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機器人發生關系後,我感覺違背瞭倫理

  上周,本來有一場名為「機器人的愛與性」的會議在馬來西亞召開,但是被取消瞭。馬來西亞警方說這個活動「非法」並且「荒謬」。一名警官說:「與機器人做愛,沒有任何科學可言。」不過,依然有許多人相信,人與機器人的親密關系中有很多有趣和重要的事情值得研究和討論。

  例如,在電影《機械姬》中,艾娃和性愛機器人京子身上就有很多科學知識。電影中講到瞭很多概念,例如圖靈測試和瑪麗房間思想實驗等。不過,不可避免的是,作為一部虛構的電影,機器人開始攻擊人類。

  先拋開那些恐懼人工智能(AI)和機器人的電影(如《遺落戰境》、《機械戰警》和《超驗駭客》)不說,我們來看看——

  與機器人發生親密關系是否存在倫理問題呢?

  一些人認為,這肯定存在倫理問題。有人組織活動,號召禁止與機器人發生性關系。這個組織聲稱,性愛機器人將會增大性別不平等。他們的論證與反對色情片和賣淫的論證如出一轍。

  然而,如果你認為禁止某件事物的原因是因為它可能會增大性別不平等,那麼,《伊裡亞特》、莎士比亞的戲劇和簡·奧斯汀的小說都應該被禁。如果這就是反對的原因,那人們完全可以開發出行為和外形上都不強調性別刻板印象的性愛機器人。

  還有一個對性愛機器人的反對觀點是:如果每個人都開始和機器人發生性關系,將會發生什麼呢?會滑向什麼後果呢?人類會滅絕嗎?

  很可能我們的後果和現在差不瞭多少,性愛玩具的發明並沒有阻止人們結婚和生孩子。滑坡論證從直覺上很誘人,但它需要強重力和弱摩擦力。

  而性愛機器人的支持者(如David Levy)則聲稱,機器人賣淫比人類賣淫帶來的邪惡更少。這將減少人們「墮落」為性工作者的動機。機器人賣淫可能比人類更安全,所以會更有競爭力。

  人造的聯系:機器人做出的行為「好像」很愛你,但它並不比一塊石頭更愛你

  或許,短期來看,最容易解決的倫理問題是塔夫斯大學人機交互實驗室主管Mattias Schuetz所提出的「單向情感聯系」(unidirectional emotional bonds)。意思是說,有人愛上瞭一個機器人,但機器人不能用真正的情感來作為回報。

  人類與機器人之間會產生情感聯系,這不是什麼新鮮事兒。有人為傢裡的掃地機器人起名字,甚至把它們介紹給自己的朋友。一些拆彈專傢的拆彈機器人被炸飛以後,他們會請求巴格拉機器人醫院修好這些親愛的機器人,因為他們曾一起出生入死。

  人們也可以為機器人編程,讓它做出表達愛意的動作。它會用放大的機器瞳孔深情地凝望著你,或者握住你的雙手,對你微笑。它還可以像斯皮爾伯格的電影《人工智能》裡的吉高洛·喬一樣,為你播放音樂(見下面視頻)。這些它都可以做,但它沒有任何感覺。

  它還能夠感受你的情感狀態,並做出會被你解讀為情緒的行動,但是在機器人的內心深處,沒有任何感覺,隻有一個嚴格遵照手冊執行任務的圖靈機,它的傳感器傳來外部的數據,並用制動器輸出照本宣科的結果。

  機器人做出的行為「好像」很愛你,但它並不比一塊石頭更愛你。這符合道德嗎?這種機器是否需要被禁止?

  我個人認為不需要,隻要我們清楚地理解躺在你身邊的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人們早就習慣於和無生命的人造物一起入睡,市場上有的是讓人體會到高潮的人造物。機器造成的高潮與真人帶來的哪個更好?誰來評判呢?眾說紛紜,並無定論。

  所以,我並沒有看到任何有說服力的案例,必須禁止性愛玩具——不管它們是手動的、遙控的、植入的或是自動的。然而,必須要向人們提出一個健康警告——警惕單向情感聯系。機器人或許能給人類帶來身體的愉悅,但要它們回報你的愛,還要經歷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的漫漫長路。

  更多精彩內容,小夥伴還可以關註蘋果園行業資訊站>>>點擊進入

Comments are closed.