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依賴癥”在大學影響到人際交往

  近日,由蘇州大學數學科學學院8名大學生組成的暑期社會實踐團隊針對“大學生對手機依賴程度”的課題展開調研,共收到大學生完成的有效紙質問卷和網上問卷666份。調研結果顯示,將近50%的大學生每天使用手機時間在4個小時左右,93%的受訪者認為自己對手機有不同程度的依賴。

  近二成學生日用手機超5小時

  調研團隊首先對大學生使用手機的時間和用途進行瞭統計,結果顯示,大學生使用手機的功能依次為使用QQ及微信進行社交、即時通訊、玩遊戲、查資料。在學習時間內玩手機的同學占37.24%,而學習時間外玩手機的則高達94.86%。有50%的大學生每天使用手機在4個小時左右,近二成的同學每天使用手機的平均時間更是超過5個小時。調研顯示,對手機的過度依賴正成為擾亂大學生學習與生活的新興“病癥”。

  受訪的一位大學生表示,出門時忘帶手機,那一定是件悲催的事情。“我喜歡用手機刷QQ,用電腦時反而不習慣。現在一旦沒有手機,出門就會感覺不方便。有時即使隻是幾分鐘的休息時間,我也會不自覺地想拿出手機玩。”當前大學生群體對手機存在心理依賴,受訪的大學生中,有73%的人會在出門時特別留心檢查手機,55%的同學表示如果自己忘帶手機會有點擔心,24%的同學則表示會感到很不安,甚至會將負面情緒不同程度地帶入要做的其他事情中。

  在調查過程中,調研團隊還征集到瞭8名大學生志願者參與“離開手機一天的生活”趣味真人實驗活動。按照規定,參與實驗的志願者從早上8點到晚上7點之間要避免打開手機及其他娛樂設備,嘗試一天沒有手機的生活。“終於可以碰手機瞭,沒有手機我真要活不下去瞭。”參與實驗的秦同學在結束瞭一天無手機生活後大聲歡呼。一天時間裡她選擇和同學看電影、吃飯、逛街、理發,盡管安排活動如此緊密,但沒有手機的一天依然讓她感到不安和焦慮。“特別是當看到同學在用手機時更是各種羨慕嫉妒恨。”其他參與實驗的志願者多數也和秦同學一樣表示離開手機的這一天很沒有安全感。

  “手機依賴癥”影響交往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莫過於我們坐在一起,你卻在玩手機。”這句話已成為當今生活的真實寫照。調研團隊模擬瞭大學生聚會情景,詢問在聚會中使用手機的情況,高達70%的同學表示在聚會時會時不時看下手機。而面對“怎麼看和你一起玩的朋友、同學一直在玩手機而不太和你交談”的提問,有66%的同學表示理解,因為很多人都這樣;24%的同學會因此感到生氣與落寞;而10%的同學覺得沒什麼,因為自己也在玩。

  即使是面對著朝夕相處,有著無限共同話題的同學,還是有不少的人會惦記著手機,甚至不顧同學熱情的交流,寧願一個人在手機網絡中暢遊。原本被看做可以進一步增進感情,拉近距離的美好聚會,很有可能因為各自隻顧沉浸在手機內容中而忽視他人,影響到人際交往。

  調研團隊成員、大一同學王麗君說,她也經常遇到過類似的聚會場景,好不容易湊到一起的同學們在聚會時都各自忙著撥弄手機,連話也說不瞭太多。“手機本來就是方便人們生活的,但現在卻占據瞭我們大多數的空閑時間。如果每天都花大量時間與手機交流,勢必會造成人與人之間面對面交流的缺乏。”

  無手機課堂嘗試戒除“手機癮”

  調查數據表明,四分之一的學生會在課堂上玩手機,六成左右的學生會在自習時間通過手機聯系他人。學生上課玩手機會影響他人,擾亂課堂秩序,甚至消磨瞭老師上課的積極性,造成惡性循環。眾多老師在接受團隊調研時對此表示出擔憂,認為大學生對手機的依賴很大程度上影響瞭正常的學習。

  記者瞭解到,從去年年底開始,蘇州大學文學院向全院同學發出瞭“無手機日”的倡議書,倡導同學們自願在課前將手機關機或調成靜音放入收納盒。此後,也有部分學院開始倡導“無手機課堂”。然而,在調研中隻有16%的同學完全贊成這項舉措,60%的同學持反對態度,其中有80%的同學認為自己能控制住使用手機的分寸,甚至還有大部分人將自己玩手機歸因於上課內容的枯燥乏味。

  數科院的輔導員周揚老師認為,同學們在各種場合都愛玩手機,嚴重影響瞭學習效率與生活質量。簡單意義上的“禁”並不能藥到病除,要戒除同學們上課的“手機癮”並非一朝一夕的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