為瞭解決現存編碼不能夠在多語言電腦環境中使用的問題。Unicode 對世界上大部分的文字系統進行瞭整理、編碼,使得電腦可以用更為簡單的方式來呈現和處理文字,這當然也包括 Emoji。

  The Unicode Consortium 會按照一定的節奏來更新 Unicode 的標準,目前最新的標準是 2016 年 6 月 22 日發佈的 Unicode 9.0。你能在 iOS 10.2 的測試版中看到那麼多新的 Emoji,這個和 Unicode 9.0 也有著密切的關系。

  看到這裡你或許會問 Emoji 的標準都有哪些呢?如果要細說的話,標準其實也是在不斷變化中。以前,小組委員會主要考慮的主要是和現有系統的兼容性以及編碼標準問題,但後來越來越多的因素也被不斷加入進去,比如用戶對這個 Emoji 的期待度高不高、Emoji 本身的可識別性如何、統一碼聯盟成員的需求、這個 Emoji 的表意是否已經可以被其他已有 Emoji 替代等等。

  人們可以為自己喜歡的 Emoji 投票

  當一個 Emoji 通過 The Unicode Consortium 的評審成為標準之後,它也隻是停留在文件上。用戶如果想最終使用這些 Emoji,還需要蘋果、谷歌、微軟這些公司在系統字體層面給予支持。當然瞭,蘋果、Google 也有義務去適配 The Unicode Consortium 公佈的最新標準。比如,在 iOS 8.3 推出時,Unicode 8.0 其實還沒有完全定稿,但蘋果已經增加瞭對其中一些新 Emoji 的支持。

  由此可見可見蘋果對 Emoji 的上心程度。2014 年 3 月,蘋果宣佈與 Unicode 委員會合作推進 Emoji 多樣化,以豐富 Emoji 字符。隨後不久,2014 年 11 月,The Unicode Consortium 發佈瞭技術報告,詳細說明瞭增加多民族表現形式的 Emoji 新處理方法,膚色和種族多樣性文件草稿開始制作。沒錯,這就是後來大傢在 iOS 8.3 裡一口氣增加的 300 個 Emoji 裡看到的那些瞭。

  蘋果與 Emoji 的眾口難調

  iOS 9.1 新增瞭 184 個 Emoji,iOS 10.2 測試版在原有基礎上將繼續追加,再這樣搞下去,你很快會發現自己要學習一門新語言瞭。而蘋果 iOS 也因此成為瞭首個在Unicode編碼準則下,涵蓋所有 Emoji 表情的操作系統。

  每次都積極地跟進 Unicode 新標準的 Emoji,蘋果能做到這個份上真的也是很不容易,相信天使聖誕老人就算隻有白種人,人們也不會有很多異議,但是他們還是相應的配瞭不同的顏色。畢竟要讓大多數人在大多數情況下願意把 Emoji 當作語言來使用,就需要符合更廣泛的文化多樣性。

  細心的你不難發現在「人物」這一類別下,某些人臉表情支持「點擊並按住」(Tap-and-Hold)切換多種膚色,如果你覺得黃皮膚的新表情一點也不像「黃種人」,那麼你可以通過這個長按手勢,切換顯示在鍵盤上的默認表情(如下圖),以便今後直接選擇正常的膚色。

  以前,Emoji 裡的女性圖案,隻有公主、新娘、紅禮服舞者等寥寥幾個。而在如今的 Emoji 中女性出現的頻率可謂大增,一些代表職業和活動的 Emoji 表情新增瞭女性版本;iOS Emoji 的情侶也不僅僅局限於男女,擴展到瞭 lgbt 的范疇,love 的定義被擴大瞭很多。

  這種囊括所有項目的做法讓蘋果避開瞭一些關於偏見的控訴。但也因為如此,在 Emoji 這個看似不起眼又存在感爆強的領域,眾口難調的問題開始層出不窮。

  比如 iOS 10 中,蘋果將原來的手槍 Emoji 表情更換成彩色塑料水槍 Emoji 表情。很顯然,這或許是蘋果覺得手槍 Emoji 表情太暴力所做出來的改變。不過,一些美國的用戶對此還是頗有微詞,他們認為蘋果更應該堅持自我,改變手槍 Emoji 表情其實對於減少暴力並沒有什麼作用。

  大量表情的加入也帶來瞭一些爭議,在之前的系統版本中,由於“桃子” Emoji 的設計角度問題,有不少用戶將其視作“性感的臀部”。因此在 iOS 10.2 Beta 1 中,蘋果對“桃子”進行瞭重新設計,並讓其更接近現實中的水果,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或許是失去瞭此前的“性感”,此次“桃子”的變身引來瞭部分網友和用戶的不滿,於是他們紛紛要求性感的桃子回歸。

  最近蘋果推送瞭 iOS 10.2 Beta 3,在這一系統版本中蘋果聽取瞭用戶的意見,重新對“桃子”進行瞭調整,這一次調整也重新為用戶帶來瞭“性感的臀部”。如此波折也是不易啊。

  總結

  新年將至,Unicode 也宣佈瞭即將在 2017 年出現在 Unicode 10.0 裡的 Emoji 表情候選,包括母乳喂養、裸體桑拿、長頸鹿、霸王龍、精靈、法師、吸血鬼、喪屍、裹頭巾的穆斯林在內的 51 個表情大概很快就會出現在人們的手機和電腦上。

  光是看這個桑拿 Emoji,就覺得又有一場腥風血雨要來臨的感覺。

  不管怎麼說,Emoji 造就瞭一種不一樣的表達形式,它不像我們喜歡發的“表情包”,也不僅僅是符號化文字,在最新版的 iOS 和 macOS 裡 Emoji 直接可以轉化文字輸入,也許代表瞭“背後力量”的某種心願——讓它像新的世界語那樣流行。盡管很多時候我們隻是像討論一個互聯網新事物一樣討論它,不過 Emoji 的影響可能會超乎所有人想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