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iOS正盛PC在衰退 Mac未來又會如何?

  對於 Mac 會不會消失這個問題,風險投資傢、曾在蘋果和惠普擔任高管的讓-路易·蓋斯(Jean-Louis Gassee)最近撰文,從 Macintosh 和 iOS 的發展史入手做出瞭分析。以下為全文:

  行業中有這麼一句話,“操作系統就好像稅法”,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每年稅法都會增加新的規定,它會告訴我們如何分配資源,如何做出選擇,出現意外的時候應該怎麼辦。不管是操作系統還是稅法,它們都是不斷改正各種錯誤,適應新的環境。

  最好的例證就是蘋果的 macOS。

  1984 年,蘋果的這款 Mac 軟件引擎中有一個 AppleTalk 網絡堆棧,還有一個 LaserWrite 驅動器,當時支持它運行的是 Motorola 68000 CPU。這個軟件引擎當時需要 32K ROM 和 128K RAM。

  在 10 年的時間裡,Mac 則已經在使用命運多舛的 PowerPC(蘋果、IBM 和摩托羅拉共同設計),運行的是 System 7 操作系統。雖然以今天的標準來說,它很小,但在當時它卻是大得很。雖然 System 6 隻要一個 800K 的軟盤就足夠瞭,可是 System 7 的要求則一下子增加到瞭1.44MB,因此有些用戶不得不購買硬盤,否則的話根本無法使用。

  1997 年喬佈斯帶著他的NeXT團隊“殺回”蘋果的時候,第一步要進行的工作就是讓Mac的軟件引擎變得更加現代化。這個操作系統團隊最大的貢獻就是為現有應用程序提供瞭新的 Unix 基礎,這樣 Mac 變得更加可靠,延展性更強。但喬佈斯並不滿足於此,所以他的團隊把 Mac 移植到 x86 架構上。(將一個商業操作系統移植到新的 CPU 上,這是前所未有之事,可蘋果做瞭兩次。)

  如今 macOS 已經是一個完全成熟的計算機操作系統,運行流暢,用戶用得非常順手。不過如今的 macOS 也已經是龐然大物——RAM 和磁盤存儲容量都是以 GB 來計算——而且漏洞也不少。我認識的蘋果前員工最近跟我透露,這個操作系統上“公開”的漏洞數量一直維持在 10000 個左右。當然這其中急需修復的隻有很少的一部分。也就是說 macOS 和其他成熟的操作系統一樣,也需要一補再補。

  一個操作系統它的功能變得更豐富,消耗更多硬件和工程資源,出現漏洞是無法避免的。我們一直想要一個更加通用的、彈性更高的操作系統,那無可避免地就必須在其中增加更多功能。

  這些與日俱增的痛苦會刺激軟件開發負責人和副總裁等幻想著推出“精簡版”操作系統……但是環顧一遍,你發現哪裡有這樣的操作系統嗎?然而各種關於“減重”的討論最終都告以失敗,因為不管怎麼討論都會發現,系統中的功能都是必備功能,任何一個都刪不得。

  但iPhone卻是恰恰與此相反的情況。

  當初蘋果的智能手機項目立項時,選擇軟件引擎是一個最關鍵的決定。蘋果是應該開發出“精簡版”的 OS X 還是選擇一個全新的方向?

  看起來後者好像更有吸引力。蘋果智能手機項目啟動的時候,蘋果公司的一名員工(他是 Be 前工程師)就給 Palm Inc. 出價 80 萬美元去購買 BeOS 的代碼——僅僅是代碼,無支持,無授權。這名工程師非常善於將軟件整合到新的硬件,他也是因為自己的這項技術在行業獲得高度認可。BeOS 本來隻是一個非常小的操作系統,而早在這幾年之前就花錢買下Be的Palm公司拒絕瞭他提出的條件。(我本人也是在被邀擔任 Palm 公司的Palm OS 子公司 PalmSource 的主席時聽聞此事。)

  後來在激烈的討論中,曾經也是 NeXT 一員的福斯特·福斯特占瞭上風。他說服喬佈斯讓他為 iPhone 開發出 Mac 操作系統的精簡版。這是個艱巨的任務。OS X本來就很大,而支持它的 PowerPC 又是性能很強、非常耗電的處理器(蘋果決定開發 iPhone 的時候 Mac 還沒有開始使用 Intel 處理器)。而 iPhone 要使用的是一顆非常小的 ARM 412MHz 處理器,隻有 128MB 內存。因此 2007 年 1 月份喬佈斯宣佈 iPhone 運行的是 OS X 系統時,很多人都不相信他的話。不少人覺得他用“OS X”可能是一種修辭。但後來喜歡刨根究底的極客在拿到 iPhone 之後,他們認出瞭 OS X 核心服務,相信喬佈斯絕無半點誇張。

  福斯特和他的團隊所創造的工程創舉,以及它帶來的巨大經濟效益是不容小覷的。他們改變瞭蘋果和整個行業,開啟瞭智能手機2.0時代。

  為瞭能夠在一個性能不是非常強的硬件上運行,開發團隊必須在編輯方面做出妥協。所以操作系統當初無法支持復制粘貼、沒有第三方應用、沒有重音節字符、沒有(用戶可用的)多任務或者文件系統……但時間一年一年過,和其他操作系統一樣,iOS 系統也逐漸添加其他功能,也有一些隱藏的功能被挖掘出來。現在的 iOS 已經可以處理很多以前隻能由“傳統”PC引擎來處理的任務。

  很多成熟的操作系統的“精簡版”都失敗瞭,可 iOS 卻成功瞭,而且是大獲全勝。iOS 設備如今已經很常見,這也確保瞭這個操作系統的未來。但iOS的魅力不僅僅在於它的普遍性“iOS 和已經有一定歷史的 macOS 相比,iOS 是一個更年輕、更靈活的系統。它將慢慢接過Macintosh的擔子,承擔起越來越多的責任。”

  但這些都不意味著 Mac 在不久的將來會消失。

  首先 Mac 作為一個開發平臺,開發者離不開它。開發者不能在 iPad 上運行 Xcode——iOS 應用開發和調試環境。在這裡我們又不得不提到喬佈斯在 2010 年 D 大會上說的卡車和汽車瞭:無論什麼時候我們都需要卡車,即使有電動車,你需要卡車給生產工廠提供運輸和補給等。

  另外蘋果也明確表示過,他們寧願自傢產品互相蠶食,也絕不對其他廠商拱手相讓。

  那麼未來的PC到底會是什麼樣的?會有多大還是多小呢?

  我有兩個朋友,他們互相不認識,但是對於未來的 PC 他們卻都提出瞭這樣的設想:我們隻需隨身帶著智能手機,到瞭辦公室或者回到傢裡,把手機接到大顯示器和鍵盤 觸控板的組合上。智能手機可以無線連接,用戶可以感受桌面計算的強大和舒適。我的這兩個朋友都認為,一切隻是軟件和時間的問題。

  這讓我想起來,去年在斯坦福購物中心的微軟店中,微軟 Continuum 把 Windows Phone 和一臺顯示器、鼠標以及鍵盤連接到一起。

  這周我再去的時候,顯示器已經不見瞭。當然目前這些構想還都是虛無縹緲的,我的這兩個朋友對微軟的這個產品一無所知。

  也許微軟目前的這種解決方案還是太原始,或者說還不夠成熟,或者說這個概念本身就有點不切實際。但回到現實,或許當新一代iPad發佈之後,我們可以從iOS的發展方向中獲得更新的提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